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食安議題小文摘、吳志揚稱「覺得房貴不要買」、政院修正通保法 違法監聽大復活

懶人時報看什麼?食安議題小文摘、吳志揚稱「覺得房貴不要買」、政院修正通保法 違法監聽大復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吃的豆腐豆漿,大多來自國外給豬吃的「飼料級黃豆」,其中幾乎都是基改豆。日前,主婦聯盟等團體,要求政府至少應該規範校園午餐,必須改用「食品級黃豆」,相關部門卻相應不理。

黃哲斌:食安議題小文摘

小小的文摘,關於大熱門的食安議題,以及幾篇厚臉皮的破掃把推薦。

一,最新進展,歷經朝野挑燈攻防,簡稱「食管法」的《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草案,凌晨總算初審出爐,這裡是新聞

根據在野黨立委田秋堇的臉書,正值風頭上,執政黨不敢強渡關山,於是夾帶幾條強化食品管理的條文

第7條上櫃、上市食品公司應設實驗室,
第9條中央主管機關建立追溯追蹤系統、食品業者使用電子發票,
第10條對源頭管理十分關鍵的“分廠分照”及其落日條款,
第32條非食品業者不得規避、妨礙或拒絕衛生主管機關的查核,
第47條未依規定開立電子發票的罰責,
第48條未依規定設立實驗室的罰責,
第56條之1消費團體訴訟律師得請求報酬、勞工若因檢舉遭雇主不當對待時的訴訟費用由食安基金支付

======================

二,這次食安危機的立法啓示,有兩篇文章值得一讀,分別從日本與美國經驗,來談如何杜絕黑心商品。

真正促成日本政府決心修改「食品衛生法」的,是二○○○年爆發的雪印牛乳中毒事件。此一事件的起因,是著名的雪印公司位於北海道的牛乳工廠,那年三月底因故停電三小時,但在復電後重新啟動生產線時,廠方卻未當即把停電期間感染葡萄球菌的生乳廢棄,反而將之製造成低脂牛乳販售。結果,關西地區有一萬五千人因此中毒,成為日本戰後最大規模的食物中毒事件。有七十五年歷史的雪印公司,也在民眾的集體抵制下,宣告破產。

這個事件,讓日本政府決定廢棄過時的「食品衛生法」,重新訂定「食品安全基本法」,使日本正式邁入「食品安全」時代。在「食品安全基本法」中,強調對食品從「產地」到「餐桌」全過程的監督,具有預防性、透明性及適應性等三項特性。

  • 蘋中信:定義食品「身分」是關鍵(劉靜怡)

以美國FDA的「食品身分標準」(standard of identity)制度為例,聯邦政府透過法規命令制訂程序,以「成分、比例、配方或製造方式」來定義食品「身分」,符合上述各項標準者,才可用該食品名稱合法上市販售;而為了制訂「食品身分標準」,FDA則參考大量食譜,踐行正式聽證程序,至今制訂了二十類達300項的食品身分標準,形成將食安風險「提前管理」的架構。此種管制模式不僅提供判斷食品是否構成摻偽假冒的基準,也以事前預防手段禁止廠商在沒有提出科學證據證明食品「安全性」的情況下,任意添加物質於食品中,以免間接造成危害公共衛生和影響健保體系的結果。

======================

三,即使在風頭上,政府似乎沒有意識到,基改與飼料級黃豆的問題,我們吃的豆腐豆漿,原料大多來自國外給豬吃的「飼料級黃豆」,其中九成都是基改豆。日前,主婦聯盟等團體推動「校園非基改」,要求政府至少應規範校園午餐,必須改用「食品級黃豆」,相關部門卻相應不理,迫使民間發起「校園午餐搞非基」聯署行動。

「飼料級」或「飼料豆」是業者約定俗成的稱呼。正式名稱是「總豆」,九成以上都是基改作物。台灣人多數吃的豆子,和豬吃的飼料黃豆粉,都是同一來源,也就是散裝貨船的船艙,只是豆子的外觀漂亮程度有差而已。業者會以飼料級或食品級來稱呼豆子,可是台灣政府的規範裡面沒有這兩個名詞,因此現有食品衛生法令是一視同仁,適用於所有品級的黃豆。

而所謂食品級黃豆也是業界的稱呼,主要包括非基改黃豆和有機黃豆兩大類(只有很少數是基改豆)。食品級在美國分級系統裡稱為1級豆。

我們是一群關心校園午餐的素人家長,要求基改食物退出校園!

