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禪定、靈修》:人性並存魔與神、惡與善一體兩面

《瑜伽、禪定、靈修》:人性並存魔與神、惡與善一體兩面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我們一樣,悉達多太子亦是凡人之身,內心存在著魔與佛,佛(覺)潛藏於小我表相當中,要喚醒內在的佛性,你要先有與它一樣的頻率,才能夠產生共振——直觀身心一切變化後,才能得到寧靜。

文:宇色

魔說、邪見?——照見心中的魔性

言語上不傷害他人,出於真誠且對人是有所幫助,並且長時間研讀經典——這是言語的苦行。

——《薄伽梵歌》17.15

在東方的世界——尤其是台灣——裡,人們對魔的概念並不陌生,而且,魔與佛的關係就如孿生子般,在宗教世界、身心靈領域中緊密相扣著。

事實上,「魔」一詞是舶來品,出自於印度,原文為「魔羅」(巴利文、梵文為mara),在傳統佛教神話中,魔指的是障礙人們通往涅槃圓滿、修持善心的不善鬼神,又可稱為「魔障」。

在台灣的佛教中,擾亂他人與自己身心修行、破壞諸善積德之事的念頭與行為,包括內心的憤怒、貪心、比較,甚至是因忌妒心升起的批評,皆可以用魔來形容,《大智度論》中載明:「奪慧命、壞道法功德善本,是故名為魔。」「慧命」指視修心為一種生命所需的智慧。因此,魔並不是一般宗教、宮廟口中所講,具有身形且能幻化為各式各樣形體的鬼妖魔魅。

一次,我正在課堂中教導對活化脊椎與腰椎有相當助力的半扭轉式(又稱魚王式),某位女學員因下半身疾患而無法做到位,正非常努力地克服身體帶來的阻礙。

此時,身旁一位不甚熟稔、不太清楚她身體狀況的學員突然開口說:「我想或許妳應該減肥,讓肚子小一點,我以前也是胖胖的,現在瘦了一點,就可以做到了。」這看似好心的建議,卻給了這位女學員心頭一個大打擊。其他學員也不知道該如何接話,身體略有不適的女學員沉默不言,這位不識相的學員又補上一句話:「妳應該要學我,不要這麼認真,偷懶一下沒關係。」

如果這句話不是魔說,什麼才是魔說呢?

這位學員以優於他人的我慢大肆批評別人,這已經阻礙他人的修行與精進,同時也註定她能從瑜伽中得到的助力有限了。從佛教義理角度來看,這便是一種魔說,但從瑜伽角度來說,卻不能因此抹煞掉她內心依然有的神性。

小小一間瑜伽教室內,也是充滿了各種佛與魔性的言語與行為。忌妒其他同學做出自己達不到的體位法;迷戀某位異性同學姣好或健壯的身材;自我批評、否定自己的能力,開口閉口就是:「我做不到 !」「這怎麼可能?」「這明明不是人可以做的。」「何必為難我?」

有人帶著一顆非解脫的瑜伽精神來上課,有人為了踢館或偷學某位老師的技術而報名,有人為了尋找伴侶而來,有人強迫別人來上瑜伽課,有人則是因為風潮而追隨某位瑜伽名師……這些都是個人私欲的魔性,帶著一顆邪見的心豈能在瑜伽中找到寧靜?

在《薄伽梵歌》中,奎師那說:「在這世間上的眾生分為兩類:神聖的與邪惡的。」神聖與邪惡本就並存於人心,神聖之心是勇猛、無畏、寬恕、純淨、無憎恨及無虛榮心,具備神性的力量,而虛偽、傲視一切、無禮、愚昧,則是通往邪見的心。我很喜歡高麗普照禪師《修心訣》中的一句話:「不怕念起,唯恐覺遲。」不管是善念或不善念、佛性還是魔心,都是人性的一部分,不要恐懼任何心的升起,更不必昧己瞞心。這世間具有單一神聖或邪惡之心的人,實在少之又少,我相信以上的心性都潛藏在你我心中,端看何種因緣誘發它們出來面對紅塵。

我個人很喜歡電影《怪物來敲門》(A Monster Calls)中,怪物對十二歲小男生康納.歐馬利講述的三段故事,每段故事都極富吸引力且帶有強大內省力量,第一段故事講述到,一個看似富強和平的王國背後所付出的代價:

人性並存魔與神、惡與善,世間事皆一體兩面

千年前,在古歐洲有一個國家,其安定繁榮是以三位王子的犧牲換來的——為了維繫和平強盛與人民的安全,三位王子分別力克巨人、邪龍與大法師而戰亡,皇后因憂傷三位王子的身亡而自殺,最後僅留小皇孫陪伴著睿智的老國王。

小皇孫一天天長大,他的勇猛與智慧帶給人民希望,眾人皆公認他是未來的王國接班人。在他即將成年之際,老國王續絃,娶了一位年輕的皇后,漂亮的新皇后讓老國王沉鬱多年的心再度燃起愉悅的火苗。只是,新婚沒多久國王就病了,皇后是女巫的流言於是蔓延至全國上下。

