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一顆鈕釦的米娜〉故事背後的社會科學:囚犯困境、共有地悲劇、自我實現預言

〈少了一顆鈕釦的米娜〉故事背後的社會科學:囚犯困境、共有地悲劇、自我實現預言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凡是概念性的說明,通常會讓人覺得枯燥乏味,經由那樣的方式學習到的概念,不太容易應用在現實之中。其實,這些觀念是和現實生活及社會緊密相關的。倘若能讓各位讀者體認到這一點,筆者寫作這個故事就算成功了。

文:山口一男(Kazuo Yamaguchi)

〈少了一顆鈕釦的米娜,與魔法師卡茲〉——社會科學的奇幻世界

天生少了一顆鈕釦的米娜,自覺和別人不同,也被同伴嘲笑,她帶著缺憾,踏上了尋找完整自我的旅程……米娜獨自一人前往魔法島,想要找到魔法師卡茲,幫她找回少掉的那顆鈕釦。在魔法島上,米娜遇到各式各樣的人,以及各種難題,驚險地通過三個關卡,最後終於見到了魔法師,結果……

這個故事中隱含的社會科學觀念

筆者寫下這個故事,其實有兩層用意。

第一層用意是,透過描述某個年輕女孩由於自身「與眾不同」,以致於經常受到歧視而抑鬱寡歡,最後終於克服了心理障礙的奇幻故事,藉此提供給一般讀者賞讀。

若從文學角度來讀這個故事時,可以把出現在故事裏的謎題與命題,當成用來豐富情節的技巧,而無須在意其背後的社會科學意義。筆者非常歡迎大家以輕鬆的心情來閱讀。為了能讓本書成為大眾讀物,筆者刻意採用平易近人的敘述,方便高中生以上的讀者閱讀。

第二層用意是,藉由隱藏在故事裏的「活用實例」,邀請讀者思考各種社會科學的問題。這是特別為了對社會科學(尤其是社會學與經濟學)有興趣的讀者所撰寫的。

就學術上來說,這個故事裏蘊含了以下幾個主題:「囚犯的困境」、「共有地的悲劇」、「自我實現的預言」、「自我認同」、「多樣性」、「康德的道德哲學」、「規範與自由」、「統計的選擇性偏差」、「事後機率」。

對社會科學有興趣的讀者,希望您在閱讀這個故事時,對於出現在情節中的謎題和命題,都能逐一經過思考以後,再繼續往下讀。

剛才特別強調了,使用在故事裏的不只是一般的素材,而是「活用實例」,這是有原因的。筆者竭盡心力,把抽象的概念融入具體的情節之中。當然,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筆者希望呈現的是,只要運用想像力,即使是抽象的概念,也能夠轉化為「切身的問題」。

凡是概念性的說明,通常會讓人覺得枯燥乏味,經由那樣的方式學習到的概念,不太容易應用在現實之中。其實,這些觀念是和現實生活及社會緊密相關的。倘若能讓各位讀者體認到這一點,筆者寫作這個故事就算成功了。

依照方才提到的第一層用意,對於將本書當作文學讀物的讀者來說,這些解說都是毫無用處的,無須多花腦筋思考,請儘管略過這個部分。

可是,在希望依循第二層用意加以精讀的讀者們看來,如果本書的寫法是「已經把材料都給你們囉,剩下的請自行思考」,這也未免太不周到了。如果這些讀者能夠了解出現在故事裏的抽象概念的背景,不僅具有很大的意義,還能從故事中得到更多樂趣。

因此,雖然這樣的章節極少出現在文學讀物之中,筆者還是希望能在此做些簡單的說明。

囚犯的困境(Prisoner’s Dilemma)

故事裏的佩蒂和羅格斯所遇到的問題是囚犯的困境(P‌D是Prisoner’s Dilemma的常用簡稱)。在經濟學中,囚犯困境是個人的「理性選擇」無法達成最佳社會性結果的常見典型例子。

  • 囚犯的困境

佩蒂的選擇

羅格斯的選擇

工人

手槍

工人

手槍

偏好排序順位:①>②>③>④

這個理論被稱為「囚犯的困境」的原因,是出自於以下的情境。

假設,警方在沒有取得確鑿證據的情況下,對兩個共同犯案的嫌疑人予以個別訊問。日本警方雖不這樣做,但歐美的警方經常向嫌疑犯提議「如果你先主動坦承犯案,即可讓你獲判無罪」。在做這種司法上的交換條件時,就會發生像是囚犯困境的情況。

這時候,假定的前提是:只有己方單獨認罪時,自己得以免罪;如果兩人同時認罪,得到的刑罰將比兩人都保持緘默時還要重;但若對方認罪、己方緘默,自己會因為有罪而不認罪,而被處以最重的刑罰。

在這種狀況下,考慮其利弊得失,不論對方保持緘默或主動認罪,己方都應該主動認罪才是上策。但是,如果依照雙方策略的排列組合,可以發現兩人都保持緘默,遠比兩人都主動認罪來得有利。然而,由於每個人都各自選擇對自己較有利的方式,於是兩人都主動認罪,以致於變成對雙方來說,都不是最佳的結果。這就是囚犯困境的由來。

出現在故事裏的情況也和這個例子完全相同,請參考附表。表格內是各種選擇的組合,左側是羅格斯的偏好排序順位,右側是佩蒂的偏好排序順位。對兩個人來說,當對方選擇「工人」時,己方的選擇以①優於②;如果對方選擇「手槍」的話,己方應該選擇③優於④。結果,雙方都選擇了「手槍」。換言之,在這種狀況之下,兩人都只得到順位③的結果,比起雙方都選擇「工人」時得到的同為順位②的結果,顯然並非最佳的策略。

這種囚犯的困境,也常見於提供公共財(public goods)的時候,所產生的「搭便車」(free rider)問題。例如清潔的都市環境,就屬於公共財的一種。公共財的特性是,所有人都得以共享其好處,而且即便自己不負擔其維持成本,也無法置身於該項利益之外。由於有些人不願負擔維持公共財的費用與義務,只想享受它的好處,因而出現了所謂的「搭便車的人」。尤其是,如果大家都依賴別人支付,自己只想「搭便車」,就會衍生出種種社會問題,例如無法保持都市環境清潔等等。

順帶一提,米娜在故事裏說的「這是對彼此的信任」,也是囚犯困境的影響因子之一。若是雙方至少在一開始願意相信對方,兩人都選擇了「工人」,就不會落入這種困境了。那麼,如果遇到了不願採取那種選擇的對手,該怎麼辦呢?事實上,在重複操作有限次數的囚犯選擇組合的實驗中,目前還沒有找到能夠逃脫囚犯困境的對策。

故事中,米娜對羅格斯採用的策略,在理論上屬於特例。筆者曾在二〇〇六年於英文期刊《理性與社會》發表過一篇論文〈寬容的理性〉,文中即曾提到過這種策略:「透過多次原諒對方的背叛,使對方產生負疚感」(Kazuo Yamaguchi [2006] “Rationality of Tolerance: An Insight into the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Rationality and Society, 18(3): 275-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