值此九合一選舉之際,關心學童在校飲食的家長齊聚一堂,共同提出兩點訴求:
1. 邀請候選人將「基改作物退出校園午餐」納入競選政見
2. 號召全民投票給關心食品安全的政治代理人

======================

四,最後,重貼兩篇敝帚文,談食物工業化危機,以及飲食自主權:

我們的盤中飧,成為現代文明的焦慮來源;我們的筷間佳餚,淪為生技公司、跨國糧商、國際政治、國會說客、投機熱錢,種種心機交織縱橫下的刀俎魚肉。

然而,我們太過在意滋味,價格,網友評價,評鑑星等;太少在意食物的來源,生產方式,運送距離,與農民及環境的關係。當我們習於在賣場搶購一把十元的青菜、一顆一元的柳丁、十粒二十元的雞蛋,卻太少細想潛藏的扭曲產銷關係,以及食物安全的風險危機。

代價更大的是,現代超市逐漸取代傳統菜市,充滿風險的慣行農法取代古早的自然農法,化肥及除草劑取代陽光與蚯蚓,土壤被剝削、河圳被污染、農人被迫追求最大產量,我們的食物,變成工業合成物;我們的身體,淪為化學實驗室。

唇舌與食道,是社會性連結最強、最緊密的人體器官,每一道通過胃腸的,理應來自海洋、來自土壤,來自漁人、農人或牧人的勞動,來自產地的季節問候,來自繁花燦爛的市集攤肆,來自先祖或母親的智慧叮嚀,然後,佐以一點靈感,一點冒險,一點浪漫,最終端上餐桌,碗筷叮噹講述你對家人的綿長情意。

五,本週的七先生周記,也延伸收錄其他食安議題,歡迎收看

早就該得諾貝爾獎的天才

(當代經濟學流變,以及新科諾獎得主梯若爾的革命性貢獻,文長,娓娓道來。以下引述內文)

在第三派中又細分出兩大分支:第一支是市場失靈不一定靠政府,有其他機制可以修正,代表人物是201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授給了夏普利(L. S. Shapley)和羅斯(A. E. Roth)的穩定配對,2009年奧斯特羅姆的多中心治理,和2007年赫維茨(Hurwicz),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馬斯金(Maskin)和芝加哥大學的邁爾森(Myerson)的機制設計論;第二支是市場有失靈政府可以起點作用,梯若爾可以算這一支裡翹楚。

市場由於買賣方信息不對稱、私人行動的外部性以及人類行動的有限理性(例如1978年諾獎得主的司馬賀和2002年的諾獎得主卡尼曼),會產生失靈。這時候政府以恢復市場效率為目的的干預,可以讓市場重新運轉起來。問題的焦點是:政府的介入到底該多深?

充分競爭的市場帶來公共福利的增進,這到了市場至上主義這裡,就變成了宣傳口號。經濟學這門面向真實世界的學問,當然要問一問:充分競爭的市場在真實世界裡存在嗎?這一假設是不成立的。不充分競爭的市場,當然是有些企業大有些企業小,對擁有市場決定性力量的企業來說,其一舉一動都可以關乎一個行業,而小企業的生死也都可能綁在大企業上,所以梯若爾就說,你得先搞清楚大企業一轉身如何影響供應商、消費者以及其他同類企業。

這就是當下被稱為產業組織(Industrial Organization)領域的基本問題。1982年斯蒂格勒就以對產業結構和管制效應的分析獲得諾獎。梯若爾對這個領域的貢獻是革命性的,而且基本上這個傢伙都是不斷革自己的命,不僅在原有的基礎上提出統一的理論,完了不僅一步步更新理論還把實證工作經驗研究也一併做掉了。經濟學者應該知道這件事多可怕,尤其是在分工專業化的今天,做理論和搞實證的幾乎變成了兩撥完全不同的人。但理論與實際在梯若爾的大部分研究裡都是統一的。(懶人時報

吳志揚稱「覺得房貴不要買」 段宜康批傲慢

(好棒棒的吳縣令,這麼棒,這麼了不起。以下引述內文)

桃園縣長吳志揚日前接受媒體專訪,被問及桃園航空城炒地皮疑慮,竟回應「你覺得它貴,你不要買,沒人強迫你買!」此話一出,讓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氣得大罵,「吳大少的傲慢,真是讓人噴血!」

吳志揚接受政論節目專訪,當主持人問及20年桃園航空城地價飛漲、炒地皮問題時,吳志揚回應,「為什麼會漲,因為對航空城有信心」,主持人則反問:「可是縣長,您的解讀跟很多縣民朋友的解讀並不一樣」,吳回說,「你覺得它太貴,你沒有信心,你不要買嘛!你不要買啊!沒有人強迫你買啊!」(懶人時報

