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服務員「把屎把尿」月薪只有3萬,賴清德:就當做善事、做功德

長照服務員「把屎把尿」月薪只有3萬,賴清德:就當做善事、做功德
Photo credit:行政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賴清德致詞時表示,「那我們照服員在照顧老人,會說啊,三萬多塊錢,好像不划算,工作的條件已經超過忍耐的程度,愛心施展有一點點困難,我要在這邊也要勉勵照服員這是一做個功德,一個做善事的行為。」

衛福部今(24)日舉行長照2.0專線「1966」專線開通記者會,賴清德致詞時提到,長照第一線的照顧服務員 (以下簡稱照服員),目前月薪只有三萬,雖然不划算,但呼籲照服員當作做善事、做功德。

《中國時報》報導,衛福部今舉行長照2.0專線「1966」專線開通記者會,當民眾自覺、或認為身邊親友有長照需求,卻不知道從何找尋資源時,只要撥打該專線,便有專人接聽提供諮詢,並進一步替民眾進行評估,並設計規劃長照服務菜單。

賴清德致詞時表示,台灣65歲以上老年人口已超過14%,其快速老化的現象,也讓政府必須提出政策因應,今年上路的長照2.0,就是要讓民眾看的到、找的到、用的到、付得起,目前長照社區據點已有約700點,未來也將在全台所有鄉鎮區公所,均設置一個大型的A據點,每個國中學區設一個B據點,每三個里設一個C據點。

賴清德說,相較長照1.0,長照2.0增加了更多服務,也納入了更多服務對象,但民眾如果不知道細節也沒關係,只要拿起電話,撥打1966,就有專人詳細替你解說,非常方便。

《聯合報》報導,賴清德表示,因應老化社會,賴清德感謝總統蔡英文與立法院的支持,去年長照1.0預算達50幾億,今年長照2.0預算約300多億,明年則有800多億,但是經費再多、點再多,仍需要再多加一個「愛心」。

目前長照的服務對象,不是失智就是身障,屬於長時間的身心靈問題,不管是病人本身,身體與心靈的需求家庭等都需要拿出愛心、耐心,還是要忍耐,協助他們,才能把事情做好。真正進入到職場,碰到困難時,有時不是說講愛心耐心包容心就可以解決的,可能大家想,這是助人為快樂之本。

賴清德說,自己常講幫助別人就是做功德的事,台灣是一個功德社會,台南市地震時,全台警消一下就趕下來,細問之下,才知道他們看見消息就直接就下來,沒有回去跟太太說,沒有回去整理衣物,因為救人如救火。當時台南市開放募款,一周內就湧進40幾萬筆的捐款,台灣社會真的很了不起。

此時賴清德提到長照第一線的照服員,「那我們照服員在照顧老人,會說啊,三萬多塊錢,好像不划算,工作的條件已經超過忍耐的程度,愛心施展有一點點困難,我要在這邊也要勉勵照服員這是一做個功德,一個做善事的行為。」若是真的碰到困難的,也希望衛福部這邊有機制可以解決。

《ETtoday》報導,賴清德24日下午前往台東繼續下鄉行程時道歉,強調自己沒有把話說清楚,造成誤解。他從來沒有要求照服員以做功德來取代合理薪水,而是要表達人在遇到困難壓力時,會產生一種「昇華」機制。

賴清德表示,每一個人碰到困難和壓力時,心裡會產生一個機制,就是昇華。「所以我們常講,在政府給予的薪水儘量提高的狀況之下,也可以自我認定為這是在做善事,是在做功德。我們從來沒有要求第一線的照服員以做功德來取代應該給予合理的薪水,從來都不是這樣的,我想先後次序我們必須講清楚。」

最後,賴清德再度重申,他講這話的深意,並不是要顛倒過來,令整個薪資的惡化不去改善,然後只用一個道德的喊話,要求大家做功德,絕對不是這樣子。

根據《愛長照》介紹,照服員主要工作是照顧失能、失智的病患或身心障礙者,在高齡化的社會,失能失智的長者越來越多,照服員的需求也因此增加。而照服員工作依照服務地方可以分為三種,薪資狀況也各有不同

  • 醫院:一對一照顧,24小時看護,月薪4-5萬。
  • 機構:機構包括護理之家、長期照護機構、日間照顧之類。一對多,可能輪班,收入20k~32k。
  • 居家服務:一對多,照服員必須自行到病患家中,以小時計費,交通時間不算,時薪200元。

《自由時報》3月報導,從事第一線照服員的門檻並不高,只要年滿16歲、國小畢業以上學歷、健康良好的本國籍者或領有工作證的外籍人士,都可參加「照顧服務員」課程培訓,取得證書後即可從事相關照顧工作。

不過,照服員工作繁重,協助病患、失能者或身心障礙者生活起居事宜,提供身體、生活照顧及家事服務;說難聽點,就是「把屎把尿」也要包辦,但時薪只有200元,領月薪的也僅三萬元,大多數是中高齡或二度就業婦女在做,很難吸引年輕人投入。

《報導者》報導,以居家照顧的照服員來說,到一個病患家的時間必須維持在一個鐘頭內,但工作包括測量生命徵象,幫病患洗澡、檢查皮膚,評估他的臉部表情及氣色,洗好澡後開始處理個人衛生清潔,像是剪指甲、擦乳液,有時候要陪同聊天懷舊,讓病患有一些情緒感官方面的刺激,有時還必須備餐與餵食。

門諾法人附設長照培育中心林淑儀表示,過去,一般大眾對照服員的印象,就是停留在「骯髒」、「辛苦」、「危險」的「3D」標籤裡(Dirty, Difficult, Dangerous)。

如果要填補長照照服員的人力缺口,最關鍵的還是要透過薪資與專業形象的提升,扭轉社會大眾對3D(Dirty, Difficult, Dangerous)照服員的負面刻板形象,才有機會引入年輕的照顧工作者投入長照領域才能吸引更多年輕人力進入這個產業。否則現在45-55歲這階段的照服員主力人口,不消五年也變成需要照顧的人了。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