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窪地》:人類文明從兩河流域東擴的兩條主要路線和兩條次生路線

《中國窪地》:人類文明從兩河流域東擴的兩條主要路線和兩條次生路線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gūs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遠古時代基本上是南北方相平衡、甚至南方在物質生活上略占優勢的這種文明,在殷商時代及其以後,漸漸讓位給北方獨占優勢的一種文明。其中起最大作用的,很明顯就是北方野蠻的戰爭倫理和它比南方要提前產生的軍事、祭司、貴族團體。

文:劉仲敬

我們來回顧一下人類文明最初的起源。最早的文明產生在現在以色列北部和敘利亞西部一帶,然後蔓延到兩河流域,之後再蔓延到埃及,接下來又蔓延到印度和希臘,最後才進入到東亞、非洲和美洲。

華夏文明比印度河流域的文明要晚很多,而印度河文明又要比美索不達米亞文明要晚。中國比誰早呢?它只不過是比中美洲和非洲的文明要稍微早一點。論時間來說,比希臘稍微晚一點,比印度晚得更多,至於比蘇美爾和埃及是晚得更為徹底。

也因此,在這個基本格局之下,談論四大文明古國基本上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情。如果按照中國學界的標準,例如像是湖北和河南現在出土的,那些半坡村之類的地窯就可以看成文明的話,那麼我們就完全有理由說,像中亞的木鹿古城那些現在已經出現成片沙漠的地方,甚至在烏克蘭草原的斯基泰那些地方,不僅也存在文明,而且存在著比它們早得多、繁盛得多,而藝術造詣也高得多的文明實體。

文明東擴的兩條主要路線和兩條次生路線

如果抹去這些亂七八糟事後建構的說法,從各地以陶器出現為標誌,文明不斷向東擴張的真實次序大致上有兩條線索。

一條線索從兩河流域越過中亞,從塔里木盆地漸漸向中原蔓延。這一條線索非常重要,因為它帶來了許多核心技術,例如戰車和祭祀的技術。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27_09
古巴比倫,文明的中心在兩河流域。古代文明從這裡向東擴展,遵循兩條主要路線,其中一條既是穿過內亞而來到東亞。

殷商王國的戰車技術和美索不達米亞的戰車技術是極度相似的,而且這個王朝在它剛剛建立的初期,就是憑著戰車技術威震周圍的各邦,而各邦似乎沒有相應的技術;到了殷商王朝的晚期,至少周人已經打破了殷商的戰車壟斷。這些事實,如果按照技術擴散的一般規律來說,等於是暗示,要麼殷商本身有西來的來源,要麼它通過間接傳播的方式,優先於其他部族接受了來自於兩河流域的文明成果,使它比更東方的和四周的各個文明群體占有了極大的優勢。

這條線索的路線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難走,因為古地中海延伸的範圍,比現在要大得多,在史前時代,地中海往東,裏海、鹹海這一系列鹹水湖都曾經是古地中海的一部分,而當時的喜馬拉雅山也不像現在這樣高,中亞的氣候沒有像現在這樣乾旱,通過塔里木盆地這條路線也不像現在這樣難走。

第二條路線,始於印度,通過喜馬拉雅山南麓,通過緬甸,通過雲貴高原,通過紅河谷流域和南洋,延伸到巴蜀和長江以南的各山地。對此,我們知道的具體情況要少得多,但是這條路線的重要性甚至可能比第一條更大一些。材料之所以少得多,主要原因就是這條文明線索走了一條可能是非國家化或者是去中心化的道路。它最主要的特點就是,缺乏大規模的武士團體和組織嚴密的國家政權。

我們都知道,在古老文明中,現在人口聚集最多的平原地帶,實際上早期是瘴癘之地,是最不適合於居住的地方,因為排水很困難,洪水非常頻繁。最早的人類居住地,是在相當於半山坡的高地。這些地方是洪水淹不到的地方,沒有蚊子和疾疫,不需要有很高的技術就能開發。在文明技術進一步提升以後,組織性大大提高以後,他們才會從高地進入低地,排乾三角洲和沼地的水,把這些地方變成肥沃的土地。所以在古代,江南、巴蜀這些地區的文明線索,基本上都是從山地向平原擴散,最早的部族實際是在山地的。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28_23
東亞的古代戰車。戰車起源於西亞,經由內亞而傳至東亞。據相關史料和考古發現,商晚期的戰車,是馬拖駕的木製車輛,車上或車旁放有兵器。甲骨文中也有不少用車的記載。周朝時,車戰興盛,武王克殷時,周武王軍隊主力是「戎車三百乘,虎賁三千人,甲士四萬五千人」。而諸侯兵會於牧野者,有車四千乘之多。隨這戰爭規模的擴大,因此也有了後來的「千乘之國」、「萬乘之國」之稱。

