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建築師呂大吉:對大稻埕迪化街徒步區的四個批判

專訪建築師呂大吉:對大稻埕迪化街徒步區的四個批判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稻埕是否能重現「南街殷賑」的盛景?迪化街徒步區自今年九月開始實行後,大稻埕變得更好了嗎?建築師呂大吉說,過去近二十年來,大稻埕歷史街區的發展,是「雖有計畫,卻欠管理」的。對於大稻埕現今的發展應該如何更好,來看看曾任職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並在迪化街深耕數十年的建築師呂大吉怎麼說。

大稻埕是否能重現「南街殷賑」的盛景?南街殷賑是台灣日治時期畫家郭雪湖1930年的膠彩畫名作,也是台北市立美術館的鎮館之寶。迪化街在2017年9月起開始成為假日徒步區,同年10月份更是第三屆「大稻埕國際藝術節」的舉辦地,這些事,在在讓人聯想到郭雪湖畫中所描繪的熱鬧繁華。

南街就是迪化街嗎?南街只是迪化街的一部分。按當地人的稱呼習慣,迪化街以民生西路為分界線,以南稱為「南街」至南京西路為止,以北稱為「北街」至民權西路為止。南街的稱呼延續了清治時期的原名,而北街的稱呼則是清治時期的中街、中北街、普願街、杜厝街及益保裕街這五段街道的合稱。

迪化街的徒步區是如何執行的?在地方人士的建議下,迪化街一段(歸綏街至南京西路)自2017年9月起,每周日10至17時試辦行人徒步區。試辦範圍及時段內,除緊急用途車輛外,限制任何汽機車及自行車出入及通行(於迪化街與各側巷的交叉口設置路障及交通義勇警察,以下簡稱義交),僅允許行人通行。徒步區內的路邊停車格,若於管制開始前已停車者,仍允許停車,但禁止移動。

迪化街的徒步區為什麼能夠實現?是拜商業型態的改變之賜。從前的迪化街,商業型態以批發為主,載貨車輛需頻繁進出,現在的迪化街商業型態則以零售為主,因此引入徒步遊客才是重要的。

那麼,徒步區成真後,對於大稻埕的未來發展,我們是否就可以樂觀看待?

「大稻埕缺的是憂患意識,這裡的崩壞速度比建設速度快!」呂大吉建築師於2017年11月14日接受筆者訪談時這麼說。呂大吉與大稻埕的淵源甚深,1990年代,他曾任職台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在該局的迪化街工作室擔任組長,後來自行創業,開設建築師事務所,大稻埕有好幾棟歷史街屋就是他負責整修的,此外,他更在迪化街經營「大稻埕旅遊資訊站」,提供觀光資訊及專屬大稻埕的文創商品。

23768917_1457618101002869_1093537134_o
Photo Credit:呂大吉
螢幕快照_2017-11-23_下午12_13_05
Photo Credit:邱秉瑜

有計畫卻欠管理的大稻埕歷史街區

呂大吉說,過去近二十年來,大稻埕歷史街區的發展,是「雖有計畫,卻欠管理」的。

台北市政府於2000年將大稻埕附近地區(民權西路、延平北路以東進深30公尺線、南京西路以南進深30公尺線、環河北路一段所圍合的區域)指定為「大稻埕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並頒布了主要計畫與細部計畫。

對於這座全市首個「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的未來發展,台北市政府當初的期許是什麼?從《大稻埕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主要計畫》的計畫預期效益之一,我們或許可以看得出來:「保育具歷史價值的傳統街區,重現大稻埕的歷史風貌,展現台北市的都市發展歷程及文化特色,為邁向國際性都市的台北,創造出具歷史風貌的文化形象。」

然而,根據呂大吉的觀察,現實卻是:

  1. 在大稻埕,假日的街頭活動,並未和一般商圈有明顯差異,以永樂市場前廣場為例,便已發展為假日招商市集,不符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的精神。
  2. 大稻埕的若干地方組織,雖然也希望街區有更好的發展,但卻空有滿腔熱情而欠缺相關專業能力。

呂大吉呼籲,公部門需更強勢地主導大稻埕歷史街區的發展。如何做?理想上,應分兩步驟:先形成發展願景(文化性的願景,而非商業性的願景,如此才能避免人人謀求自己利益最大化),再形成行動計畫(根據前述願景,指出缺乏的服務設施,並予以補足)。

願景應由公部門與地方共同討論而形成。但,實務上,願景可能無法在短期內就形成,因此,也可以先觀察大稻埕的有什麼明顯的問題,再透過整備街區空間來解決這些問題。迪化街徒步區,就是個觀察問題的好時機。

23825882_1457617637669582_1633278566_o
Photo Credit:呂大吉
呂大吉批評,台北市政府試辦迪化街徒步區,並沒有一份完整的計畫來協調市府各單位的行動,造成了以下問題: 義交費用僅由政府負擔,每個月約台幣 9 萬元,目前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全額負擔,等同於全市納稅人替直接受益的店家出錢來舉辦徒步區。
23825601_1457617751002904_258624426_o
Photo Credit:呂大吉
擺攤等行為佔用道路空間:徒步區的馬路上,有人設置攤位販售文創商品,以低廉的擺攤租金,與店家展開不公平的競爭;而店家的因應之道,乃是紛紛把店前騎樓外的道路空間對外出租,不然就是紛紛把貨品或飲食座位擺到路上。但上述這些行為,其實都是為謀私利而對公有道路空間進行的佔用,不但有違法之虞,在已然狹窄的徒步區道路上更阻礙行人通行。