蘋中信:定義食品「身分」是關鍵(劉靜怡)

(台大教授劉靜怡,具體告訴我們,若重視食安議題,必須重新檢視法令,全面監控並定義「食品」身分,才不會讓下一個頂新有機可趁。以下引述內文)

《食安法》自1975年立法以來,已歷經十次修正,上次修正近在今年2月間,而目前立法院審查中的《食安法》修正草案,已是第十一次修法。遲至1970年代才有首度食安立法,台灣本該有「後進優勢」,但事實卻非如此:即使頻繁修法,只證明了我國食安法制不但連摻偽假冒這個在歐美食安法制下具有百年辯論史的典型食安問題,都無能做最基本的處理。

再者,當論者搭Jean Tirole獲得諾貝爾獎熱潮便車,提出解決「資訊不對稱」問題就可解決台灣食安危機的主張時,似乎讓大家忘了當前食安管制困境和「標示不實」或「消費者資訊不足」根本沒有直接關係。以美國FDA的「食品身分標準」(standard of identity)制度為例,聯邦政府透過法規命令制訂程序,以「成分、比例、配方或製造方式」來定義食品「身分」,符合上述各項標準者,才可用該食品名稱合法上市販售;而為了制訂「食品身分標準」,FDA則參考大量食譜,踐行正式聽證程序,至今制訂了二十類達300項的食品身分標準,形成將食安風險「提前管理」的架構。此種管制模式不僅提供判斷食品是否構成摻偽假冒的基準,也以事前預防手段禁止廠商在沒有提出科學證據證明食品「安全性」的情況下,任意添加物質於食品中,以免間接造成危害公共衛生和影響健保體系的結果。(懶人時報

黃豆飼料級?食品級?別再傻傻分不清楚(有圖有真相之白話版)

(本報轉過幾次了,我們吃的豆腐豆漿,大多來自國外給豬吃的「飼料級黃豆」,其中幾乎都是基改豆。日前,主婦聯盟等團體,要求政府至少應該規範校園午餐,必須改用「食品級黃豆」,相關部門卻相應不理,這篇報導有詳細說明。以下引述內文)

「飼料級」或「飼料豆」是業者約定俗成的稱呼。正式名稱是「總豆」,九成以上都是基改作物。台灣人多數吃的豆子,和豬吃的飼料黃豆粉,都是同一來源,也就是散裝貨船的船艙,只是豆子的外觀漂亮程度有差而已。業者會以飼料級或食品級來稱呼豆子,可是台灣政府的規範裡面沒有這兩個名詞,因此現有食品衛生法令是一視同仁,適用於所有品級的黃豆。

前日主婦聯盟指出國人大多食用的黃豆是「飼料級」的基改黃豆,校園營養午餐也不例外,呼籲業者應該改用「食品級」黃豆。

而所謂食品級黃豆也是業界的稱呼,主要包括非基改黃豆和有機黃豆兩大類(只有很少數是基改豆)。食品級在美國分級系統裡稱為1級豆。

如果是美國進口的食品級豆子,多半會強調是經過IP認證(附註2)。根據美國黃豆協會的資料,IP就是原性狀保存系統(Identity preservation),「食品級黃豆從栽種到運輸到客戶手上的每個階段都要經過隔離、監控和快速基因檢測才可獲得IP的認證。」其他生產國也會對這類比較高級的黃豆做特別標示,並且以單一品種來做包裝,避免和一般黃豆混到。(懶人時報

政院修正通保法 違法監聽大復活

(喵的。以下引述內文)

行政院院會今(16)日通過《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修正草案,刪除第11條之1調閱通聯記錄須經法官同意,以及第18條之1另案監聽、違法監聽不具證據能力的規定;修正草案也擴大監聽範圍,包括食安犯罪、人口販運等都可依法監聽。由於另案和違法監聽不具證據力是立法院今年初為防範濫權監聽才修正通過的新增條文,如今政院又將該條文刪除,未來在立院恐難過關。

(中略)通保法第18條之1有3項,分別為另案監聽、目的外監聽(黃世銘條款)、違法監聽的證據排除與毒樹果實原則,其中尤以第3項特別重要。年初立法院修通保法前,原通保法第5條第5項就是後來第18條之1第3項的精神,如今法務部將第3項刪除,等於將毒樹果實原則也拿掉,違法監聽取得內容做為證據能力比年初修法前將更寬鬆,恐發生侵害人權和做為政治偵防的後遺症。(懶人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