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資源,卻沒種」的老人們,心裡想的究竟是什麼?

「有資源,卻沒種」的老人們,心裡想的究竟是什麼?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年輕人有衝勁、熱血絕對是件好事,但在要做創新有關的事情時,絕對不要假設上頭有資源的人都不懂、或是不思改變。我們絕對知道現在的優勢以後會逐漸消失,只是我們要考慮的事情比你們多很多。

他穿著戶外登山品牌的上衣及運動褲,微笑向我走來,坐下來後一如往常為我們兩個各點了杯果汁,然後開始關心我的近況。

一直以來我覺得這位老客戶都是個超現實的人物,他幾乎不太喝酒、不吃魚之外的肉類、不打高爾夫球、但卻從這間公司草創時期就加入,一路協助公司成為上一個世代液晶電視代工的第一把交椅,並且讓公司在台灣成功上市,之後又打入蘋果的供應鏈。在台灣液晶電視代工逐漸失去優勢之前,他開始帶著公司做一連串痛苦的轉型,並且讓公司的獲利在今年度又創下新高。

難得的是,他非常關心科技的趨勢,任何你想得到的最新科技應用他全都嘗試過,或許這是年近半百的他看起然仍然跟我差不多年紀的最大原因。

他問了我前陣子去新加坡出差的經驗,我跟他說:「我認為台灣的金融業者太過怕事,或許是組織太大,很多事情都找不到一個可以真正下決策的人,或是大家都很滿足於現狀,想要穩穩地做,不敢承擔太大的責任。

可是我在新加坡那邊,看到的銀行都非常的積極想要跟金融科技業者合作開發新的業務,不只是新加坡的銀行,連馬來西亞的銀行都是。他們因為多種族的關係天生就比較有危機意識,知道滿足現狀就是未來衰敗的開始。」

他跟我說:「關於這件事,我得替你們口中那些『有資源,卻沒種』的人說說話。很多時候,你們年輕一代可以輕易做出改變,是因為你們沒有包袱,你們責任很輕,你們沒有複雜的利益糾葛,你們做改變的機會成本很低。

我在20年前從IBM跳到現在這間公司的時候,我是從國際大企業換到一間不到十人的本土公司,那一年我才28歲。對我來說,做這個決定很簡單,因為我沒有結婚、沒有房貸車貸、爸媽也還沒有退休,我當時憑著一股熱血,花了半小時就離開IBM。

後來公司逐漸靠著液晶電視做大,甚至做到上市的時候,我知道總有一天一定會有其它的國家追上來,我們得增加公司的產品組合,單靠液晶電視實在太危險。當我去跟董事長提案做筆電零件的時候,我花了兩個晚上想到底該不該提這件事。

我清楚知道筆電絕對會取代桌機,可是上市企業非常現實,這個案子會花公司非常多錢,萬一這案子失敗,董事會、投資人絕對不會放過我。當時我已經結婚,爸媽也退休,雖然還沒有小孩,但我的責任比離開IBM當時重了一些。

自私點的來說,我的薪水跟配股已經都很驚人,我要冒這個風險做新的案子嗎? 另外,做這案子勢必會調整組織架構,那些從公司默默無名就一起跟著我們的員工怎麼辦?

後來台灣在液晶電視果然逐漸失去優勢,我們公司靠著筆電相關的元件撐了過去。一樣的情況再次發生,我知道台灣總有一天會先失去筆電製造的優勢、再來連智慧型手機製造的優勢都會逐漸消失,所以我又開始著手研究、規劃綠能、太陽能相關的案子。

這次跟之前不一樣的是,我的機會成本更高了,我已經有兩個小孩,薪水也比之前更高。不談我個人,公司的員工比之前多上五倍,這案子一做,牽涉到的是公司全世界各地幾萬個家庭。而且綠能這個產業的特性是投入資金必須很多,燒錢也會燒得很久,我能撐過投資人、董事會的壓力嗎?

這次我考慮得更久了,甚至有想過要不要直接退休不管這件事。

我想表達的是,年輕人有衝勁、熱血絕對是件好事,但在要做創新有關的事情時,絕對不要假設上頭有資源的人都不懂、或是不思改變。我們絕對知道現在的優勢以後會逐漸消失,只是我們要考慮的事情比你們多很多。

創新這件事之所以難,是因為牽涉到太多責任、利益。想像一下,當你今天已經結婚有小孩,房貸還剩15年,有點成就開始能出錢讓爸媽每年出國旅遊,感謝他們養育之恩的時候,你真的會選擇冒險賭一把,還是且戰且走先多拖個幾年再說?」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