最早開發的稻種,來自印度的稻種,基本上是旱稻。僅僅是稻種這一項,就足以使南方的各個群體比中原地區的各個群體享有極大的優勢。因為遠古時代,也就是殷商時代,中原的各個群體基本上還是依賴效率很低的農作物,例如直到孔子時代大家還在吃的黍米,這是一種很接近於小米(粟)的植物,它產生出的種子蛋白質的含量並不很高。相反,南方的水稻產量比它高出大概二十倍甚至更多。僅僅是這一項,南方的各個群體在經濟、生活方面就要富裕得多。

但令人奇怪的是,在軍事組織和政治組織方面,南方的各個群體確實明顯落後。從浙中地區出土的那些古跡就可以看出,它比二里頭或者大汶口的古文化遺址、甚至同時代的其他華北遺址要富裕得多,浙中古跡的玉器更多,雕琢更精緻,墓葬也要更多,階級分化不那麼明顯。墓葬中間的財物如此豐富,而且雕琢精細,顯示出當地工匠的技術非常發達,而且有一種從容不迫地享受文明生活的餘裕。

但是浙中的武士集團不多,因為出土的戈矛之類的東西不太多,而且身首分離或者是四肢不全的殘骸非常少,只有幾個人或者幾十人的屍體是不全的,而屍體骨骼上面留下的傷痕又非常的少,好像是,他們的死因都是遭遇意外事件。從這些遺骸的情況可以看出,浙中地區的邦國或者群落,規模並不很大,發生衝突的時候,似乎頂多就只有幾十個人死亡——也就是說,他們缺乏進行長時期和大規模戰爭的能力和意志。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30_43
良渚遺址的古城牆部分。良渚遺址位於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遺址的年代約在前三十四世紀至前二十一世紀之間。

而在大汶口或者二里頭,儘管這些群落的物質生活實際上還不如南方,但是他們在同一時期就出現了極其可怕的階級分化:大的墓主擁有大批的戈矛和殉葬品;小的墓葬——顯然是屬於窮人的,除了極少數武器以外,基本上是一無所有。而且,不僅戈矛之類的東西出土的要多得多,而且經常出現大規模的遺骸,幾百人甚至上千人的屍體,而這些屍體明顯是死於非命的。尤其可怕的是,這種現象甚至是不分性別的。像在陝西南部出土的墓葬中間,就包括十幾歲的女性(按現在的說法是少女,但在當時肯定已經屬於壯年女子,是可以承擔最沉重體力勞動的人),明顯是死於暴力,是在戰爭中被釘頭錘之類的武器打死的,身上負傷多達幾十處,說明了戰爭的激烈程度。

而北方這些人,哪怕是包括男女兩種性別的武士,顯然是在極其激烈的戰鬥中死亡,或者是在被俘以後遭到酷刑折磨而死。這個戰鬥的激烈程度一定是要求戰士輕傷不下火線,必須打到粉身碎骨,自己已經變成一灘爛泥,爬都爬不動的時候,才能死在戰場上。根本就沒有像南方那種,只是少數士兵偶然被一塊飛石打死了,其他人都毫髮無損地自動撤離戰場的情況存在。

最後,在遠古時代基本上是南北方相平衡、甚至南方在物質生活上略占優勢的這種文明,在殷商時代及其以後,漸漸讓位給北方獨占優勢的一種文明。其中起最大作用的,很明顯就是北方野蠻的戰爭倫理和它比南方要提前產生的軍事、祭司、貴族團體。這個具有高度組織能力的團體,使它能夠形成人口和資源汲取能力大得多的組織,足以對物質生活比較繁盛,但是組織能力比較低的其他南方各邦形成巨大的壓力。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31_04
大汶口文化遺址中的臂穿玉刀,象徵了墓主人的權力和武力。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31_47
商代出土的兵器亞醜鉞,也象徵了權力和地位。

在南北方這種基本格局形成的過程中間,還有兩條線索從遠東跳出。我們剛才提到,在東亞地區,無論是南方的文明還是北方的文明,其實歸根結底都是來自於兩河:北方是直接通過兩河、中亞來的;南方是間接經過印度,然後從中南半島上的緬甸傳入的。

