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些疾病與上帝格外有關,患病者究竟是受到庇佑還是遭到詛咒?

某些疾病與上帝格外有關,患病者究竟是受到庇佑還是遭到詛咒?
Photo Credit: solarisgirl@Flickr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時至今日,疾病經常彷彿憑空出現,但我們的祖先已經發現疾病的原因或來源難以想像又看不見。幾千年來,看不見的微小生物侵入體內導致疾病的理論感覺怪異又難以置信,因此許多人相信疾病是遭到神祇詛咒或邪靈入侵。

19 世紀,肺結核擁有浪漫的形象。許多疾病使身體產生醜陋的變化,肺結核則可使體重減輕、皮膚白皙和雙頰緋紅。作家藉由它創造絕美的悲劇男女主角,再迎向命定的毀滅時依然保持不食人間煙火的美。此外,也有人認為肺結核可提升性能量和激情,對女性而言尤其如此,讓女主角的性吸引力倍增。這種疾病帶來的不適和痛苦則被掩蓋下來。

全面性懲罰

上帝能懲罰特定的族群或個人,當然也能降禍給整個社會、甚至全世界。繼洪水之後,瘟疫被視為上帝的武器。舊約聖經提到發生在埃及的瘟疫時,曾說它是上帝降下的懲罰。這些瘟疫包括癤瘡以及私處腫脹(通常被解讀為痔瘡),這種症狀可能是鼠蹊部淋巴腺腫大。

史上最初關於腺鼠疫的記述描寫了西元541-542年拜占庭查士丁尼大帝在位期間侵襲歐洲的查士丁尼瘟疫(Plagueof Justinian)。這場瘟疫從埃及橫掃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堡),最高峰時每天有一萬人因此喪命。根據編年史家普羅柯匹厄斯(Procopius)記載,屍體來不及埋葬,只能任意放置街頭。西元600年的瘟疫則導致歐洲將近一半人口死亡。

有人認為這場瘟疫把歐洲帶入黑暗時代,使歐洲的知識和文化進展明顯停頓數個世紀之久。醫師無法控制或治療這種疾病時,許多人隨即轉而尋求宗教慰藉。

14世紀中期,黑死病再度侵襲時,許多基督徒把它視為當代的大洪水,是全能的上帝掃除世上的罪人及懲罰人類罪刑的手段。1348年,義大利作家喬凡尼・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提到黑死病時說:

致命的傳染病襲來⋯⋯原因可能是天體作用,也可能是上帝的震怒懲罰我們邪惡的行為。

在此次和其後的鼠疫大流行中,虔誠的信徒乞靈於自我犧牲和迫害他們認為不虔誠的人,徹底根除罪惡的根源就能終結懲罰嗎?猶太人和穆斯林都曾被當成代罪羔羊,被指為帶來瘟疫而成為受害者。後來幾個世紀,為了緩和瘟疫而建造或奉獻教堂給上帝相當常見。威尼斯於1576 年遭到瘟疫侵襲時,總督和上帝達成協議,如果上帝終結瘟疫,威尼斯就建造一座救主堂。但上帝並未立刻兌現這筆交易,經過九個月,五萬人因此喪命後,瘟疫才告結束。直至今日,慶祝瘟疫結束的節慶依然在每年七月的第三個星期天舉行。

  • 三重瘟疫

鼠疫桿菌(Yersinia pestis)可能造成三種傳染病:

  • 腺鼠疫:源自被帶有這種細菌的跳蚤叮咬,把鼠疫桿菌引入淋巴系統。這種鼠疫的特徵是淋巴結腫大及劇痛。現代抗生素治療尚未問世前,約有60% 的患者在數天內死亡。
  • 敗血性鼠疫:同樣源自跳蚤叮咬,但鼠疫桿菌沒有進入淋巴系統,而是進入血液中。如果沒有適當治療,絕大多數患者會在24 小時內死亡。
  • 肺鼠疫:原因則是吸入鼠疫患者咳出或吐出的體液中的鼠疫桿菌。這種方式是鼠疫的主要傳染途徑,傳染力極強,而且通常有致命性。

