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成為職場斷層,南韓新部長將推五年計畫改善女性工作權

婚姻成為職場斷層,南韓新部長將推五年計畫改善女性工作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韓女性家族部的一份報告指出,南韓企業董事會的女性比例排名,在44個國家倒數第2。而2016年南韓前500大企業中,有336家企業沒有任何一位女性擔任高階職位。

南韓總統文在寅任命的第四位女性部長,南韓「女性家庭部」部長鄭鉉柏表示,她將在南韓政府內,推動新政策,增加公部門內女性高階主管人數,希望從政府開始,激發出女性的工作能力。

(中央社)南韓女性家族部新任長官鄭鉉柏今(20)日接受彭博社(Bloomberg)訪問,表示南韓需要更多女性投入工作,但過長工時和繁重的家庭責任讓她們望而卻步。鄭鉉柏表示,南韓政府將在明(21)日推出比上一個政策更有約束力的5年計畫,這項計畫將2017年女性高階公職人員的比例訂為15%。

鄭鉉柏表示:「我們相信,高階職位的女性人數越多,公司的生產力就越高。我們將制訂2020年的具體目標,並將持續觀察我們是否能實現目標。」

雖然新政策只針對公共部門,但鄭鉉柏預期私營企業會逐漸效仿。她說,現在的私營企業,尤其是家族企業集團在這個領域還沒有取得很大的進展。

南韓五百大企業,近七成沒有女性高階主管

根據德勤有限公司(DTTL)對44個國家的調查指出,南韓企業董事會的女性比例排名倒數第2。南韓女性家族部的一份報告指出,2016年南韓前500大企業中,約有1萬5000名主管層級職位,女性只佔其中的2.7%,而在這500間企業中,336家企業沒有任何一位女性擔任高階職位。

鄭鉉柏指出,長時間工時加上養育子女各方面的社會壓力,是南韓婦女職業生涯比男性提早結束的部分重要原因。鄭鉉柏說,南韓婦女地位的改善遠落後於國內的經濟成長速度,實現兩性平等可能有助於南韓的經濟生產力。

根據韓國教育發展研究所(Korean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Institute)的數據,南韓2016年的女大學畢業生,數量上超過了男性,應該能讓更多女性投入職場。不過鄭鉉柏表示,過多的工作時間和家庭責任的結合使她們望而卻步。

鄭鉉柏說,許多30多歲的女性離開職場,撫養孩子,而在幾年之後,他們卻找不到可用的工作。

《彭博社》7月報導,根據2015年OECD的統計數字,南韓三十歲以上的女性,在家庭生活穩定下來後,很少人重返工作崗位。

彭博社
南韓25至45歲的女性勞動力,呈現明顯的下降。Photo credit: 彭博社
結婚是韓國男性「心理上的安穩」,卻讓韓國女性被迫離職?

《關鍵評論網》作者陳慶德1月發表專文,引用韓國當地統計廳2013年3月《經濟活動人口調查》的數據,指出韓國非正職員工的男性月均薪資是156.9萬韓元(約新台幣44,000元),非正職女性員工的月薪只有只有106.1萬韓元(約新台幣29,000元),相差50萬韓元(折合台幣約13,000元)。而正式員工的薪資差距就更大了,男性月薪約為305.4萬韓元(折合台幣約85,000元),而女性只有200.5萬元(折合台幣約55,000元),薪資相差約100萬韓元(折合台幣約27,777元)。

而在台灣,行政院主計總處今年2月公布,2016年受僱員工的薪資調查,男性薪資為5萬2824元,女性則是4萬4168元,相差了8656元。

陳慶德認為,這種職場薪資的不平等與差異,連帶也影響韓國女性結婚意願低、生育率低與年老女性相對貧窮率。

根據韓聯社2016年3月21日報導,韓國當地做了一項關於「結婚會給職場生活帶來何種影響」之調查,結果男女對此看法差異天高地遠:

女性的回答多為「負面地」操心,包括:

  • 「有做家務和育兒的負擔」(76.5%)
  • 「有可能中斷工作」(56.1%)
  • 「職場對已婚者照顧少」(46.7%)
  • 「面臨被迫離職」(27.6%)

《自由時報》報導,南韓京畿道家庭女性研究院2017年公布的報告結果,顯示京畿道地區20~40多歲年齡層無子女的職場女性中,約3成沒有生育計畫。而京畿道內獲得工作環境優質認證的314家企業中,有14.5%沒有育兒假制度,有育兒假制度的企業中,允許正式員工享受這項制度的只有7成。

另一方面,韓國男性則認為結婚有助職場生活,因為他們看到的是婚姻正向的一面:

  • 「心理上的安穩」(69.6%)
  • 「責任感可以促使更努力地工作」(67.6%)
  • 「妻子在生活上輔助」(46.8%)
  • 「經濟上的安穩」(21%)

何撒娜在《巷仔口社會學》發表文章指出,大部分的韓國女性在30歲左右進入婚姻,接下來的育兒生活迫使許多女性必須離開職場,家務的負擔以及社會期待所帶來的龐大壓力,使大部分已婚韓國女性被迫離開職場那些有穩定收入、升遷與福利的正規職,轉向低薪、不穩定、沒有保障的兼職工作。

何撒娜認為,南韓已婚女性很難找到正職工作的原因,是建立在父權社會的價值觀,女人基本上應該待在家裡從事沒有報酬的家務工作,而且要滿足於這樣以家人為中心的人生;女人頂多只是需要賺點零用錢供自己花用,因此不需要給與正職工作,只要兼兼差就可以了。

女性家庭部部長鄭鉉柏告訴《彭博社》,在韓國,年輕男性常將投入職場的女性視作假想敵,但是回顧這幾年來,女性和男性一樣努力的工作,但卻有多數的女性,還是只能做低薪、低質量的工作。

而南韓政府如何從頭解決女性勞動力萎縮的問題,將在明日提出更新的計畫。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