傳入東亞以後,又有兩條線索從東亞伸出。一條線索,可能是陸上或者是近海的,首先形成一個環渤海圈的文化圈,然後形成一個環北太平洋的文化圈。也就是後來有些人說的是,馬雅殷商的文化共同體。他們的祭祀儀式是極度相似的,把玉器當作一種巫術儀式,這個文明圈尤其類似是都有一個神權貴族武士集團,都大規模地在祭祀和墓葬中使用活人殉葬,都在戰爭中實行極其殘忍的屠殺。這是整個環渤海圈和環北太平洋共同的特點。我們在殷商墓當中看到的那些特點,其實也適用於阿茲特克人。環北太平洋文化在美洲保存的時間,也許比在太平洋西岸還要保存得更久一些。

另一條線索則是南方福建、廣東沿海的馬來-玻里尼西亞人,他們經由海路逐漸遷移到太平洋各島。今天這個語系的主要後代已經是位於從太平洋到馬來亞,再到馬達加斯加島嶼這一線,而在東亞大陸留下的很少了。他們的遷移動機,到底是純粹生態學的原因,就是說一個群落無須受到壓迫,也會自動地向人口較少、資源較豐富的地方遷移,還是因為在大陸上遭到其他族群壓迫,現在還不好說,也沒有充分證據。

螢幕快照_2017-11-17_下午11_32_08
南島語系下的馬來-波利尼西亞語族(Malayo-Polynesian)分佈的範圍,大致契合本書所提及的文明傳播的南方支線。

相關書摘 ►《中國窪地》:內亞技術輸入後的兩千年東亞史,不斷重演內陸版「鴉片戰爭」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劉仲敬

中國從古至今都是秩序窪地

「中國窪地」是一種隱喻,它指的不是中國所處在歐亞大陸東端上的地理低地,而是指和內亞相比,中國在政治秩序和文明上一直是被輸入區域,是技術、文明發和秩序的窪地。中國只能向朝鮮、日本輸出,而無法向西方輸出,這本身就說明了中國政治窪地的性質。

這和我們耳熟能詳的「歷史」的看法大不一樣。中國怎麼會是秩序窪地?中國不是四大文明古國且唯一存續至今嗎?中國不是具有五千年文明,擁有燦爛的文化和科技(四大發明)嗎?中國不是只有到了腐敗顢頇的晚清,才在鴉片戰爭所代表的西方帝國主義勢力的入侵下,屈辱地衰落了嗎?

實際上,上述「歷史事實」僅僅存在一百多年,是由晚清的華夏士大夫階層「製造」出來的神話,屬於事後建構,「中國」作為國家存在至今也只有一百多年,古代東亞從來不存在一個叫「中國」的國家。

今天的中國,依舊被共產秩序主導

在劉仲敬的解釋體系裡,晚清以來東亞的政治秩序之所以被殖民主義和共產主義主宰,更能彰顯出東亞乃是秩序的窪地。因為大自然厭惡真空,秩序生產力強的地方,自然而然的就會被秩序生產力弱的地方造成的低氣壓所吸引,導致秩序從一方輸入到另外一方。所以,殖民主義在因為歐戰的因素而逐漸撤離中國之後,只有蘇聯才有辦法填補東亞這塊巨大的秩序真空。

共產主義秩序在短短幾幾十年就主宰了東亞的中國、朝鮮和越南,然而,共產主義秩序卻沒辦法主宰歐洲國家。為什麼呢?這裡面隱藏的,就是東亞歷史上從來沒有人提及的大哉問,這個大哉問又和東亞歷史的真相密切相關——那就是,中國自古以來就是秩序的窪地,而西方的歐洲正是秩序的源頭。

劉仲敬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秩序輸出:內亞如何主導、宰制東亞的歷史?
──《中國窪地:一部內亞主導東亞的簡史》新書分享

時間:11/24 (五) pm 7:00-9:00
地點:金石堂城中店 3樓金石生活學堂(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119號3F)
主講:富察(八旗文化總編輯)
活動簡介:

內亞和東亞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就像是英國人和印度帝國之間的關係。內亞是征服者,東亞是被征服者。內亞是秩序的輸出地,東亞是秩序的輸入地。內亞是秩序的高地,而東亞是秩序的窪地。

秦漢帝國滅亡以後的一千多年來,東亞的統治者都是來自於內亞或者其他地方,不是內亞本身,就是內亞的代理人,東亞自身已經無法統治自己。這種狀況一直到晚清,陷入中國窪地中的大清被來自海上的殖民主義秩序主導,並瓦解而誕生中國,然而當殖民秩序撤出時,中國迅速被來自蘇聯的共產秩序再次征服。這就是劉仲敬的歷史解釋體係下,中國史所呈現的新圖景。他的觀點見仁見智,但卻有助於我們跳出既有的歷史解釋框架,探索另外一種可能。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