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L編輯部實習心得:從不同的角度看自己的窘迫,才能成長得更紮實

TNL編輯部實習心得:從不同的角度看自己的窘迫,才能成長得更紮實
Photo Credit: Fent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碩一上學期,我申請了關鍵評論網的編輯部實習生,錄取後主要負責校園版相關事務。除了想知道數位媒體內容的產製過程,也想看看在創業四年後的「新創公司」會長成什麼樣子,當然此次經驗不能通則化,但也是個一探究竟的切口。實習接近尾聲,前面提及的的這兩個疑惑,也各自有了解答。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編輯部實習生(龔郁雯Fenta/陽明視覺文化研究所碩一)

我們第七屆實習生共同負責的專案是「關鍵評論網-校園版」,七月底開設臉書粉絲專頁,分享以大學生為主要讀者的貼文、圖輯與影片。因為第一階段要經營粉專,我雖然是編輯部的實習生,但也學習了不少和社群行銷相關的處理。初期,我常常卡在編輯和社群編輯這兩個身分之間:作為編輯,我想推的文章是我覺得「值得被推廣、被注意的議題」,但一來這是我的個人偏好,二來是寫作上的呈現不一定吸引人(更精確地說,嚴肅主題的書寫多半是更加枯燥、難以下嚥的);作為社群經營者,我必須要思考這篇貼文是否能吸引讀者來看、是否能激起回應,我自己喜不喜歡這篇文章不重要。也因此,始終覺得不踏實,因為兩個選項只能二選一。

但誰說兩者不能兼顧?計畫負責人S說:「不應該去猜測你的讀者喜歡什麼樣類型的文章,然後餵給他們,應該是你要怎麼和他們溝通、怎麼聊你選出來的文章」。社群經營不是投其所好,而是要溝通、引發回應。如此說來,編輯和社群小編的差異倒也沒那麼巨大,因為編寫文章的初衷,正是要傳遞資訊、和讀者聊天,或刺激討論。

在實習前,我對編輯的想像,幾乎以《重版出來》的熱血菜鳥黑澤心為原型,但在這五個月中,覺得最用不到的就是情緒。並不是說要冷冰冰地坐在電腦前打字打到天昏地暗,而是在面對一份稿件時,冷靜的閱讀和思考才是更必要的。我一直記得某次編輯例會上,S編說:「這不是在寫網誌或個人部落格,你寫出去的文字都是上萬人在看的。」過於習慣想什麼就寫什麼,我沒有認真想過自己對「拿筆寫字」(或敲鍵盤打字)的態度,忽略了拿不同支筆寫字,文章力道或影響力也理所當然不同,態度上也應該更加謹慎。

「要有目的性地組織文章」,或許是我這次最大的收穫

在討論校園版的通識教育專題時,L總編提出的疑問(當你假設多數大學生對於通識教育是營養學分保持著高度共識時,你要如何激發討論),所隱含的問句就是:「這篇文章你打算怎麼寫才能達到預期效益。」不只是文字本身,在與J編工作時,也常常因為文中配圖沒找好、圖片文字根本沒有說明,反覆地被退件與修改。文字的選用、分段的節奏、配圖的合適程度都要相互配合,才能讓文章成為一顆子彈,精準地打中目標。

又或許,上述的編輯樣態只適用於關鍵評論網。成立了四年不能再算「新創」,但公司確實還保留著更多的彈性與發展,例如:開放式的辦公室、工作上自主作業、較為自由的上班時間等。我最直接的感覺是,這裡的工作有種「先做再說,不用拘泥於工作SOP,做著做著就能因應狀況修改,自然就有SOP出來了」的草莽感,並不是草率,而是不畫地自限。權益的保障也在推動中,如:選出勞方代表、組建性別平權調查小組等,這一類的制度化趨勢,倒不一定等同於組織僵化。雖然我沒在別的公司待過,但和周圍已經在上班的朋友一比,這裡的氛圍相對輕鬆許多;對實習生而言,是個付出與收穫能有所平衡的地方。

02屏東採訪
Photo Credit: Fenta
屏東部落托育聯盟的採訪。不論是事前資料的閱讀,或當下與報導人的互動,都讓文字更加具體,也因為這種重量而學到了書寫應該更加謹慎。

對我來說,這次的實習經驗讓我看到新媒體的內部運作、認識一些有趣的人、接觸以往不曾碰過的知識,最重要的是有實際的練習和產出。當然也有煩悶和卡關的時候,像是寫粉專貼文的引文寫到頭腦燒燒、找圖找了一整個上午還是無所適從、聯絡合作對象卻始終被已讀......,這種時候只能想想L總編說的,編輯也是一種手工藝,安慰自己「好吧,那就有耐心一點慢慢磨吧。」至少,在校園版草創的過程中,從無到有、一點一點地設計和推進,看著現在的成果,虛榮心多少還是有被滿足到哈哈。

IMG_7865
Photo Credit: Fenta
實習的起點,關鍵評論網校園版~從無到有的規劃和執行,雖然常常覺得煩悶,但還是很開心參與其中。

在關鍵評論網實習到底值不值得?答案當然因人而異。我並不後悔,因為從不同的角度看自己的窘迫,才能成長得更紮實實吧。我的這半年充滿了故事,也期待之後的校園版,有你來接續寫故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子槿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官方部落格』文章 更多『TNL 公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