一日,國王在喝了新皇后端來的水過後,沒多久便撒手歸天。按皇室之規,小皇孫還未滿十八歲,便由皇后暫代皇孫統治王國。

皇后不願對皇位放手,企圖與年輕皇孫結縭共同治國,然而,小皇孫當時早已愛上一名農夫之女,雖然彼此的身分懸殊,卻仍然受到全國人民所祝福。小王子拒絕了皇后的要求,帶著心愛的女子連夜私奔,一日一夜後,來到了一棵千年紫杉樹(也就是劇中所指的怪物)下休憩。隔天早晨,他發現身旁的情人竟躺臥在血泊之中,已無生命跡象。

小皇孫憤怒地回到城內,對百姓宣稱皇后是一名處心積慮、預謀篡位的女巫,甚至對農夫之女狠下殺手。小皇孫發動了全國暴動,並號召怪物的魔力,一同攻向住在皇宮內的壞皇后。

另一方面,大敵當前的壞皇后卻沒有做出任何傷害百姓的事,最後,怪物在動亂之際救走了壞皇后。動亂平息後,小皇孫順理成章地登基,一直到多年後駕崩,始終都是一位萬民愛戴的君王。

康納聽完這個故事後,非常的不解與驚訝。為何怪物反過頭來營救壞皇后呢?原來,壞皇后雖有一統全國之心,卻沒有謀殺老國王與農夫之女,老國王確實是病逝的,農夫之女則是皇孫親手殺死的,他深知憤怒的民心能助他取得皇位,才包裝出這個謊言。

這個故事中,誰是好人、誰又是壞人呢?

皇后一心覬覦皇位,卻無殺人和害人之心,皇孫為了推翻皇后而說謊搧動人心、殺死心愛的女子,他是殺人犯、政治家,同時卻也是一位愛子愛民的好國王——人性是複雜的,同時居住著魔與神,沒有人完全良善,沒有人完全是邪,就如同我的信仰神——瑤池金母教導我的:「這世間沒有完全善與惡之人,真善無邪之人只存在天堂,全然邪惡就在地獄,人在世間是要學會如何掌握自己善與惡的力量,而不是去批評別人言語、行為的善與惡。」修行是如實看見內心的世界,觀照它、覺察它,同時學會如何控制它,帶它前往你要去的地方。

修練瑜伽的目的,是能讓我們了了分明地看見內心這兩股力量,並藉由身體培養心,讓心有能力決定該以惡或善的力量來處理人世間的一切問題。《瑜伽經》將世間一切物質分為悅性、激性與惰性三種,沒有任何物質與心性是純粹單一,都是三種元素的融合,因佔比不同而顯現出不同的樣貌。一個完全悅性、良善的人,內心依然存有激性與惰性的元素,只是他懂得控制心讓彼此平衡;一個傲慢、愚昧無知、偽善之人,只是因太多因緣讓惰性的能量得以彰顯,卻不能斷言他內心沒有悅性的能量。

在此分享一段佛陀與波旬之間的故事:

波旬是根除人性良善的魔界之王,常擾亂危害想要修行之人,當波旬以大神通了解到未成佛前的悉達多太子正通往覺悟之徑,日後將傳法渡化眾生、解脫苦境,達到圓滿成佛之道時,便派遣名為愛欲、樂欲和貪欲(一說欲望、成就與悔恨)的三位魔女(一說是五位)前往菩提樹下,欲擾亂太子修道之心。

悉達多太子正入寂定,不受三位魔女的色誘與挑逗,波旬見三心無法阻擋悉達多太子的入定,便親領眾鬼兵魔將、以萬箭齊發之勢威脅悉達多太子,要他立即下座離開菩提樹,回到迦毗羅衛國去享受太子在今生應有的榮華富貴,否則將讓他萬箭穿心、死於樹下。

悉達多太子統攝一心、置若罔聞,波旬盛怒,命眾鬼兵魔將萬箭齊發,悉達多太子心繫正念,盡散祥瑞之光,護衛全身。無奈之下,波旬只得領眾鬼兵魔將回歸魔界,並放狠話說:「末法期,令魔子魔孫、魔徒入僧團,披佛法袈裟,壞其佛法!」

悉達多太子黯然不語,波旬說:「成佛之人是不說謊,但是,你也知道人的命與心的關係。」命由心造,佛陀言:「因果不虛,自做不義之事受必自斃,世間人豈能避免。」

佛陀是一位偉大的覺悟上師,其成佛之道正是克服內心魔性、點亮佛性的修習法門。佛法無垠殊勝,卻仍然受限於因果不變的循環中;波旬在哪裡?它就真實地活在我們的心中。然而,當一個人能夠了了分明地照見自心的魔性,便已力克千古年前佛教傳說中的波旬與魔女了。

這段佛陀悟道力克心魔的故事,清楚地描寫人性、魔性與佛性三者之間的拉扯,在對抗隱藏在人性的魔時,佛陀只是以禪定正念的寧靜來面對內在心魔,如實地看、觀察、接納自己內在本質的一切。與我們一樣,悉達多太子亦是凡人之身,內心存在著魔與佛,佛(覺)潛藏於小我表相當中,要喚醒內在的佛性,你要先有與它一樣的頻率,才能夠產生共振——直觀身心一切變化後,才能得到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