對迪化街徒步區的四個批判

呂大吉批評,台北市政府試辦迪化街徒步區,並沒有一份完整的計畫來協調市府各單位的行動,造成了以下問題:

  1. 停車未淨空:市府雖舉辦徒步區,卻並不要求店家移除門口停放的車輛,行人實際可通行空間因而受限。
  2. 缺乏行人休憩設施:徒步區內,並未一開始就規劃街道傢俱如椅子等行人休憩設施,對行人不夠友善,後來才由商圈組織提供。
  3. 擺攤等行為佔用道路空間:徒步區的馬路上,有人設置攤位販售文創商品,以低廉的擺攤租金,與店家展開不公平的競爭;而店家的因應之道,乃是紛紛把店前騎樓外的道路空間對外出租,不然就是紛紛把貨品或飲食座位擺到路上。但上述這些行為,其實都是為謀私利而對公有道路空間進行的佔用,不但有違法之虞,在已然狹窄的徒步區道路上更阻礙行人通行。
  4. 義交費用僅由政府負擔:迪化街徒步區的義交費用,每個月約台幣 9 萬元,目前是台北市政府交通局全額負擔,等同於全市納稅人替直接受益的店家出錢來舉辦徒步區。

針對迪化街徒步區的以上問題,呂大吉分別提出了建議:

  • 淨空停車:對於徒步區,市府似乎抱持著「先求有,再求好」的心態,因此深怕得罪地方人士,進而不敢觸動店家的敏感神經。其實,每年的迪化街年貨大街為期兩周,門口無法停車,也並沒有店家抱怨不便。所以,徒步區封街時,市府應禁止店家前方的停車,違者予以拖吊。
  • 提供座椅:徒步區內應提供座椅讓訪客可以休憩。
  • 取締道路空間占用:為確保優質的假日徒步休憇空間,市府應開始取締違規的道路空間占用行為。
  • 義交費用改由商圈組織支付:徒步區義交費用應由受益的店家來負擔才公平合理,但要店家多拿錢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可透過以下兩件事來促成商圈組織(台北市迪化商圈發展促進會)支付義交費用:(1) 重新檢討義交配置,減少人力需求,讓每月費用降至台幣四萬元左右,每年費用控制在台幣50萬元以內;(2) 年貨大街期間,商圈組織向每戶店家收取台幣九千元的搭建攤棚及清潔費用,今後可要求各攤位盡到基本的垃圾分類與整理責任,並基於搭建攤棚的廠商每年都重覆使用同一批鐵皮浪板和竹篙而與之重新議約議價,如此一來即降低了年貨大街的成本,產生結餘,再用結餘來支應徒步區的義交費用。
23798576_1457622021002477_2009333094_o
Photo Credit:呂大吉

應整備迪化街的公共通行空間與街道景觀

對迪化街徒步區進行批判後,呂大吉繼而指出,大稻埕的街區空間需要整備,可採「先減量,再設計」的原則來做。至於到底是什麼事物需要被整備?可歸納為「公共通行空間」與「街道景觀」兩方面:

公共通行空間的整備

南街禁止停車。台北市有哪一條街道像南街這樣,店家可以在騎樓擺貨,而不受政府取締?如果歷史街區的店家可以享有這樣的特權,那麼,同時也應該盡到義務,不得再將車子停在自己店門口的馬路上。南街目前並未劃設收費停車格,讓店家免費停車並不合理,應全部訂為禁止停車地帶。

北街騎樓確保通行空間。北街的店家前方道路都有收費停車格,在不更動停車現況的情形下,轉而規定店家騎樓需留設一定的公共通行空間,讓行人可以順利通行。

側巷全面淨空。迪化街的側巷應全面禁止停車。如何能做得到?可考慮用兩件事情作為交換條件:容許側巷居民可不受限於大稻埕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的規定而將建築容積蓋至原有的上限、給予側巷居民於淡水河防洪堤外收費停車場的停車優惠待遇。

街道景觀的整備

全面整頓招牌。店家的招牌看板一個比一個大,對生意沒有實質幫助,卻破壞了街景,應「棒子與胡蘿蔔」雙管齊下,全面整頓:既有的招牌,若為合法申請核可者則保留,若為非法則一律拆除,並重新擬訂新特色小招牌的相關規定,讓各界設計好手得以發揮專長。

管線地下化。電線等有害景觀之物,應在地下設置簡易的共同管道來收納。

建築物立面的夜間照明。以打光的方式,像國定古蹟臺灣總督府鐵道部那樣,讓迪化街上的歷史建築物風貌在晚上也能好好呈現,營造出大稻埕的夜間觀光特色,使天黑之後仍有遊客造訪,店家就可以延長營業時間。

人們應以批判代替樂觀 促使北市府改革大稻埕

對於每年10月份舉行、今(2017)年已是第三屆的大稻埕國際藝術節,呂大吉表示支持,尤其是藝術節的重頭戲「時空劇場 - 1920 變裝遊行」作為每年一次的固定節目,他認為更是十分有利於大稻埕的地區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