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周邊安全形勢挑戰,從川普亞洲行之後才要開始

中國的周邊安全形勢挑戰,從川普亞洲行之後才要開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俄羅斯外,中國的外交政策還沒有明顯的成功。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的成績並不亮眼,台灣不光軍費開支增長,島内親中勢力開始衰弱,美國和台灣關係也未因爲川普的訪華而衰弱。日本安倍晉三再次強勢連任,修憲極有可能實現。

文:魯斯濱(國立臺灣大學政治學系國際關係組學生)

如果你看中國地圖,你會發現除了最上面的俄羅斯之外,很難發現有和中國友好的國家。即使周邊國家領袖和中國領袖會面次數不少,但我們還是會有這種感覺。

這不得不説到中國與其周邊國家關係的主要特點:兩面手法,軟硬兼施。

這個手法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也就是一面宣示(象徵性)上的友好,簽署一些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的雙邊關係相關條約和文件;而另一面則是做出相應的遏制中國和北韓戰略,而這卻是實質性的,尤其是這構成了對於中國地緣上的戰略壓力,是實實在在的威脅。

也就是説站在中國的外交角度,實質性的戰略威脅早已大於象徵性的外交友好,最直接的體現來自於川普(Donald Trump)的外交政策。川普將不會在美國太平洋政策的政治軍事層面上改變方向,而會以​​更大的決心和連貫性維持舊有方針。印度-太平洋概念成爲川普版的「重返亞太」。

RTS1JOGG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川普呼應日本提出「印太戰略」

此次亞洲行川普的亞洲外交政策已經非常明顯,是以中美關係為主軸,也就是説中國是川普亞洲政策裡面的核心,這也宣示了中國是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其實川普的做法不可謂不聰明,雙面外交顯然最符合美國利益,不與中國貿然挑起正面的經貿衝突。他沒有如其承諾的那樣,在總統任期的第一天就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同樣也未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45%的關稅:他擔心兩國會因此全面爆發貿易戰,產生不可估量的後果。

目前,貿易戰爭得以避免,或者說至少被推遲了。因爲這會直接衝擊美國經濟,使得川普原本已經夠糟糕的内政火上加油,所以川普並沒有對操縱匯率國這一事多提,對於其貿易順差也是歸咎於前任的問題。川普和習近平簽署了一系列看似金額龐大(2,500多億)的經貿大單,但含金量引發外界懷疑,並且充滿很多非正式合同。這一系列總計2,500億美元的交易中,有許多並非完整的正式合同。雖然宣布的這些交易吸引了媒體關注,並讓中美政府面上有光,但是一些商業團體認為,在中美貿易中那些更難應對的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

川普中國之行把重點放在了商業協議上。相比之下,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在深化結構性改革相關談判,以及遏制北京重商主義產業政策方面,沒有取得明顯的進展。

許多經濟學家和商界領袖稱,專注於達成商業協議無助於川普達成遏制美中貿易逆差的目標。去年美國對中國商品貿易逆差達3,470億美元,今年貿易逆差可能進一步擴大。等於說,這些表面風光的協議無助於解決美中貿易逆差問題,何況其中有眾多的非正式合同。

所以很明顯,這秉承了我們上述所説到,各國最愛和中國玩的「兩面手法」。這次訪問充滿了十足的象徵性,川普成功順利讓中美關係在表面上顯得相對友好,而這對於美國可以帶來什麽好處?

  1. 彰顯川普的外交成績。
  2. 緩和亞洲緊張局勢,讓中國繼續遏制北韓。
  3. 讓中國繼續被周邊國遏制的同時,讓中國的高層對美國無法預測的外交政策相對不那麽緊張。

在訪問中國後,川普又宣佈了印度-太平洋的概念,顯然有遏制中國的意味。無論如何解讀,印度的地理位置,是直接構成中國邊境壓力的主要來源。畢竟印度是全球軍力第四名的國家,僅次於中國。而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想法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率先提出的,川普採用了這個構想,想當然這是符合了美日共同的利益(川普在和安倍會晤中還提出了向發展中國家投資需遵循的「公開、透明、有助於解決當地就業、不給當地政府增加財政負擔」等幾條原則,而這歷來是安倍政府抗衡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旗幟)。

