民主與聯邦,令亞利桑那州成全球最先進無人車實驗場

民主與聯邦,令亞利桑那州成全球最先進無人車實驗場
Photo Credit: Waym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利桑那州能變成無人車的實驗場,處於人類科技的最前沿,靠的正是主政者的態度。而美國的民主,搭配獨特的聯邦主義,不但不會阻滯科技發展,反而繼續帶領人類前進。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Google的無人車部門Waymo宣佈開始在亞利桑那州接受Uber式的服務,鳳凰城都會區的居民可以加入無人車叫車的服務,當Waymo的「實驗品」。Google是最早開始無人車偉大計劃的公司,目前看來也走得最前面,Waymo的車,不像Uber或是其它的無人車,都要有工程師在駕駛座以防萬一,Waymo車上沒有他們的人,如果路上有狀況,乘客按一個按紐,無人車會慢慢、安全地靠路邊停車。

全面無人車的時代,會來得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快。走到那一步,除了科技的發達外,還要有政府政策的配合,而亞利桑那州能變成無人車的實驗場,處於人類科技的最前沿,靠的正是主政者的態度。而美國的民主,搭配獨特的聯邦主義,不但不會阻滯科技發展,反而繼續帶領人類前進。

但亞利桑那為什麼可以這麼特別?

去年底Uber在三藩市的無人車實驗車隊,被加州政府禁止運作,Uber幾天內就連人帶車,整個車隊搬到亞利桑那重起爐灶。亞利桑那的州長Doug Ducey,很高興地謝謝加州州長幫忙促進亞利桑那的經濟,加州管得越嚴,亞利桑那就能吸引更多的高科技進駐。

這也不是第一次Ducey幫Uber一把。《紐約時報》報導,2015年初,鳳凰城正準備迎接超級盃比賽之際,州長聽說州標準局準備進行臥底行動,在觀光客最需要叫車服務的時候,把Uber和Lyft這兩大叫車服務給廢了。Ducey州長非常生氣,馬上把標準局的主政官員給炒了,他說如果真的取諦的話,「那就傳送了正好和我們想傳達相反的訊息。我們需要告訴Uber、Lyft和其它矽谷的創業家,亞利桑那州歡迎新的點子。如果我們州有標語的話,那應該寫有『開門作生意』這樣的話。」Ducey不只把標準局長炒了,還把整個標準局給廢了。而原本在亞利桑那州偷偷運營的Uber和Lyft,在當年四月,就全面合法化。

Uber和Lyft的高層很高興地謝了Ducey州長,但Ducey這個民營企業執行長來的州長,才剛開始他的科技願景。當年八月,Ducey簽了州長令,全面支持無人車的實驗。州長令裡規定,只要車裡有一個乘客有駕照,車子有基本的責任險,任何無人車都歡迎在亞利桑那的路上行駛,沒有其它的限制。自此,亞利桑那成為全世界最先進的無人車實驗場,所有有點眉目的無人車科技公司,全都在鳳凰城附近集合。

讀到這裡,你大概想,這麼大膽,道路安全怎麼辦?

當然,會這麼想的民眾佔絕大多數,這也是為什麼五十州裡,只有一個州這麼做。大部份的人,面臨這種科技,這種「想像得到的危險」,要求政府監管,要做到滴水不漏的安全程度才准放行。這種心態無可厚非,但其實見樹不見林。美國每年三萬多人死於車禍,那是三萬多個破碎的家庭。全面無人車來到的那天,就是一年三萬多人不會死於交通意外的那天。越早走到那天,對人類的助益越大。說實話,現在讓無人車試行,真會有一年三萬多人死於無人車嗎? 絕無可能。我寧可相信Google這種得把計劃成敗放在心上的大公司,也不相信政府監管的能力。

當然,實驗的意思,就是不要孤注一擲,少數人先行,再讓多數人來。這就要說到美國聯邦主義的美好了。放諸世界的政治制度,如果是民主的,大概不敢在國家層面全面放行無人車。獨裁國家當然敢,但大多數的時候,是把全國賭在一個未知的未來,成敗全國一起擔了。大的如共產制度,小的如軌道寬度、科技標準,我們看到許多行動很快的獨裁政府,有時候成功,大多時候失敗。那還是新加坡或是中國共產黨菁英治國的時候,才有可能大膽前進。一般的獨裁國家,官僚治國,多半是像亞利桑那的標準局長一樣,拿著雞毛當令箭,科技想進步,門都沒有。只有美國的聯邦主義,又有民主的好,又可以有大膽前進的可能。

已故的大法官Louis Brandeis說,在聯邦主義下,「一個州,如果州民願意的話,可以當成實驗室,試試新奇的社會和經濟實驗,而不會危害整個國家。」亞利桑那州選出了個重商的州長,修理了官僚,帶來了無人車和其它高科技,試驗成功了,全世界都會跟進,而亞利桑那獨取巨大經濟利益,失敗了,甘願選,歡喜受,也讓其它州不至於走冤枉路,挺好。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