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禪定、靈修》:食物愈天然,愈能淨化靈魂與身體

《瑜伽、禪定、靈修》:食物愈天然,愈能淨化靈魂與身體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物質與食物不匱乏的現在,我們需要有全新的洞見,並且將停留在追逐物質的力量轉移到關於身心平衡的生命重大課題上,讓一股向內收攝的經歷喚醒對生命全新的性靈。如果你也不想將身體交給電視、網路媒體、醫藥、名醫,就必須從改善生活飲食習慣做起。

文:宇色

身體的蛻變——感受身體與大自然的共振

激性特質者喜歡苦、酸、鹹、過燙、辛辣及乾又焦的食物,這些食物造就痛苦、煩惱、悔恨與疾病;無明生起惰性者,喜歡沒有營養、腐臭不潔及碰不得的食物;喜歡延長壽命、增進活力與健康及內在喜悅、幸福感的食物者,則屬悅性特質。

——《薄伽梵歌》第十七篇 劃分信仰瑜伽

在去希瓦南達瑜伽導師班前,有一件事情一直深深困擾著我。多年前的猛爆性肝炎雖然在我修練靈修與瑜伽後得到了控制——甚至有好轉跡象,但在同一時期,肝病變使我的皮膚變得更加敏感。冬天時,大腿與小腿常會像有蟲在身上爬般的搔癢難耐;冬天溫度遽降,難免想躲進棉被裡取暖,無奈皮膚表層溫度一升高,搔癢就更嚴重,逼得我得在十度以下的寒流裡,把腿暴露在冷空氣中,才能稍稍緩減皮膚的搔癢,但嚴重起來還是會抓破皮、流血,長期下來還導致黑色素沉澱,皮膚呈現大片暗黑色。

那段期間,我不得不服用西藥長達數個月,類固醇藥劑從原本睡前半顆、一顆,最後甚至到一天要吃上二至三顆,導致後期的我開始臉部浮腫。類固醇畢竟無法斷除病根,我總不能吃它一輩子,因此之後我選擇停吃西藥,轉往長期使用中藥調理。當時,我尋覓了許多名中醫師,看診、拿藥都必須自費,光排隊預約就要等上三、四個小時,其實很累。然而,每位醫師把脈的結果都不盡相同,有人說是氣血不通造成皮膚搔癢、季節交替引發的異位性皮膚炎、蕁麻疹,還有醫師直指中醫古書上我不懂的病名,說我身上的頑固皮膚病在古書上有記載,非常難以根治。

那真是我人生當中最難熬的日子,疼痛我還可以忍受,皮膚如萬隻蟲鑽爬的搔癢卻連忍受一時都難。然而幾年過去,搔癢並無減緩,原本僅僅在冬季晚上才會發作,最後變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可能搔癢,坐車、開會、教學、演講時,都可能發作。那時,我不能久曬太陽、碰汙穢的水及容易割傷皮膚的植物,否則都會讓皮膚搔癢不適,簡直可以用「癢不欲生」來形容了;甚至嚴重到對許多東西都過敏,衣著方面不能碰毛線,毛毯更令我發癢難耐,吃的方面必須禁吃所有辛辣食物、牛奶、花生等。出外時,我必須戴口罩、袖套,避免曬到太陽,不論夏天或冬天,洗澡水的溫度都只能控制在某個範圍,還要放棄泡溫泉這個我最喜歡的放鬆活動之一。

所有能夠防止皮膚搔癢的措施我都盡量去做;從西藥換至中藥,也吃了三至四年的藥,但療效依然不顯著,到最後,我對「藥品」產生了很大的排斥,打從心底厭惡起靠吃藥過活的日子。一天晚上,一個無形感知再度在我內在意識升起——別將身體的痊癒權全然寄託在別人身上。

我相信內在的靈性直覺,尤其是在使盡全力後仍沒有改善的情況下。逐漸地,我不再去拿藥,就算皮膚搔癢難耐,我仍選擇按摩或忍耐下去。我改採以西方新時代的能量醫療,幾次下來,能量醫療確實能減輕症狀,但仍無法痊癒。

