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慶富金流疑點:聯貸案變弊案,公股行庫這回引火上身

解密慶富金流疑點:聯貸案變弊案,公股行庫這回引火上身
Photo Credit: 第一金控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本是挺國艦國造的放款案,卻變成火愈燒愈大的政治案, 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還因此被撤職,國防部的案子已在公股銀行間形成重大陰影。

文:林文義|財訊雙週刊 第542期

「以後再也不要接國防部的聯貸案了!」公股行庫的高階經理人在這次第一金控董事長蔡慶年被「撤職」之後,帶有兔死狐悲的口氣下了這個結論。他們的感觸並非無的放矢,而是不滿國防部把所有風險轉嫁金融機構做法的宣洩。

11月2日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召開《獵雷艦專案調查報告》記者會時,第一金控相關主管也全程關注記者會實況,但令他們驚訝的是,董事長蔡慶年竟然遭嚴厲的「撤職」處分;更讓他們感受「風雨交加」壓力的是財政部隨即以前所未見的行政效率,於當天傍晚將撤職人事令送到一銀總行,同時連夜聯絡所有第一金與一銀的董事,並於隔日一早召開董事會,改選董事長,完成撤換蔡慶年董事長資格的法定程序,蔡慶年就這樣離開了一銀。

知情人士指出,蔡慶年同意承做慶富公司獵雷艦聯貸案,是為了支持國艦國造政策,而且慶富公司雖是得標廠商,但付款方是國防部,按理來說,違約風險不大。再者,該聯貸案的獲利相當不錯;聯貸案總金額205億元,期限十年,利率高達3.2%,慶富公司每月須繳納利息粗估約1,500萬元。只是沒想到,獵雷艦還沒造好,慶富和蔡慶年就先「沉」下去了。

90億壓垮慶富
國防部抽身,風險銀行承受

金融業高層人士分析,慶富撐不下去的重要原因是「小孩玩大車」,資本實力不夠卻太相信政商人脈操作,在爆發涉嫌「以不實交易發票詐貸」事件後,高雄地檢署開始偵辦,銀行亦同步凍結慶富存款,造成慶富拿不出錢來支付聯貸利息而形成違約,事件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慶富在2014年以349.33億元得標承做獵雷艦,到2017年8月一銀共撥付了154億元款項給慶富;慶富雖然拿到這麼多錢,還是承受不住雙重財務壓力。第一個財務壓力,來自慶富與國防部的契約,慶富標到獵雷艦合約除了要先繳17.5億元的履約保證金外,其餘款項國防部分11期在11年內給付,到2016年12月為第三期,國防部共支付慶富72.6億元款項。

但契約中規定,前三期國防部支付給慶富多少錢,慶富就要交給國防部同額資金做預付款保證金;換言之,在這三期的期間,慶富卡在國防部的履約保證金及預付款保證金就高達90億元。依照合約,慶富須撐到2018年合約進入第四期時,國防部才開始退回慶富前面所繳的預付款保證金,屆時慶富的財務壓力就會減輕。

但慶富在第三期時,就因資金不足而撐不去,為此慶富曾向國防部要求是否可提前退回先前支付的保證金,但遭國防部拒絕。而慶富因資本額不大,這些保證金只好先向台中商銀、元大銀及新光銀先借過渡性貸款代墊,等慶富找到一銀主辦聯貸,再由聯貸行償還代墊款。

慶富另一個財務壓力,來自聯貸銀行要求慶富須從30億元資本額分期增資到70億元,但慶富哪裡有這麼多錢?只好再向銀行借,且其中有部分增資款,慶富竟用子公司名義再向一銀借,而整個聯貸案被打成弊案,就是前述代墊款和後面的增資款出了問題,而慶富董事長陳慶男在第一時間,也已經坦承詐貸。

三個疑點待釐清
火速撥款、資金流向⋯⋯

一銀依聯貸合約以慶富提供發票撥付其他銀行代墊款項,被查出部分是匯到星、港、澳等地;立委盧秀燕指出,全案早由立委馬文君檢舉慶富透過元大銀及新光銀匯到澳門款項,有洗錢嫌疑,要求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查辦,而行政院的調查也質疑,獵雷艦的資金為何匯到星、港、澳等地?