這三種鼠疫都會造成皮下出血而使皮膚發黑(因此又稱為黑死病)。儘管外在表現差別相當大,蕭利亞克依然發現腺鼠疫和肺鼠疫是相同的疾病,並在著作《偉大的外科手術》(Chirurgia magna )中加以區別。

  • 普羅柯匹厄斯筆下的查士丁尼瘟疫

這段時期發生瘟疫,人類幾乎全數滅絕……這次瘟疫無法以文字描述,也沒有辦法解釋,只能歸因於上帝。如果它發生在世界上某個地區或某些人身上,或是侷限於某個季節,我們就可依據這些狀況找出原因,但它涵括整個世界,危害全人類的生命。……任何有人居住的島嶼、洞窟或山嶺都逃不出它的魔掌…………我不清楚疾病的多樣性究竟是出自個人體質的差異,或者只是依循上帝讓疾病降臨世界時的想法。——普羅柯匹厄斯,《戰爭史》

瘟疫與戲劇

11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
死神用大鐮刀砍殺14 世紀的鼠疫患者。

德國的上阿瑪高(Oberammergau)鎮遵守1633年鎮上居民的承諾,每隔10年演出上阿瑪高受難劇。他們發誓,如果上帝讓他們免於受到當時肆虐此地區的瘟疫侵擾,他們就每隔十年演出一次宗教劇。這項交易似乎果真奏效,瘟疫的死亡率從3月時的20%降到7月時僅1%,而且從未達到其他地區的超高死亡率。現在許多外國遊客前來欣賞受難劇,為該鎮帶來可觀的收入。

  • 握在人類手中的天譴

人類遭遇極端危險的事物時,常見的反應是用它來攻擊他人,瘟疫也不例外。史上第一次以瘟疫當成武器的紀錄發生於1346年的卡發(Kaffa),當時圍攻卡發的韃靼軍隊使用投射器把瘟疫死者的屍體拋入城內,使居民感染瘟疫。二次世界大戰時,日軍也曾經使用類似的手段。日軍把裝滿帶有鼠疫桿菌的跳蚤的陶罐投入中國城內,使數千人感染鼠疫。此外,據說美軍在二次世界大戰後曾經打算以鼠疫當成武器。蘇聯更曾經在位於歐博倫斯克(Obolensk)和諾沃希伯斯克(Novosibirsk)的生化武器實驗室中培養出一種毒性極高且對抗生素有抗藥性的鼠疫桿菌。

瘴癘之氣

儘管中世紀普遍流行的宗教性觀點認為某些疾病是上帝有意直接施加於人類,醫療界依然試圖提出更科學的解釋。即使如此,這些努力依然難以排除上帝之手,只能解釋上帝如何彰顯自己的意志。當時還有一種想法,認為上帝製造流行病時並非特地針對個別病例。這些看法都與患者擁有不等控制能力的近似原因有關。

有個存在許久的早期解釋是體內某種平衡或流動出現混亂。以平衡為基礎的人體模型通常偏重整體,提出的疾病模型認為疾病來自內在。依據這類模型,疾病源自人體本身,只要解決體內的不平衡就可治癒疾病。現代醫療科學有某些面向符合這個模型。人體的生化平衡可能因為完全內在的理由而造成病症,只要恢復體內的化學平衡,就可治癒這類病症。除了神力以外,最初被提出的疾病外在原因是瘴氣(miasma),也就是有毒的空氣。

瘴癘疾病模型最早源於希波克拉底認為熱導致蔬菜和植物腐敗,因而產生有毒的氣體,在人體內部造成嚴重的高熱。

瘧疾(Malaria)在義大利文中意為「惡氣」,長久以來一直被認為源於流行這種疾病的沼澤地帶釋放的惡性煙氣。其他許多熱帶疾病也被認為源於有毒的空氣。中世紀之後,歐洲和中東地區許多對抗鼠疫的方法是淨化空氣,以好空氣取代壞空氣,或是完全避免呼吸受污染的空氣。有些人開著窗戶,讓冷空氣進入室內,但關上窗戶防止暖空氣進入,此外還焚燒有香味的木料和香、隨身攜帶香花、洋蔥或大蒜等辛香類植物。鼠疫醫師戴著有喙狀長嘴的面具,內部放置氣味強烈的香料植物,藉此防範瘴氣和阻擋腐爛屍體的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