在遍尋不著靈方的情況下,我不得不請示無極瑤池金母,一道靈訊閃過我內在意識:「減少食用不潔肉類、過度烹煮的料理,注意室內空間陳設,避免灰塵。」無極瑤池金母幻化出一個人體與廣袤無垠宇宙、大自然合而為一的場景,讓我瞬間領悟人與宇宙、大自然本為一體,共為依存的關係,多吃進一分食物,同時也在擄掠大自然的資源——愈自私傷害地球一分,地球也必以相同的力量回報之;與其說是大自然無情,倒不如說是人與自然本就是共生共存。

奎師那便教導過阿周那:「阿周那啊,人如果吃過多或太少、睡太多或不足,都不能成為一名優質的瑜伽士。」他接著說:「在飲食與休閒上有所節制,並且在日常生活中保持柔軟且中道的人,靜坐將會驅離身心所有的痛苦。」奎師那在千年前便教導大家,平衡是一種美德,取之用之須建立在中庸上;現代人已過分剝奪大自然資源,我們現在要做的反而應該是回歸抱素懷樸的簡約生活。

從那一天起,我開始慎選食物,少食油炸類、醃製品、燒烤肉品、甜食、零食、冰品、過度精製的麵包、市售搖搖杯飲料等,料理時不再使用來自豆類的油品,改選較天然的椰子油、苦茶油、芝麻油等……幾個月的飲食調整,再配合瑜伽體位法、母娘煆身靈動,後期又找了一位熟識超過二十年的中醫朋友調理身體。原本被各家中、西醫視為頑疾的蕁蔴疹(或季節性皮膚炎),奇蹟似的不再對溫度變化與食物過於敏感,連大腿與手臂因過度搔抓而導致的黑色素沉澱也改善許多。同時我也開始大量閱讀東、西方的養生概念,以及自然醫學相關的書籍,逐漸架構出全新的生活與飲食型態,並意外地改善我的敏感性皮膚——改善過敏性皮膚最好的方式,除了要避免吃太多造成肝腎與身體負擔的藥品外,飲食調整、身體伸展與活化經絡能量,都是絕對必要的。

後期我只要練習瑜伽體位法、全身大量排汗後,手臂內側、肚子和腿部內側便會浮現大片紅腫,嚴重時會有類似皮膚過敏的大片硬塊,毛細孔大面積擴張,就像泡過四十五度的熱水,總得要過好幾天才會自動消掉。中醫朋友說這是體內臟腑積存過多溼氣,練瑜伽的體位法與氣,會深層刺激經絡與按摩臟腑,將多餘溼氣排出體外,實屬好轉現象。

搔癢的情況雖在生活飲食大幅調整及停止服用大量藥品後明顯改善,但每每練完瑜伽、大量排汗後,搔癢不適的症狀仍持續發作,因此在決定報名希瓦南達瑜伽導師班時,我一直擔心泰北郊區蚊蟲過多及濕熱的天氣,會讓身體出現不良的反應,再加上每日必須練習超過四小時的體位法,若搔癢發作又沒有中藥服用,不知道會不會爆發更嚴重的症狀……

食物愈天然,愈能淨化靈魂、身體

皮膚搔癢在課程一開始時確實困擾著我,但希瓦南達瑜伽導師班課程相當緊湊,我也無暇去想皮膚的問題,還好只是偶爾發作,也不會持續太久,沒有我擔憂的那般嚴重。出乎意料的是,課程經過半個月後,搔癢問題竟有三至五天沒再發作;直到課程快結束的前幾天,它竟然就真的不再發生了,雖然有時在體位法課程結束後會出現蚊子叮咬般大小的紅腫,但與之前的整片紅腫,已是大相逕庭——在完全沒有服中藥的情況下,對我已是大大的恩賜。之後我細細推敲,皮膚能好轉百分之九十、幾近痊癒,歸功於以下幾項因素:

(1)在瑜伽中心,一天當中只有早上十點與傍晚六點提供餐點,徹底改變我有生以來一天三餐的習慣。進食量過大會增加腸胃的負擔,尤其是身體在過了二十五歲以後,代謝會變慢,進食量若未隨之減少,身體就必須花更大的能量去消化食物,反而會減緩身體正常的代謝與循環。印度養生學中有一個很特別的飲食規定:吃飯時要安靜、少語,而且絕對不可以在不飢餓的情況下吃東西。現代人吃東西,有時往往不是為了解決飢餓,而是因為行之有年的習慣,時間到了就吃。