更嚴重的是,行政院查出星、港、澳三地的帳戶,有部分疑似慶富的人頭帳戶,且將部分海外資金再回流匯到慶富子公司及大股東名下,行政院認為一銀嚴重失職。

不少立委也有和行政院相關的質疑,作風謹慎的蔡慶年為何同意撥款給慶富,匯到港澳等地呢?據指出,蔡慶年指出,慶富自標到獵雷艦案,到實際向一銀取得聯貸的時間,相差了一年四個月,就正常經濟活動來看,慶富為了做這個案件勢必要先找其他資金來規畫,因此,一銀才同意撥款清償慶富先前向其他銀行的借款,而且慶富也有提供交易發票。

但是,獵雷艦的承包商有哪些,因涉及國防機密,一銀要不到資料,雖然慶富有向一銀表示那些星、港、澳的公司,都和建造獵雷艦有關,但問題這就發生在這些星港澳帳戶上!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指出,即使一銀拿不到承做獵雷艦的廠商名單,但整個貸款的後續管理還是很有問題,例如,澳門的Harbour Stand和新加坡的L3 Capital兩家公司負責人簽名疑為同一人,且匯款地是港澳也很怪異,一銀怎麼會沒有警覺呢?而且,慶富匯款過程中,以一家Ocean Kirin的發票,要求匯款到另一子公司,有時又反過來以別的公司發票要求匯款到Ocean Kirin的帳戶,這些都是一銀缺失。

顧立雄說,假如他是一銀董事長,若無法向國防部要到獵雷艦供應商的資料,在撥款前一銀應主動行文給國防部,要求國防部確認在星港澳那些公司是否為獵雷艦的供應商,但一銀並沒有做這個動作。

金融業則普遍認為,這個聯貸案異於一般聯貸的特殊之處在於,首先是超快速的撥款進度,因為通常銀行的撥款進度會與資金用途的進度成一定的正比例,但這次205億元的聯貸金額已經撥款超過七成,但根據合約要建造六艘的獵雷艦還建不到一艘,為什麼一銀那麼急著要把錢貸出去?有沒有違反合約規定?

其二是聯貸款項竟然可以流進慶富的私人帳戶,此舉更讓銀行人士驚呼連連;因為一般企業貸款,許多款項銀行是透過交易證明直接撥款給協力廠商,即使是直接撥款給慶富的部分,也是要嚴格把關資金流向,竟然會發生資金轉入香港、澳門的帳戶再轉入私人帳戶的情事,一銀在把關上恐有重大疏失。

尤其,聯貸都會有一個極為重要的表格叫聯貸條件(term sheet),這一次,這筆高達205億元的聯貸案出現許多奇特之處,一銀如果沒有都清清楚楚明列在這個聯貸條件的表格上,那麼,日前被行政院大刀撤職的蔡慶年,恐怕還要面對極大的法律風險了。

扯上政治難善了
行庫未來恐對軍方敬而遠之

慶富獵雷艦聯貸案另一個大麻煩,是扯上了政治,而這也使整件事變得更複雜。因為2015年9月1日馬政府時代,總統府行文給行政院後,祕書長簡太郎針對慶富聯貸案舉行兩次協調會,此事立即在政壇引爆。簡太郎則回應,那兩次協調會只是聽取各方意見,沒有決議,而且這件總統府公文是密件公文,他根本沒有看過,行政院應立即解密,看看公文上面有哪些人簽字蓋章就知道詳情了。

慶富獵雷艦聯貸案中,扯上政治、詐貸,受傷最慘重的還是聯貸的各公股行庫,蔡慶年曾透露,這個聯貸案如果能繼續走下去,整個放款的損失可以由目前的124億元,降到約40億元。

另據了解,慶富已付給義大利Intermarine(IM)45億元貨款,船也造得差不多了,國防部在這個風暴中雖無損失,但應想個解決方案,讓這個契約繼續走下去,把那艘船開回台灣來,以降低國家及公股銀行團的損失,不然往後銀行業碰到國防部的案件,恐怕避之唯恐不及,對國艦國造政策將是一大沉重打擊。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