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戰士之墓,與淵遠流長的戰爭歲月

無名戰士之墓,與淵遠流長的戰爭歲月
Photo Credit: Tim1965@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至今日,雖然退伍軍人節已經失去與一次世界大戰的部分連結,也不再只是為了賦予戰死軍人榮譽,但是無名戰士之墓依舊是這個節日儀式的核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Lily Rothman
譯:黃獻寬

週六(11月11日)是一年一度的退伍軍人節,美國的典禮在11月11日的上午11點準時開始,一個花圈被放到了阿靈頓國家公墓(Arlington National Cemetery)的一個無名戰士的墓碑上。這個儀式已經持續了半個世紀之久,不過這個被視作無名氏之墓的墓碑,與歷史歲月的淵源卻能追溯到更久以前。

現在被稱為退伍軍人節的節日,是源於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週年的停戰紀念日,並在1930年代成為國定節日。因為這個原因,許多有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國家同樣在週六有紀念儀式,通常稱為「停戰日」或者「追憶日」。

前往阿靈頓朝聖無名戰士之墓(世界各地也同樣會朝聖無名軍人的墓地),在戰後迅速成為美國政要與軍人家庭停戰日的傳統。

1921年,戰爭結束三年後,那位無名戰士於當時美國總統沃倫・哈汀(Warren G. Harding)所主持的儀式中下葬。正如《時代雜誌》後來所報導的,雖然當時所被選擇的遺體獲得的待遇極其光榮,但在美國人的心中,那個墓地所具有的指標性意義更加無可取代:

阿靈頓簡單的墳墓中,科羅拉多的白色大理石,圈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在法國喪命的一名美國無名士兵。這具遺體是陳列在馬恩河畔沙隆(Châlons-sur-Marne)市政廳的四具美國士兵遺體之一,由美國陸軍士官愛德華・楊格(Edward F. Younger)所挑選出來。那時候,這名在戰場上受過兩次傷的退伍軍人走過四具棺木,在第二具棺材上放上玫瑰。「我走過第一個……,然後是第二個,接著似乎有什麼讓我不禁停下腳步。」楊格(他現在也躺在阿靈頓公墓)說:「似乎有個聲音對我說:『你的伙伴在這兒。』我不知道自己在那裡站了多久,但我最終決定把玫瑰放在第二具棺木上,再退到室外的陽光下。」

然而,原先期望第一次世界大戰將是「結束所有戰爭的戰爭」的想法在幾年後破碎了,「停戰日」所象徵的意涵也隨之改變。1954年,美國國會正式通過將「停戰日」改為「退伍軍人節」,因為正如艾森豪總統(President Eisenhower)當時所說:「在這幾年之間,美國捲入了另外兩次巨大的軍事衝突,不論生死,數以百萬計的退伍軍人為國貢獻了偉大的榮耀。」(紀念日是為了紀念戰死於戰場上的戰士而設立,年代更為久遠,最早可追溯至美國內戰戰後。)

於是,後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韓戰、越戰中征戰的軍人,也都得到了在阿靈頓下葬的榮譽。但在越戰過後,無名戰士之墓卻遇到了另一個問題:當次戰爭的無名士兵應該是要和他戰時的同袍葬在隔壁,但是現代辨識科技和小規模戰鬥的戰爭風格,讓1972年時,所有的部隊都得以辨識出身份。因此,越戰的「無名戰士」在1984年被挑選出來的時候,人們一直有個疑惑,這具遺體是真的無法辨識,還是在戰後約10年才被挖掘出來的無名屍。

時至今日,雖然退伍軍人節已經失去與一次世界大戰的部分連結,也不再只是為了賦予戰死軍人榮譽,但是無名戰士之墓依舊是這個節日儀式的核心。「如果戰爭持續下去,那喪命的軍人所做的一切是否徒勞無功?」當時的人們都有這樣的疑惑,曾經獲選為「無名戰士之墓」安葬儀式的護柩人,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士艾文・約克(Alvin York)曾回答過這個問題。

「那些問我們『你怎麼會投入戰場』這個問題的人,忘記了一件事。沒錯,我們為了確保民主精神,加入了上一次的戰爭,而那次戰爭持續了一段時間。」他說:「那些戰士為之奮鬥的是自由與民主,這個精神是如此的珍貴,以致於你無法經由一次戰爭就將其鞏固,並且高枕無憂。只有那群願意為之奮鬥的人才有資格享有自由及民主這樣甘甜的果實,而願意為此不斷奮鬥的人,才有資格持續保有它們。」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