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民主遇上流氓:佔領中環的暴力陰影

當民主遇上流氓:佔領中環的暴力陰影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看見太陽花學運,白狼在立法院外叫囂,直接點名某些學生,議場外甚至有人砍傷學生,暴力對於民主化的威脅仍未消。而香港民主化訴求也出現不同程度的暴力干擾,企圖製造恐懼來分化香港社會,延遲香港民主的希望。文明與野蠻雖然只有一線之隔,但文明對野蠻莫可奈何,面對暴力挑釁和衝突,更需要勇氣與理性去面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全球民主化運動的過程中,以暴力攻擊民運人士,用來恫嚇公民社會,成為威權國家回應民主化浪潮的負面手段之一。

在俄羅斯,記者、政治人物、社運參與者,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甚至謀殺;同樣情形也出現在埃及、敘利亞、巴基斯坦、土耳其等國,暴力延後了民主的希望,近年的香港,也出現類似情況。

從佔中開始的幾場論壇或公開活動開始有「愛字頭」團體到現場干擾,記者遭受攻擊,雨傘運動民眾在街頭遭到言語咆嘯甚至毆打,直到國家機器透過暴力執法用催淚彈鎮壓示威民眾,便衣警察將抗爭者拖至路旁毆打。

香港的法治建立不易,對政府的信任卻能毀於一夕,即使佔中最後無疾而終,再次壓制了香港民主的訴求,管治問題只會加深,北京將更難贏得世界的尊重。

(相關文章:港警暗處圍毆示威者 「濫用私刑」清場片段曝光 928香港佔中現場畫面:警方向抗議者擲催淚瓦斯

佔領旺角現場觀察:人為介入製造群眾對立

巴士經過海底隧道進入九龍,街景也和香港島有些微不同。乘坐巴士原經九龍最繁華的彌敦道,卻因為公眾事件而停駛在上海街,只能下車步行。

前一天旺角傳出暴力攻擊事件而風聲鶴唳,繁華的彌敦道曾是香港六七暴動的現場。1967年中國大陸鬧文化大革命,本地左派也受到煽動,發起「反英抗暴」,在香港各地群起攻擊港英政府,而最後港英鐵腕鎮壓,但也間接使得港英政府更加重視殖民地政策,打壓監視國共兩黨在香港的活動以去政治化,成立廉政公署以及推行一連串民生政策,慢慢撫平民心為香港成為亞洲四小龍作好準備。今天的旺角也成為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13萬人的繁華商業區。

( 【影片】清廷割讓、英國殖民、日本侵略:一口氣看完香港百年命運 )

在彌敦道路面隨意走路,大概也只有年度封街馬拉松時才有這樣的機會,靠近示威者靜坐的亞皆老街附近,某些店家都拉下鐵門暫停營業,仍有講普通話的大陸遊客在旺角購物,如同香港的貧富差距在一線之間,佔領抗爭與購物消費仍舊可以在同一個空間並存,互不干擾。

在人潮之中很容易就和朋友沖散,到處都是藥房、金飾、電器手機專賣店,獨特地標越來越少,香港的街頭被洗得越來越千篇一律。很多香港人也知道,大幅開放陸客自由行,整個地價、房價隨之炒高,在房租昂貴的情況,老闆也只好選擇短線獲利的金飾、奶粉店,以符合大陸觀光客的短期需要,在過度開放的惡性循環中繼續運作。

爬到旺角地鐵站的出口,整個彌敦道就像哈利波特巫師大戰的現場,許多正氣師跟佛地魔的僕人散落在各地較量,在小說裡是不停用咒語揮舞,在旺角的現場則是遍地的舌戰辯論。佔中與反佔中的立場就在街頭開啟一場場街頭辯駁,有時相互叫罵,然後附近就圍上一群人拍照、錄影,湊熱鬧。

當佔中支持者辯駁反佔中人士啞口無言,人群就傳來陣陣鼓譟聲,反佔中人士論述不外乎集中於「香港都會被你們搞亂」、「你們擋住馬路其他人怎麼賺錢」、「你們沒有資格代表所有香港人」,像是串供般,不同的人卻講出類似的論述。也看到反佔中人士在光天化日下戴著口罩撐雨傘怕被拍照而躲躲藏藏,繼續與佔中支持者互相爭辯,不知道是「上面」指令不夠清楚,沒解釋「撐(支持)雨傘(佔領運動)」的意思,也有人取笑反佔中人士的廣東話不夠純正聽不懂,八成是從大陸過境下來製造衝突的。

爬上旺角地鐵站出口,整個彌敦道成為佔中與反佔中人士的舌戰競技場,遍地開花,四處都是圍觀的人群,旁邊大陸遊客依然繼續購物,不受影響。 作者自攝
香港佔中的暴力威脅

亞皆老街跟彌敦道的交界,已經搭起帳篷及小型講台,開放港人輪流發言。

與金鐘的佔領氛圍略有不同,旺角的集會草根味道較濃,輪流有不同年齡的港人上台發言,在不遠處偶爾傳來陣陣的叫罵聲,人群就在旺角街頭推擠。

我見到中年大叔對著小女生狂吼,非常歇斯底里的叫罵,也指著旁邊圍觀拍照的民眾,揚言要打人;也有前來支援的港人要保護佔中示威者,場面瞬間變成氣勢較量;也見到警察群體出動,疑似鬧事打人的對象被警察帶走時,卻被現場民眾用廣東話質問「需要幾十個警察保護一個人嗎?」、「不要讓他坐計程車走」、「檢查他的身分證(質疑是從大陸下來鬧事的,並非香港公民)」。

