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一個「台灣OTT平台們的大平台」,電視和網路不再是年齡的分界

想像一個「台灣OTT平台們的大平台」,電視和網路不再是年齡的分界
Photo Credit: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商機就在那裡,下一步等著被吞噬還是要穩穩地茁壯,都是我們的選擇。

文:珮姬狐

前日新聞,很高興看到台灣OTT成立線上影音協會,終於懂得團結勢力的重要性,但這只是開始的一小步,面對現在大者恆大的資本怪獸愛奇藝、美國Netflix、韓國的LINE TV的洶洶來襲,未來的OTT的全面擴散,會是一場資金怪獸戰國時代的開打。

OTT是什麼?

根據維基百科,OTT指的是「over-the-top」服務。Over the top本身原為英文中的籃球用語,意指「過頂傳球」。通常是指內容或服務建構在基礎電信服務之上,從而不需要網路業者額外的支援。該概念早期特指音訊和影片內容的分發,後來逐漸包含了各種基於網際網路的內容和服務。典型的例子有Skype、Google Voice、微信、網際網路電視等。

面對這世態的攻勢,台灣是否開始思考內容就是文化侵襲的重要性,這一點在這幾十年的韓劇瘋身上,相信全球都看得很明白,要如何反轉而不被吞噬,台灣影視似乎還在無頭蒼蠅找尋生機中。

身為在影視界的小小從業人員和OTT的重度使用者,筆者認為現在我們還是卡在線上線下的傳統思維而無法跳脫框架,傳統的OTT還是大家各自架站,各自買版權,各自設立APP。在版權觀念已經逐漸建立的現代,即便觀眾也想落實使用者付費,卻面臨到數十家平台,卻沒有一個有足夠豐富的影視庫,而各自都有獨家製作的內容。所以當消費者想要觀看,總是需要零零散散購買好幾個會員,有些名單重複性又高,讓使用者的消費經驗親近性很低。即便我們有那麼多業者,付費習慣還是無法被普遍建立,轉身去找國外或是對岸更簡易的,因此內容製作單位無法拿到應有的回收,還是會陷入沒有經費製作更好內容的惡性循環。

試著讓我們幻想起飛一下,台灣有強大的面版硬體製造業,如果可以一起合作,創建出「台灣OTT平台們的大平台」,他不負責內容收購,不需要把資金砸在版權的無底洞,只負責創建出一個結合所有業者的商業金流系統和版面,消費者只要購買一次的會員或者是自選套裝方案,就可以收看所有的內容。觀眾如果點選想看的戲劇,就會連結到原本的OTT站上,結合了電視系統,我不用開電腦,我只要打開電視就有LiTV KKTV4gTV麥卡貝網路電視CatchPlayELTA愛爾達電視歡樂看FainTVfriDayGagaOOLalaHamiVideomyVideoVidol巴哈姆特choco TV公視……。

甚至可以結合像是PressPlay鼓勵YouTuber的內容訂閱方案,我在電視上每收看一次,創作者就累積一次觀看點數,讓觀看消費的資金回到本土內容創作者身上,不管是劇組、OTT、YouTuber,甚至也可以加上獨立媒體或電子書,還有那些比較本土的電影,讓他們有更多經費去經營更有品質的內容,一方面推廣台灣的戲劇文化,這才會慢慢形成健全的體制循環。

另外,電視遙控器的設計也需要被打破,在「滑世代」如此盛行的如今,電視遙控器依然維持難用的按鍵設計,要選擇一部電影觀眾可能要按個20次才能找到想要的那一部,如果遙控器是一個觸控,我可以語音輸入想看的那一部,甚至直接拋掉遙控器,結合到人手一台的智慧型手機,讓每個人在隨時隨地,用手機App安排好想看的節目表單,回到家我只要按下Play鍵,抱著剛買回來的鹽酥雞,躺在軟軟的沙發上,就是一個享受的夜晚。

而且最後還希望能達到結合網路升級,如果有新版本的改良,我不需購買新產品,直接網路更新,並能結合為其他家庭舊有的電視也能使用。

在現代,「網路是年輕族群,電視是長輩族群」的鴻溝還是如此壁壘分明,如果可以把線上線下做完整的結合,讓長輩們親近年輕人熱門收看的網路影音,也可以讓原本已經逐漸走下坡的電視面板銷售,多了一門商業型態。而當這個型態開始慢慢建立,使用者的數量變多時,這就會是一個龐大的數據,有了這個數據可以拿來做產業研究或是像是收視率指標,對下一波即將來臨的人工智慧浪潮,這些內容分析一定會有其意義和應用是價值的。這一套完整的系統結合如果可以落實的話,反攻到海外去,因應各個國家的收視習慣,結合他們當地的OTT未嘗不無可能。

像是Apple Music、Spotify如此的全球化而巨大,在台灣KKBOX還是能夠屹立不搖,依然是台灣使用者的第一首選,如何好好的接地氣,做好本土化,會是可以對抗的優勢。商機就在那裡,下一步等著被吞噬還是要穩穩地茁壯,都是我們的選擇。

請台灣的業者們,別再單打獨鬥,好好幹一場漂亮的群架吧!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