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窪地》:內亞技術輸入後的兩千年東亞史,不斷重演內陸版「鴉片戰爭」

《中國窪地》:內亞技術輸入後的兩千年東亞史,不斷重演內陸版「鴉片戰爭」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gūs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仲敬

秦趙軍國主義和內亞的技術輸入

周穆王會西王母的傳說並不是在西周時期出現,而是在戰國時期由趙國人製造的,而具體時間段跟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很接近。趙人特別強調昆山之玉的運輸線,這跟他們對雲中和代郡的經營很有關係,因為趙人要控制內亞方向的道路,在地理位置上不如秦人方便,但是他們有辦法掌握雲中.朔方一線,也就是通過河套,越過內蒙古草原向西走的那條路線。照趙人記載,昆山之玉是從這條路線來的,沿河套一線,途經趙國,然後再通向洛陽。另外,趙武靈王本人也曾經打算從雲中南下襲擊秦國。趙國的軍事革命,使它由一個比較弱小的國家,變成戰國後期唯一能夠抵抗秦人的力量,這肯定跟胡服騎射有關係,因為文人沒有能力把來龍去脈講得很詳細,所以他們就勉勉強強講了一個胡服騎射的故事,而忽略了這場軍事革命背後存在的很多細節。

到了春秋時期,兵車技術消失以後,趙人和秦人在長平之戰期間動員的軍隊,無疑是一種新式軍隊,這軍隊的原型大致也是來自內亞。昆山之玉輸入的肯定不僅是玉石本身,因為玉石是先秦祭祀儀式和士大夫階級當中代表品級和尊嚴的特殊裝飾品,所以他們在文字記載中特別強調,但是最重要的輸入品,我想還是組織形態和軍事編制。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14_42
胡服騎射像,現代雕塑。這騎士可能也是趙武靈王本人,他曾喬裝潛入秦國偵察,企圖從雲中方向襲擊秦軍。

戰國後期的行政革命,基本上是軍國主義革命的附屬產物。所謂郡縣制,它的軍事色彩非常明顯,它最先不是作為行政機構而設計出來的,所謂「郡者,君也」,「郡」帶著個君字旁,因此郡縣制首先是作為一種臨時的軍事部署,在邊境和殖民地產生的。這種制度在邊境和殖民地成型以後,在戰爭壓力進一步加大、有必要全民動員的時候,再把郡縣制普及到內地,甚至是包括首都在內的核心地帶。這種軍事編伍體制,在西亞就對應於由加喜特人和亞述人推動的軍事革命,這些軍事革命的細節在《聖經》關於以色列王朝滅絕的記載中,表現得很清楚。

新巴比倫人和米底人結盟並消滅亞述人以後,他們在進攻巴勒斯坦的過程中,表現出了很多軍事技術,這些技術後來也出現在白起進攻楚國和趙國的戰爭當中。你可以看到,巴比倫人已經搞出了很多專業化的軍事技術,例如騎兵,拿著油瓶的放火隊員,配備破城錘的攻城隊員等等,是高度技術化的軍事組織。現在有些人考證說,墨家之所以在戰國時期產生,就是因為軍事技術和各種專業技術的發展,而墨家是特別擅長於守城的。他們最初的來源很可能就是工匠行會,各種工匠行會掌握一兩種專業技術,為各個諸侯國效命,因為他們跟戰爭的關係特別密切,反而催生出了強烈的和平主義意識形態。還有人推測說,墨家入秦對秦的軍國主義有很大的刺激作用。但無論是不是由墨家直接促成的,至少秦、趙這兩個軍國主義國家,他們在軍事革命當中引用了內亞技術,這是毋庸置疑的。這與他們地理位置有異常密切的關係。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17_50
米底人和波斯人在波斯波利斯,石刻。阿契美尼德王朝征服原來的宗主國米底之後,米底人也成為波斯的一份子。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18_49
亞述軍隊攻城圖,石刻,前九世紀。他們正使用攻城錘和攻城塔等攻擊城牆,同時士兵們也站在塔頂往城內射箭。
換個角度看統一和分裂

秦亡漢興以後,終漢朝之世,中原王朝的軍事技術基本上可以說即使不是處在退化的狀態,也是處於停滯的狀態。這在很大程度上預示了以後的發展:廣土眾民的大帝國比較容易選擇用金帛賄賂遊牧民族的方式維持內部的穩定,而不像趙國這樣的小國,在強烈的競爭壓力之下,需要盡快跟上周邊的軍事演化節奏。

