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振豐專欄】「日本」的誕生與皇國史觀

【辜振豐專欄】「日本」的誕生與皇國史觀
美國東印度艦隊的四艘黑船|Photo Credit: 辜振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界上的起源物語,大多是英雄以勝利者的姿態建國。但日本竟然在挫折和恐懼中建立國家,從而找到身分認同。這個基礎就是日本的皇國史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日本人喜好勝利者,如德川家康、豐臣秀吉,但對於敗者更存有崇敬之心,例如源義經、石田三成、明智光秀、西鄉隆盛。這些屬於敗者一族,經常在時代小說和電視劇劇亮相。明年NHK大河劇將推出《西鄉隆盛》,敘述這位幕末的悲劇英雄。

其實,這跟日本的建國歷程息息相關。這個國家到底如何形成的?早期,從書中如《三國志》「倭人傳」中,提到邪馬台國女王卑彌乎,本身是女巫,一度是扮演統治者的角色。日本人相信天照大神是老祖宗,地位至高無上,即使黑道山口組領導人的交接儀式,也要祭拜天照大神。

為何有一套神話能夠取信民眾?這要牽涉到日本歷史的挫敗。早期,日本列島到處都是部落,經濟慢慢發展之後,以國為單位的實力,開始遍布各地,所謂「國」就是「城」而已,並非近代的國民國家的形態。早年,各國豪族擁兵自重,其中以倭國勢力最大,時時可以發號施令,但因為跟周遭的中國、朝鮮互動密切,相互的外交和商業往來。當時,朝鮮半島分成百濟、高麗、新羅。朝鮮半島內亂之際,唐朝部隊和新羅聯合起來攻打百濟,這時和百濟交好的倭國出兵援助,但六六三年,百倭聯軍在白村江口卻被唐新聯軍打敗。

倭國敗戰之際,退回列島,時時面對恐懼、死亡,此時深信只有團結起來,才能夠抵抗外來勢力。如此一來,便建立日本國。但剛剛建國時,人人心中依然感到焦慮、不安,於是統治者開始編造建國物語,以穩定內心,同時建立身分認同。此後,《日本書紀》開始亮相,內容敘述天照大神的子孫降臨大地,後代的神武天皇發動東征,建立日本,因此日本人是神國子民。這套皇國史觀影響極為深遠,甚至為明治維新之後的軍國主義,建立理論基礎。

國家民族總是會有一套神話,說明來龍去脈。如《舊約聖經》「創世紀」,敘述猶太人祖先耶和華上帝如何創造大地和亞當夏娃。又如羅馬建國史詩《埃涅阿斯紀》,敘述特洛伊遭到希臘人攻城之際,女神維納斯命令英雄伊尼亞斯率領一批武士,搭著船到義大利半島建國。

世界上的起源物語,大多是英雄以勝利者的姿態建國。但日本竟然在挫折和恐懼中建立國家,從而找到身分認同。這個基礎就是日本的皇國史觀。

日本面對周遭國家時時感到不安,於是就鎖國,但有時有要學習外來文化,搞好外交關係,於是又開國。例如,平清盛統治期間,開發博多港,大力發展跟宋朝貿易,到了鎌倉幕府時代轉為關閉自守。大家熟悉的德川家康掌權之後,深怕洋人作亂,於是再度鎖國,只准許跟荷蘭人和中國來往。

按照精神分析的說法,嬰兒出生之後,幾個月內一直處在誇大妄想的狀態中,無法分清楚自我和他者。嬰兒認為媽媽是他身體的延伸或一部分。等到感覺媽媽變臉或打罵,便有了挫折感,同時發現自我跟他者是有所區別的。人就是在挫折的過程中,同時擁有自我。日本學者岸田秀指出,日本的建國過程,如同嬰兒在挫折的過程中,找到身分認同。接著,慢慢長大之後,開始編造自己的故事。

國家民族有起源物語,人也有自己的故事,日常生活中,自己會跟朋友提到自己的成長故事,來建立自己的身分認同。但有些人的故事往往極為誇張,讓人無法相信。例如,有人出身卑微,但成長過程中為了生存,時時遭到羞辱,覺得自己深受迫害,一旦有了地位,為了穩定內心,驅除不安,便開始虛構自己是出身於貴族之家,

這種故事往往帶有隱蔽起源,自我欺瞞。其實,帝國主義的形成,就是具有被害者意識和劣等感,一旦強大之後,便開始模仿加害者。例如,英國早年受到羅馬殖民,也被諾曼人侵略,而俄羅斯先後被蒙古人統治,一度遭到拿破崙入侵,等到開始強大之後,則搖身一變,成為侵略者。到了一八五三年,美國東印度艦隊培里強迫日本開放港口,日後便啟動明治維新。但明治維新也是從被害者轉變成加害者,從而建立帝國主義的過程。

經由語言文字創造歷史,法國人深諳此道,法文單字hisrorie意思是歷史、史學、物語,另外又指「虛構」、「瞎掰」。歷史的呈現,不管長短,信者恆信,不信者也大有人在。記得中學時代的教科書,提到秦始皇派遣方士徐福,率領三千男男女女到海外,尋求長生不老的仙人藥,於是在日本列島落地,建立日本國。這則物語的背後動機,其實是根植於中華思想。

《日本神話故事》:神武天皇是秦始皇派遣的方士徐福?

日本過去的皇國史觀有時候讓日本人脫離現實,以致於面對歷史,或解讀歷史,往往荒腔走板。例如,蒙古部隊大舉攻打日本,船艦卻遭到大風一一吹散,面對這種異常的自然現象,竟然解讀為神明保佑,從而發出神風解救日本。

日本的動機是基於挫折恐懼,創造「神國物語」,而進一步的造字過程,心存警戒,除了採用一部分漢字,也挪用漢字偏旁造出平假名,到了日後的外來字彙以平假名表示。例如,麵包是パン,百貨公司則是デパト。顯然,日文的形成過程是有助於建立日本人的身分認同。至於面對外來的宗教,也轉化一番,如佛教進入日本,允許出家人結婚,享用肉食,甚至一身花花綠綠的袈裟。顯然,這就是日本文化所形成的主體性。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