這樣的改變讓我明顯瘦了一圈,氣色更加光澤與明亮。修練印度瑜伽有助於調伏體內氣脈,氣脈愈弱,就想吃愈多食物,瑜伽修練了一段時間(有時是兩個月,有時是半年,端看每個人的身體狀況),身體就不再需要大量的食物。在上希瓦南達瑜伽導師班之前,我是一天三餐的奉行者,結訓後的我已經養成一天吃兩餐的習慣,餐與餐間不吃任何零食、下午茶,更遑論晚上的宵夜。至今我奉行一日兩餐的習慣已快兩年,進餐量沒有回復到以前三餐,在忙碌一整天後,進食量甚至還明顯變小——不僅在金錢上花費變少,身材也一直維持在離開希瓦南達瑜伽中心時的體重。

(2)瑜伽中心所提供的素食料理完全沒有添加人工化學品,而是以生菜、水煮豆類、自製全麥麵包、果醬及少量的熟食主餐為主,並禁止咖啡因飲料與牛奶。每餐固定的自製優格、大量的蔬菜、水果與純天然食材不僅為身體帶來最大的能量,同時也達到體內淨化的目的。單純天然的食物對人的身心有很大的益處,尤其是在消融業力上,能起很大助力。

(3)每天四小時的體位法,隨著課程推演,體位法的強度與難度也隨之攀升。體位法不僅有助於按摩五臟六腑,也能夠刺激脈輪、疏通血管經絡,達到快速代謝與血液循環。

瑜伽不僅僅重視體位法,更重視各種呼吸法,已逝的瑜伽大師帝奴瑪萊・奎師那阿闍梨(Sri Tirumalai Krishnamacharya)非常重視瑜伽與呼吸的關係,他認為呼吸的循環是一種降服:「吸氣,神走向你;屏氣,神在你身邊;吐氣,你走向神;止氣,降服於神。」古印度瑜伽智者流傳下不少呼吸修練法,例如印度瑜伽基礎呼吸法中的交替鼻孔呼吸法(Anuloma Viloma)、風箱式呼吸法(Kapalabhat)、高階呼吸法之一的蜂鳴式呼吸法(Brahmari),還有增加身體熱能的烏加伊喉式呼吸法(Ujjayi Pranayama)、西他利調息法(Sithali)等等,這些古印度瑜伽士流傳下來的呼吸法,除了強化體位法對人體臟腑、脈輪、中脈的能量,同時也補充身體供氧量、肺活量,並溶解潛藏在身體表面的情緒與負面能量。

持久且專注的呼吸能夠化解心中種種的負面情緒——包括恐懼,恐懼常常伴隨在我們身旁,對未來的不確定、對另一半的期待、在金錢方面的匱乏感,抽絲剝繭去檢查之後,都能發現其中有恐懼的成分,透過呼吸能夠放鬆大腦進而化解恐懼的力量;了解到這一點,你才能真正獲得心靈上的自由,成為自己心的主人。

(4)遠離來自3C產品、看不見的輻射能,在中心,唯一能與外界聯絡的管道就是手機,沒有電視、電腦,而且在課程進行中及進入瑜伽練習場時全面禁用手機。除了緊湊的理論、唱誦、哲理及體位法,中心非常重視學員的休息,課程空檔間,學員除了準備課程結束後的考試、請助教教導體位法外,大部分的時間就是休息和放鬆。再加上瑜伽中心位於清萊北部郊區,一週一次的外出都必須靠交通車接送,在中心裡頭,你唯一能做就是放掉世俗的慣行,回歸到最純樸簡約的生活習慣。


改變飲食習慣帶來平衡的健康,對一般人來說似乎有點困難,不過,無論做什麼事情,只要有好的開始,日子久了就會變成習慣。我並非推崇素食而不吃肉——吃得天然、健康比吃不吃肉更重要,我推崇的是「剛剛好」的生活飲食態度,當中沒有一定的標準答案,純然視你當下的年齡與身體做調整。在印度瑜伽養生學中,健康的定義就是一切取得平衡,包含了飲食、生活作息及生活態度。一個人的心靈與身體健康需要全方位的成長與平衡,絕非單靠某一項運動、藥品、食物就能夠達成。