這樣做有利有弊,好處是使帝國內部的壓力減輕了,通過把東亞地區搞成一個比較封閉的實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到帝國內部的不設防。但是這種封閉是有代價的,在王朝開始的時候,你跟中亞方面的技術落差還不是很大,而到了王朝末年,這個落差就變得很大了。封閉的結果就是,帝國內部的競爭壓力比較低,同時發展速度也大大減慢;邊區那些哪怕是人口很少的部族,由於它的競爭壓力都很大,技術演化的速度就很快。技術落差漸漸擴大,最後落差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帝國邊境會全線崩潰,然後帝國領土會瓦解成一系列小國。你也可以說,以後兩千年的東亞歷史,這個戲碼是不斷重演的。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20_43
後梁開國之初的五代十國局勢圖。此時各國均臣服後梁,只有晉、岐、前蜀與吳敵視後梁、依舊奉唐室年號。在劉仲敬看來,在五代十國這樣的多國體系中,充滿競爭,技術演化速度非常快。而廣土眾民的統一大帝國,則陷入技術停頓。

按照比較傳統的觀念,你會把王朝看作是正統的化身,而王朝崩潰只是不值一提的小插曲。但是從技術角度來看,恰好相反,王朝崩潰所代表的是先進技術在短時間內湧入技術低窪區,可以說得刺激一點,這就是一場發生在內陸方向的「鴉片戰爭」:一個因為自我封閉,技術逐步停滯的廣土眾民的帝國,被那些人口很少,但是技術相當先進的少數族群突破了邊境,在這個邊境洞開和帝國解體的過程中,帝國原有領土的技術,發生了重大革命。但是革命的結果,通往下一輪統一的時候,這樣的故事又要重演。

五胡十六國的入侵肯定是扮演了類似的角色,而從西魏北周到隋唐帝國的過程,則可以看成是新一波的入侵和革新,殘唐五代到遼金元清,又可以看成是更嶄新的邊區武士系統的輸入,以上的每一次輸入,都伴隨著軍事制度和政治制度的相應變遷。

相關書摘 ►《中國窪地》:人類文明從兩河流域東擴的兩條主要路線和兩條次生路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劉仲敬

中國從古至今都是秩序窪地

「中國窪地」是一種隱喻,它指的不是中國所處在歐亞大陸東端上的地理低地,而是指和內亞相比,中國在政治秩序和文明上一直是被輸入區域,是技術、文明發和秩序的窪地。中國只能向朝鮮、日本輸出,而無法向西方輸出,這本身就說明了中國政治窪地的性質。

這和我們耳熟能詳的「歷史」的看法大不一樣。中國怎麼會是秩序窪地?中國不是四大文明古國且唯一存續至今嗎?中國不是具有五千年文明,擁有燦爛的文化和科技(四大發明)嗎?中國不是只有到了腐敗顢頇的晚清,才在鴉片戰爭所代表的西方帝國主義勢力的入侵下,屈辱地衰落了嗎?

實際上,上述「歷史事實」僅僅存在一百多年,是由晚清的華夏士大夫階層「製造」出來的神話,屬於事後建構,「中國」作為國家存在至今也只有一百多年,古代東亞從來不存在一個叫「中國」的國家。

今天的中國,依舊被共產秩序主導

在劉仲敬的解釋體系裡,晚清以來東亞的政治秩序之所以被殖民主義和共產主義主宰,更能彰顯出東亞乃是秩序的窪地。因為大自然厭惡真空,秩序生產力強的地方,自然而然的就會被秩序生產力弱的地方造成的低氣壓所吸引,導致秩序從一方輸入到另外一方。所以,殖民主義在因為歐戰的因素而逐漸撤離中國之後,只有蘇聯才有辦法填補東亞這塊巨大的秩序真空。

共產主義秩序在短短幾幾十年就主宰了東亞的中國、朝鮮和越南,然而,共產主義秩序卻沒辦法主宰歐洲國家。為什麼呢?這裡面隱藏的,就是東亞歷史上從來沒有人提及的大哉問,這個大哉問又和東亞歷史的真相密切相關——那就是,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秩序的窪地,而西方的歐洲正是秩序的源頭。

劉仲敬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秩序輸出:內亞如何主導、宰制東亞的歷史?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新書分享

時間:11/24 (五) pm 7:00-9:00
地點:金石堂城中店 3樓金石生活學堂(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19號3F)
主講:富察(八旗文化總編輯)
活動簡介:

內亞和東亞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就像是英國人和印度帝國之間的關係。內亞是征服者,東亞是被征服者。內亞是秩序的輸出地,東亞是秩序的輸入地。內亞是秩序的高地,而東亞是秩序的窪地。

秦漢帝國滅亡以後的一千多年來,東亞的統治者都是來自於內亞或者其他地方,不是內亞本身,就是內亞的代理人,東亞自身已經無法統治自己。這種狀況一直到晚清,陷入中國窪地中的大清被來自海上的殖民主義秩序主導,並瓦解而誕生中國,然而當殖民秩序撤出時,中國迅速被來自蘇聯的共產秩序再次征服。這就是劉仲敬的歷史解釋體係下,中國史所呈現的新圖景。他的觀點見仁見智,但卻有助於我們跳出既有的歷史解釋框架,探索另外一種可能。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