RTS1JNPV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雖然川普並沒有深入去談印太這個構想,但無論如何,中國不得不開始要比以往更注意印度這個充滿野心大國的局勢。

回顧從歐巴馬時代到今日,對於中國來説周邊國家的戰略威脅是與日俱增。韓國部署薩德、日本的修憲、印度的軍力擴張、台灣的軍費支出提高、南海國家的軍力擴張等等。因此我們很明顯的看到了近些年中國開始主動做出反制。如南海爭議其實就是中國主動製造出來,以自己的海軍實力來試水溫,除了鞏固中國在南海的利益,主要目的也是希望和美國在南海的勢力形成抗衡。

一帶一路亞投行則是中國的長期戰略,這個戰略讓人想起了美國的馬歇爾計劃,但中國的主要問題在於,和美國所主導的世界秩序相比,中國缺乏真正的盟友,或者可以説是幾乎沒有。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充滿著中國和各國之間的利益交換和猜忌,以及同時要面對美日的競爭,而中國與周邊國家關係更是可以用糟糕兩字來形容。

而中國内政問題也不少,19大後中國領導人把重心放在了内政,中國的經濟成長開始進入轉型的階段,經貿發展成爲中國的政策第一優先。雖然稱不上是内憂外患,但足以稱得上内外都要耗一番不小的功夫了。在這個節骨眼上,中國對於周邊安全形勢的國家外交態度開始明顯的戰略性軟化,不過中國始終不會放棄自己的原則。

以目前來看,除了對俄羅斯外,中國的外交政策還沒有明顯的成功。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的成績並不亮眼,台灣問題倒是愈來愈糟,台灣不光軍費開支增長,島内親中勢力開始衰弱,美國和台灣關係也未因爲川普的訪華而衰弱(美國過會通過美台軍艦互訪案)。日本安倍晉三再次強勢連任,修憲極有可能實現

RTS197G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先不説中國的這些對外戰略是否成功,因爲時間還太短,無從評論。但想像一下,如果今天你是一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以及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領袖時,在周邊安全形勢日益嚴峻的情況下,爲了維護本國外交以及地緣政治利益,你會發現習近平能做的都已經做了。

從川普此次亞洲行,表明中國的地緣政治挑戰現在才開始。

台灣如何面對?

台灣是攸關中國領導政權的核心内部問題,中國不會降低對台灣在國際上打壓的力道,以及軍力上的遏制,但中國整體外交發展宏圖上台灣並不是第一優先,所以對於台灣已經形成一個固定的模式,靜觀其變。台灣如有動作,就主動介入,接近冷和平狀態。

基於上述,各國愛玩的「兩面手法」也適用於台灣的兩岸政策,一面象徵性的持續恢復與大陸在一定程度上的關係。另一面則繼續鞏固和日美關係,加強非邦交國的實質關係(如日,美,歐)。目前川普領導下的美國政府通過了親台法案(軍艦互訪),這對於台灣是一個重要的象徵性保障。

總體來看,回顧馬英九時代至今,每當中國對台灣政策越強硬(外交或軍事上),從以前在台引起的恐慌情緒,則現在轉變為引起更大反效果(反中情緒升溫),這也使得中國對台的恐嚇效果開始明顯減弱。回顧現在,台美關係並未因蔡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受到波動,反倒是蔡英文過境美國時受到了高規格接待。

而在硬實力上,台灣的經濟雖然並沒有明顯的進步,但也沒有明顯的負增長,和日本較爲相似,是一個穩定的低度增長狀態。在軍事上台灣繼續保持本身軍力發展,盡量讓中國若要攻打台灣海峽的代價增大,和美軍事合作關係也在往正向發展。在軟實力上,隨著台灣年輕一代人口逐漸增長,台灣的主體認同開始出現,同時使得台灣出現了和中國完全不同的獨立文化以及價值觀。這個文化和認同隨著時間浪潮的趨勢,中國難以讓其改變。

中國的周邊安全形勢挑戰,現在才開始。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