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15年的自由:鄭性澤無罪,11月21日零時定讞

等了15年的自由:鄭性澤無罪,11月21日零時定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中高分檢表示,全案已審酌鄭性澤、蘇憲丕家屬權益,盡調查之能事,原審判決並沒有任何違背法令之處,因此蘇憲丕家屬請求上訴並無理由,將在21日零時後判鄭性澤「無罪確定」。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02年死囚鄭性澤殺警案,今年10月在台中高分院逆轉改判無罪,雖然遭槍殺員警蘇憲丕家屬事後具狀請求檢方上訴,台中高分檢今(20)日表示,審酌家屬聲請意旨後,請求上訴並無理由,決定不再上訴。

(中央社)台中高分檢主任檢察官吳萃芳今日指出,審酌蘇憲丕家屬具狀所提3點聲請意旨,高分檢審酌後,認定羅武雄是被誰擊斃,與鄭性澤是否有持槍殺害刑警蘇憲丕沒有絕對關聯,全案也沒有積極證據認定鄭性澤持槍射擊蘇憲丕。

吳萃芳表示,全案已審酌鄭性澤、蘇憲丕家屬權益,並顧及法律面、事實面的調查,已盡調查之能事。原審判決並沒有任何違背法令之處,因此蘇憲丕家屬請求上訴並無理由,台中高分檢不上訴,全案在21日零時後「無罪確定」。

15年前,鄭性澤跟著黑道大哥羅武雄等人到台中豐原十三姨KTV包廂飲酒,席間發生槍擊案,第一個進入現場的警員蘇憲丕遭擊斃,羅武雄隨後也命喪現場,鄭性澤被控在羅武雄死亡後,拾槍射殺蘇警,最後遭判死刑定讞。

不過,在2016年3月,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檢察署提出5項新事證,依此向高院台中分院聲請再審,成為檢方為定讞死刑犯提再審首例。

經過台中高分院超過16個月的審理,勘驗警偵影音,並傳訊證人、鑑定人出庭說明,台中高分院於10月26日早上11時宣判,宣判結果無罪。

無法接受15年後新物證,家屬請求再上訴

《風傳媒》報導,台中高分院再審時,認定羅武雄才是殺警真兇,除此之外也考慮到鄭性澤當時的自白並非任意性,合議庭認定鄭性澤遭到警員蒙眼、刑求,因此改判鄭性澤無罪。鄭性澤在聆判後沒有太多表示,而蘇憲丕之子則身穿「人生苦短」黑色T恤,表示尊重司法判決,但無法接受鄭性澤被改判無罪。

蘇憲丕家屬也在高等法院作出無罪判決後,11月17日委由律師徐承蔭具狀請求高分檢上訴。

《蘋果日報》報導,律師徐承蔭表示,蘇憲丕家屬對於凶手是不是鄭性澤仍在省思,不便表示意見。但對於10年前、10年後因證據取捨不同、而有不同判決結果,表示無法認同。

律師聲請再審的意旨,包括3個疑點:

  1. 依照警察大學鑑定書及鑑定人孟憲輝報告,羅武雄死亡時採「自然坐姿」,不可能依此姿勢「瞬間即時」對站著的蘇憲丕開槍(羅武雄若非槍手,殺害蘇憲丕的可能就是鄭性澤)
  2. 依照現場照片合理推論,羅武雄是遭到蘇憲丕連開2槍(羅武雄如果先被擊斃,怎麼朝蘇憲丕開槍?)
  3. 原判決以「羅武雄確有開槍擊中蘇憲丕,再遭警察擊斃,則羅武雄所受槍傷順序及槍傷後有無行動能力,自無鑑定必要」,然羅武雄遭何人擊斃,既有上開之違誤,則羅武雄所受槍傷順序及其槍傷後有無行動能力,為本案重大疑點


不過,根據台中高分檢今日發布的新聞稿,依照許法醫的解剖報告,羅武雄所受的2個槍傷,特徵都是由前往後,由左往右,由下往上。依被害人家屬認為蘇憲丕先擊中羅武雄且採取站姿的主張,以蘇憲丕的站立高度,且是由上往下的射擊方向,不可能造成羅武雄「由下往上」之槍傷。

且依李俊億、孟憲輝兩位鑑定人均一致認定,槍戰過程極短,蘇憲丕中第1槍後再倒地前連續中另2 槍,未久槍戰旋即結束,可見槍戰時間之短暫,羅武雄中彈後在此短暫時間內,以其中彈位置以及血液鑑驗情形,尚有還擊能力,非無可能。

警方並依照當時參與槍戰之員警高豫輝、王志槐、蔡華癸地證詞得知,證人王志槐和高豫輝進去包廂時,都是朝著羅武雄開槍,推斷羅武雄當時仍有持槍射擊能力。高院指出,羅武雄是否遭何人擊斃?與被告是否有持槍殺害蘇憲丕並非絕對關聯,本件乃無積極具體證據足認被告有持槍射擊蘇憲丕。

綜合上述,高院指出,本件因為刑事訴訟法有關再審規定之修訂,而有重啟本案之調查可能。因為案發當時的科學鑑識的人力、物力、資訊不足,時空轉換在十餘年後,本案得以進行綜合性科學鑑定,而有重大之不同認定。

高院表示,檢察官為公益代表人,本案中,已審酌被告及被害人家屬的權益,並顧及法律面及事實面之調查,本件已盡調查之能事,原審判決並未有何違背法令之處,被害人家屬所請並無理由。

鄭性澤辯護律師:每天都有好事發生,真的!!

鄭性澤無罪定讞的消息,也讓辯護律師邱顯智為之振奮,在臉書上表示,謝謝那些關心鄭性澤案的人,今天鄭性澤無罪定讞。邱顯智說,「每天都發生一些事,但總是有些好的事情發生!!!真的!!」

蘇憲丕的兒子今日也以「當天堂已撤守」為題,委由律師發布聲明稿。

《自由時報》報導,蘇憲丕之子表示,他誠摯的祝福鄭性澤,不過鄭性澤是不是兇手,他說自己「仍在思考,甚至不敢想」。

蘇憲丕的兒子說,如果鄭性澤不是兇手,他們肯定檢察官除錯勇氣與體察民意,至於家屬上週委由律師請求檢察官依法提起上訴,並非針對鄭性澤,而是「凸顯制度問題」,呼籲法務部、司法院與立法院建構更完整的「犯罪被害人保護制度」,避免檢察官沒有強烈意願起訴或上訴。他說司法的可貴,在於「各方得到公平」與「兼顧彼此利益」,他們衷心期待這一天的到來,「這樣父親的犧牲也就值得了」。

而鄭性澤無罪定讞之後,如果提出冤獄賠償,將從1994年7月4日至獲釋日2016年5月3日,共計4322天來計算。依照刑事補償金額為每日3000元至5000元不等,估算最低可獲賠償1296萬餘元,最高為2161萬元。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