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世界人才報告:台灣雖高居亞洲第3,但生活成本高留不住人才

2017世界人才報告:台灣雖高居亞洲第3,但生活成本高留不住人才
Photo Credit: caio_triana@Pixabay CC0 Creative Common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大國發所副教授辛炳隆說,台灣因高等教育擴張太快、學歷貶低化,相對稀釋了專業領域人才,在國內無對應勞動市場下,台灣培養的人才只能外流到國際市場。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20日公布「2017年IMD世界人才報告」,台灣在評比的63國家或地區中排行第23,位居亞洲第三。這份報告是挑選有關教育、勞動市場等約30項指標,再彙整為「投資與發展人才」、「吸引與留住人才」及「人才準備度」三大指標,評估全球63個國家或地區在競才方面的表現。

今年評比全球前5名為瑞士、丹麥、比利時、奧地利及芬蘭,台灣排名為第23。以亞洲來看,台灣落後給全球排名第12的香港與第13的新加坡,領先全球第28的馬來西亞及全球第31的日本。

台灣「吸引與留住人才」名次最低

「投資與發展人才」排名全球第25,優勢表現項目為企業重視員工訓練及健康環境,但劣勢是公共教育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重及中學教育師生比為全球第46與第45。

「吸引與留住人才」排第26,優勢項目為個人有效的所得稅為全球第9,但劣勢是生活成本及人才外流同樣排名第47,商業環境吸引外籍人才及企業將攬才、留才列為優先事項排名也不佳,為第44及第38。

「人才準備度」為第22,優勢項目包括學校重視科學教育,外籍大專以上學生移入則為全球第12,表現不佳項目是語言人才及勞動成長力,分居全球第36及第34。

學歷貶低化,台灣須找到「關鍵性人才」

對目前面臨的人才外流困境,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辛炳隆說,台灣因高等教育擴張太快、學歷貶低化,相對稀釋了專業領域人才,在國內無對應勞動市場下,台灣培養的人才只能外流到國際市場,這是意料中事。

辛炳隆認為,就產業面分析,還是要看市場機制,企業常說找不到人才,不願增加薪資,待遇太低,最終無法吸引國內外人才,導致產業缺乏國際競爭力,引起負面的循環。

他指出,立法院剛通過的人才專法,透過法規鬆綁攬才、留才,剩下是企業本身對提升價值、增加社會責任的認知,政府該做的都已經做,最終不可能補貼企業人才的薪資。

辛炳隆建議,台灣應該學習新加坡的模式,配合產業發展找到所謂「關鍵性人才」。現在人才專法通過後,逐漸健全法制面,政府針對前瞻性的產業找到人才,對產業與勞動市場才有整體提升的效用。

國發會:《產創條例》增加企業獎酬,可改善留才環境

國發會官員表示,政府已針對留才、攬才、育才三大面向,提出21項具體策略,以完善台灣人才的培育、延攬與整備。

在吸引及留住人才方面,立法院已通過《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並優化稅制與通過《產業創新條例》,增加企業獎酬工具運用的彈性,預計將可明顯改善台灣留才及攬才環境。

在育才方面,政府刻正強化外語能力,推動開放性彈性學制,並強化跨領域數位人才之培育,以提升台灣人才的培育與整備。

台灣人才恐有長期隱憂

IMD世界競爭力中心資深經濟學家賈柏耶樂(Jose Caballero)指出,台灣今年總體表現不錯,但若進一步看細項指標,長期來看台灣有其憂慮之處。

他認為台灣的公共教育支出占國內生產毛額(GDP)比例,及中學教育師生比還有成長空間。其次台灣吸引及留住人才評比排名不佳,例如生活成本、商業環境對外籍人才吸引力及企業將攬才、留才列為優先事項等。

賈柏耶樂認為,短期內台灣不會有太大的人才問題,但長期而言恐怕得憂心,特別是當人才外流又無法吸引外籍人才移入時,不平衡的現象需特別注意。

他表示,以瑞士為例也有人才外流問題,但瑞士有很好的競才環境與條件,能夠吸引很好的人才流入。重點是流出與流入需達成平衡,才能讓國家保持人才競爭力。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