旺角現場的執法爭議,十幾名警員把反佔中人士帶離現場,途中警察用手搭在黑衣男子的肩上保護離開,現場民眾抗議這些反佔中人士被警方護送搭上計程車、進地鐵站後又出現在現場鬧事,而不是送進警局進行筆錄,而為何警方要出動大量警力保護一人。 作者自攝

這幾年對於香港民主運動的暴力騷擾越來越頻繁,不僅是愛港力、愛港之聲等團體到現場搖五星旗挑釁,或者發動反佔中大遊行製造香港社會被撕裂的表象,也有媒體遭到威脅、記者遭受暴力襲擊。包含佔中人士電郵也受到駭客入侵,許多人都收到系統告知state-sponsored attack的警告,會是哪個state,每個人或許都有不同的猜測解讀。

反佔中白衣大叔在旺角街頭對小女生飆髒話狂罵,引來其他佔中支持者圍觀,大叔責罵他有肖像權,並承認自己早上才剛從深圳進入香港,旁觀者取笑在香港,法律不保障參與公眾事件的個人肖像權,要肖像權就回去大陸。 作者自攝

香港警方對於旺角發生暴力攻擊的回應也讓人失望,港府回應是因為港人佔領旺角造成執法困難,警員改乘一個小時地鐵抵達旺角,但這個時間都可以從香港開車到達深圳。官員回應提問如何避免暴力事件發生,就是港人不要前往佔領現場,就不會發生衝突。對於警察選擇性執法、黑道暴力攻擊示威者,香港政府完全沒有提供對策。也有親中團體表示暴力是協助香港警方執法,讓更多港人無法忍受而挺身而出。

晚上金鐘再一次舉行大型集會,抗議暴力染指和平佔中,隔著維港也有反佔中人士在尖沙嘴集會。站在金鐘現場人群之中,掌聲從四周如雨點般散開,幾十萬人一起在金鐘,為了香港的民主走在一起,而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回歸後民主化的延後、政府施政偏向財團忽略民生,已經讓很多港人失望。香港的言論自由當然允許不同意見,但更多港人無法忍受是對意見不同就用暴力,反佔中人士大言不慚的聲明要用自己的方式代替警方執法,近年港警選擇性執法的爭議,也逐漸失去港人信任,認為香港警察公安化,作法逐漸回歸中國,踐踏香港的法治精神,不按照程序辦案。

金鐘集會現場,成為港人主場,這時廣東話幾乎暢行無阻,說國語反而引人側目,佔中期間大概是全香港空氣質量最好、港人比例最高的地區。 作者自攝。

當我們看見太陽花學運,白狼在立法院外叫囂,直接點名某些學生,議場外甚至有人砍傷學生,暴力對於民主化的威脅仍未消。而香港民主化訴求也出現不同程度的暴力干擾,企圖製造恐懼來分化香港社會,延遲香港民主的希望。文明與野蠻雖然只有一線之隔,但文明對野蠻莫可奈何,面對暴力挑釁和衝突,更需要勇氣與理性去面對。

在香港近年的社會爭議之一,是質疑暴力與中共的關係。港人懷疑中共動員在香港的「愛黨力量」,到佔中現場製造衝突,給予利益動員群眾,如台灣被質疑的走路工一樣在香港「製造」對立。引入黑幫暴力攻擊記者、佔中示威者,但這些指控沒有直接證據,若全部指向北京也不夠公允。

在香港的佔中若真的是中共指使,企圖壓制香港的民主,也只是在香港複製中國大陸的維穩假象,北京短期壓制人民訴求,配合媒體高唱主旋律歌頌社會和諧,只會激起港人主體意識,人心離中國越來越遠。

如果反佔中人士是自發到現場去「教訓」佔中,除了撕裂社會,暴力並不會讓港人退縮。有人質疑雨傘運動是暴力,但到現場觀察,將佔領中環與暴力劃上等號完全不符事實,只有政府及反佔中人士使用暴力對待撐傘的港人,運用暴力只是在表面製造混亂,佔中某程度依然反應香港社會的理性,在許多台灣人看來才顯得那麼平靜。

金鐘有數十萬香港人走出來,反對暴力,而港警暴力執法、黑幫介入抗爭,也逼得更多香港人選擇走出來,也成為佔領中環添磚加瓦的力量。 作者自攝。

而中國大陸,在光鮮底下暗潮洶湧,中國的維穩壓制,將每年幾萬起民眾抗爭封鎖鎮壓,留下的只是表面的和平,逼迫大陸民眾對於政府的抗議手段也走向極端。即使佔領中環最後以拖待變而不了了之,或者鎮壓收場,北京及港府只是用蠻力取得短期風平浪靜。

可預見明年及後年的香港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北京必會更大程度的干預香港政治,但在香港佔中累積的本土意識,將累積成一股巨大能量,將在未來某一天反噬,以更強烈的方式撼動北京。

周日午後,和認識多年的香港朋友及新生的嬰兒,一起在2003年爆發SARS嚴重疫情的九龍淘大花園用餐,商場早已恢復往常的熱鬧,熙來人往,完全看不出曾經的死寂。看著熟睡的小女生,不知道當她長大認識的世界,會是什麼模樣,而這一代港人將留給她什麼樣的未來,很大程度仍將懸在港人的意志與北京的意旨之間,繼續拔河。

責任編輯:楊士範
核稿編輯:歐嘉俊

▲ 面對龐大政權,港人堅決走上街頭爭取自己相信的價值。抗爭不只是一刻激情,香港佔中消息需要你持續關注:「關鍵評論網 香港」Facebook專頁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陳彥霖』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