至今,我的皮膚仍然未達到百分之百痊癒,遇到天氣潮溼、過度使用體能與精神、飲食不節制、吃到不潔食物時,皮膚都會適度反應來提醒我——就如同猛爆性肝炎,我將皮膚反應視為一種警訊,時時刻刻提醒我飲食、生活習慣的重要性。

在瑜伽導師班的最後一週,我的皮膚狀況一直維持在非常穩定的狀態,直到結訓前一晚……為了體恤全體學員的辛苦,中心在瑜伽村外頭準備了非常多豐盛的素食大餐,油炸類、比薩、義大利麵、烤物、麵包、泰國糯米製成的小品……每個人無不大快朵頤一番,然而,就在晚餐結束後不久,我的雙臂開始發癢、腫脹,嚴重程度更甚於以往,伴隨而來的是精神不濟與疲倦感,讓我不得不告假回宿舍休息,無法參加接續的感恩節目。有了這次經驗,我更加篤定食物烹煮方式與人體健康有很密切的連結。

身體屬於宇宙,你並不擁有它,它並不是你的。所以身體是生病或是健康,宇宙將會來照顧它。一個處於靜心之中的人,不管他的身體是健康的或是生病的,他都會持續保持在觀照內。

——奧修

身為靈修人,每個月都接受來自全國讀者的預約問事、詢問關於生活與健康方面的問題,如婦女隱疾、皮膚狀況、腸胃問題、偏頭痛等等,他們遇到我的第一句話常常是:「你幫我看看是不是卡到陰?」「我是不是有嬰靈要處理?」「我是不是有一堆冤親債主沒有化解?」但仔細詢問過他們的生活作息與飲食習慣後,就會發現有許多需要大力整頓的地方,很多人三餐外食,還有人將鹹酥雞、滷味當正餐;而且一天三餐之外,免不了還有下午茶與宵夜,許多人全身上下最常運動到的部位就只有大姆指和食指(滑手機)……等到身體開始出現小毛病,看醫生吃藥又看不到療效時,就不得不相信某位通靈人說的健康問題與附鬼著魔有關。

就連身體的不適,人們都將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少有人願意真正下苦心來改變不良的生活作息與飲食習慣。在物質與食物不匱乏的現在,我們需要有全新的洞見,並且將停留在追逐物質的力量轉移到關於身心平衡的生命重大課題上,讓一股向內收攝的經歷喚醒對生命全新的性靈。如果你也不想將身體交給電視、網路媒體、醫藥、名醫,就必須從改善生活飲食習慣做起。

相關書摘 ►《瑜伽、禪定、靈修》:人性並存魔與神、惡與善一體兩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瑜伽、禪定、靈修,一段不可思議的能量旅程:瑜伽士未曾經歷的煆身力量,靈修人沒練過的瑜伽訓體!》,柿子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宇色

除了修行者、塔羅牌占卜師,人氣靈修作家宇色還有另一個身分——瑜伽教練。即使練瑜伽超過15年,也已經開班授課指導學員,他仍每週到社區大學報到,與婆婆媽媽一同學習基礎瑜伽,持續擁抱練習瑜伽的「初心」!

原來,十多年前自我啟靈的宇色,在面對來自各方的恐嚇、辦事、帶天命等修行建議,決定傾聽自己身體的聲音。一天,在沒有任何人教導的情況下,他的身體自發性做出大腦意識之外的瑜伽動作,之後,宇色便「以身體為師」,漸漸在靈動中發現炁感與瑜伽之間的中道,也讓他一頭埋入古印度瑜伽的研究,去認識它與靈魂、轉世輪迴及人生課題的關連,並將瑜伽當作「生活修」,不論是在靈修法門的修行或面對生活中的問題中,一一實踐瑜伽的精神。

針對習練瑜伽常見的迷思和問題、學習瑜伽應有的心態、如何做好準備,到瑜伽習練過程中會遇到的瓶頸,以及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落實瑜伽、瑜伽習練者應具備的內在修練等等,宇色都透過自己在瑜伽靈修的旅程經驗,以及瑜伽教學的心得,提出一些獨到的解析,並不藏私分享——瑜伽如何改變一個人生命。不論你是瑜伽初學者、資深瑜伽師,甚至只是單純對修行感到興趣的讀者,都可以從中得到不同的收獲。

getImage
Photo Credit: 柿子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