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懷民宣布2019年退休,曾受《紐時》讚揚的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將接任

林懷民宣布2019年退休,曾受《紐時》讚揚的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將接任
Photo Credit:Wikimedi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懷民的接班人、雲門2的藝術總監鄭宗龍,幼時賣過鞋、也因吸毒受過保護管束,而他帶領的舞團雲門2,如今成為台灣年輕藝術創作者發表作品的重要平台。

(中央社)

雲門舞集今(22)日發布新聞稿,雲門基金會董事會已同意藝術總監林懷民的退休規劃,林懷民將於2019年底自藝術總監職位退休,之後會繼續擔任雲門基金會董事,而董事會也同意,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將在2020年接任雲門舞集藝術總監。

70歲的林懷民原是著名小說家,1973年創辦雲門舞集,是台灣第一個職業舞團,也是華語社會的第一個當代舞團,至今已累積90齣舞作。

雲門表示,林懷民將在明天下午「關於島嶼」的彩排記者會上親自宣布退休計畫。

編舞狂人,一場車禍讓林懷民慢下來

現年70歲的林懷民獲獎無數,包括有「現代舞諾貝爾獎」美譽的「美國舞蹈節終身成就獎」,法國文學藝術騎士勳章,德國「舞動國際舞蹈大獎」的終身成就獎,更被《時代雜誌》選為「亞洲英雄人物」。

林懷民自學編舞,不斷創新風格,《白蛇傳》、《薪傳》,《九歌》、《流浪者之歌》、《水月》、《行草三部曲》、《稻禾》等舞作歷演不衰,成為台灣兩三代人的共同記憶。

1988年至1991年,雲門曾短暫休息,後又復團。長年來,他們年年有海外巡演,是文化部近年的台灣品牌團隊代表,也是國際舞台上最活躍的華人表演團體。

不過2016年12月,林懷民因車禍右腳粉碎性骨折。手術2週後,他到淡水雲門劇場,躺在床上,繼續編舞。

林懷民第90齣舞作《關於島嶼》將於11月24日,在台北國家劇院世界首演,2018年2月起,將前往英、美、法、德、俄等國做世界巡迴。

我不過是個機器、是雲門的「吉祥物」

《中央社》報導,2016年年底,林懷民出了車禍,右腳粉碎性骨折。林懷民說當下自己意識清楚,冷靜地想著自己是「撞車了」、「感覺到右腳是完了」,一路聽著救護車「喔伊喔伊」,他腦子卻很清楚。

因為忙碌,林懷民的腳步總是匆快,快到他對很多日常都失去了感覺,時間的過隙,也快得讓他差點忘了,年輕時是個小說家,曾出版過短篇小說集《蟬》。

「不能寫了,沒有感覺了。我上半年不過答應人家寫一篇推薦書稿,從6月拖到7月又拖到8月,我不會寫了。」聊起寫作,林懷民抱怨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快得他沒辦法定心,無法安頓自己的內心所想。

「我不過是個機器、是個螺絲,被plan的,每天每件事被排好好的。啊,我也是個吉祥物,有誰誰誰到雲門參觀,我就要被推出去…,你知道,我的工作就是那麼多。」

因為這一場車禍,林懷民說自己學會了慢,因為也只能慢慢等骨頭長好,慢慢復健、慢慢走。而這場車禍,也意外促成林懷民下定決心退休。在21日董事會後,雲門正式對外宣布,2019年的年底,林懷民將卸下藝術總監職,交棒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

曾在龍山寺賣拖鞋、吸毒受管束—雲門新舞蹈總監是誰?

雲門的新舞蹈總監鄭宗龍,是台北萬華人,從小就跟著家人在龍山寺附近擺攤叫賣拖鞋,在廟街成長的童年觀察到當地生活中呈現各種的人體姿態,感受陣頭文化活動影響,成為了鄭宗龍舞蹈創作中的重要元素。

鄭宗龍多年好友、作家謝旺霖觀察,從小會學跳舞的人,大多來自上層社會階級,但鄭宗龍出身普通家庭,家裡是拖鞋工廠,從小在萬華擺攤叫賣拖鞋,是「很熱情、重感情,也很天馬行空的人。」

鄭宗龍6歲就自行報考舞蹈班學習舞蹈,國中時叛逆翹課、吸毒受到2年保護管束,當時觀護人盧蘇偉帶鄭宗龍去當義工,透過服務社會弱勢族群讓鄭宗龍看見人生百態,這一段經歷,也成為鄭宗龍的創作養分。

2002年鄭宗龍加入雲門舞集,參加過《行草》、《薪傳》與《水月》等演出。後來因為當兵時受的傷,使他放棄舞者生涯,卻在舞蹈家羅曼菲的鼓勵下開始編舞, 2006年起,為雲門2編創了《變》、《牆》​​​​​​、《裂》、《樂》、《莊嚴的笑話》​​​​​​​、《一個藍色的地方》​​​​​​、《杜連魁》​​​​​​​、《來》​​​​​​​等8支舞作,2014年應林懷民之邀,出任雲門2的藝術總監。

《中央社》報導,鄭宗龍於2012年前往紐約研習,當年他的《牆》在紐約演出,《紐約時報》評語寫下:「鄭宗龍導入截然不同的動作語彙,輕盈巧轉,如芭蕾般優雅…...舞者將舞句的內涵,舞得淋漓盡致,令人激動。」

毋須紐約,有萬華「就夠了」的編舞家

2016年,兩廳院台灣國際藝術節委託鄭宗龍創作舞作《十三聲》,鄭宗龍與音樂人林強合作,挖掘台灣古老、俚俗、與逐漸凋零的文化記憶,受到觀眾及舞評的熱烈回響。

其實,從2011年起,鄭宗龍就開始嘗試回溯自身的文化,探究台灣本土的信仰與沿革。

《天下雜誌》報導,2015年的雲2春鬥,鄭宗龍的舞作《來》以萬華的廟會陣頭、乩童起乩的動作畫面,和張狂多彩的廟宇特色為創作來源。

林懷民說,最高興看到鄭宗龍「一步一步把自己走回萬華」,林懷民說,我們總覺得自己不夠好,我們只會嚮往遠方,但「每個人都需要回家」。林懷民說,鄭宗龍去過紐約,見識過了,然後他回家,「萬華就夠讚了,挖毋免去尬紐約(我不必去紐約)!林強的節奏就夠好了,挖毋免貝多芬(我不需要貝多芬)!」

雲門舞集的舞者只跳林懷民的作品,但雲門2則與不同年輕編舞家合作,是台灣年輕藝術創作者發表作品的重要平台。也因為如此,成為林懷民接班人的鄭宗龍,未來將如何帶領雲門向前,也格外受到外界關注。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