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會恐怕將迎向,人類史上首次年輕女性想出賣肉體卻賣不出去的時代

日本社會恐怕將迎向,人類史上首次年輕女性想出賣肉體卻賣不出去的時代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知識社會」,不過是高智力的人剝削低智力之人的社會罷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橘玲

貪婪的一%與善良貧困的九九%

政治學家羅伯特.普特南(Robert D. Putnam)以詳細的資料分析,發現美國各地的保齡球俱樂部、大學同學會,以及退伍軍人協會等,這些一九五〇年代極為盛行的社交團體正急遽消失,帶給美國社會不小的衝擊。

法國思想家亞力克斯.托克維爾(Alexis-Charles-Henri Clérel de Tocqueville)前往獨立戰爭後的美國旅行,他在美國看到以教會為中心(階級社會的歐洲所沒有的)平等又健全的社區組織,然而,以往那個「純樸美好的美國」已不復見,大家彷彿各自玩著孤獨的保齡球。

戰前就不用說了,戰後一九六〇年代左右,美國的富豪和一般民眾並沒有太大差異。雖然有錢之後喝的不再是威士忌調酒、金賓波本威士忌,而是傑克丹尼爾威士忌;開的車也不再是雪佛蘭,而是別克或凱迪拉克,但富豪(過著有僕人可以使喚的生活)與一般民眾的差異只是生活方式不同,文化本質還是一樣。

然而,一九八〇年代以後,尤其進入二十一世紀,美國社會出現極大改變,也就是貧富兩極化,新上流階級催生出與一般民眾截然不同的文化。二〇一一年,占據華爾街的年輕人將此現象稱為「貪婪的一%與善良貧困的九九%」。

默雷除了認同經濟差異逐漸擴大之外,又提出更具爭議性的看法:他認為一般民眾(勞工階級)之間的社區組織已經崩壞,但新上流階級依舊保有傳統價值觀。

默雷舉出美國的四大建國美德:結婚、勤勉、正直與信仰,雖然對於這四大美德有不同意見,但不可否認建立圓滿家庭、每天辛勤工作、信賴別人、週日上教堂的人,絕對比一個人孤獨生活、失業、害怕被騙、不信任任何人、不上教堂的人更有可能得到幸福。

默雷更以認知能力為基準,設定出排名前二〇%高的,新上流階級生活的架空城市(或稱虛擬城市)「貝爾蒙特」(Belmont),以及排名前三〇%低的,勞工階級居住的架空城市「魚鎮」(Fish Town)。研究結果顯示,無論以哪種基準為主,住在「貝爾蒙特」的人擁有的「幸福條件」,皆遠勝住在「魚鎮」的人。

當然,默雷並非刻意強調「因為智力低,所以無法幸福」,他想提出的問題是:

愈來愈多「魚鎮」的人好吃懶做,沉溺毒品又酗酒,父母總是放著孩子不管,出門玩樂是不爭的事實。這個比例一旦超過限度,就會成為社會的沉重負荷,隨著社區組織崩壞,整個城市墮落至「新下層階級」。

相較於此,新上流階級極少有這些問題,就算有也能迅速解決,還能維持托克維爾感嘆的健全社區組織(請見圖3-1)。

螢幕快照_2017-11-24_下午10_18_30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出版
資料來源:默雷的《分崩離析,美國白人五十年,一九六〇-二〇一〇》

默雷翻轉了因為社會差異而出現「貪婪的一%」與「善良的九九%」的構圖,雖然美國社會已然分崩離析是不爭的事實,但努力留住美德的不是「善良」的九九%,而是「貪婪」的一%,為什麼?因為他們能用超高所得,忠實扮演父母希望他們成為的「純樸美好的美國理想家族」。

或許這麼寫大家還是不太瞭解,再舉位於賓夕凡尼亞洲的費城這個屬於「九九%」低所得地區為例吧。這裡的居民幾乎都是白人,以下是當地一位母親的談話,她有個就讀教會學校的十六歲女兒。

近四個月來,我女兒已經受邀參加了六次「寶寶洗禮」(為懷孕的朋友舉辦的派對)。(略)(女兒就讀的學校)有五十二個女學生懷孕。五十二人耶!太誇張了,還有女學生已經當媽了。(略)反正這種事司空見慣,也沒有人說什麼不好,但怎麼會變成這樣呢?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孩子未婚懷孕?我唸書時雖然也有同學未婚生子,但一年頂多四個人啊!

諷刺的是,這是美國社會中生活相對優渥的白人社會所發生的事。默雷從「經濟無法獨立的男性」、「單親媽媽」、「孤立無援的人們」這三項基準,(就算保守估計)推測新下層階級中有兩成是三十歲以上,未滿五十歲的白人。

當然,黑人和拉美裔的比例應該更高,但從這項研究不難看出,即便是白人社會也有新上流階級與新下層階級之分,所以這不是種族問題,而是「智力問題」。

三種障礙造就「最貧困女子」

幸運的是,日本沒有歐美那樣嚴重的種族問題,絕大部分的富裕階層過著與一般民眾同樣的生活,既然如此,應該和默雷批判的「智力造成社會分崩離析」這問題無緣才是。

報導文學作家鈴木大介指出,生活在東京這般大都市的二十幾歲女性中,屬於極度貧困的階層正逐漸擴大,稱她們為「最貧困女子」。這些最貧困女子大多來自鄉下地方,因故離開親朋好友,孤獨地在大都市生活。

採訪多位最貧困女子的鈴木,認為她們有「三種障礙」,也就是精神障礙、發展障礙和智能障礙。正因為這是現今社會最嚴重的禁忌話題之一,所以敢於揭發真相的人,勢必能贏得極高評價。

那麼,這些最貧困女子為何離鄉背井來到都市發展?因為她們(就算她們有著坎坷的成長背景)克服不了上述三種障礙而遭到「同儕」排擠。

她們之中不少人曾在學校遭受霸凌、離家出走,卻無法期待國家能給她們任何保護。即便是社工人員,也因為自己要忙於工作、照顧家庭,不太願意花時間關懷具有這三種障礙的輔導對象,所以對於蹺家少女的處理方式,不是聯絡她們的家人,就是移交當地相關設施安置,並未拿出公權力妥善處理她們的問題。

根據鈴木的報導,這些女孩子的「安全網」就是街上向她們搭訕的人,提供她們最低限度的「福利」。這些人在街上搭訕年輕女子,詢問她們要不要到酒店工作,於是這些最貧困女子為了維持生計只好下海。

然而,現今日本社會最貧困階層的生態圈出現莫大變化。隨著少子高齡化以及價值觀多元化(年輕男性的草食男傾向),特種行業的市場大幅萎縮。另一方面,愈來愈多女性對於「出賣肉體」一事並不排斥,自願從事特種行業,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行情自然下滑。

因為「性服務的價碼下跌」,以往從事特種行業的女性,月入百萬不足為奇,但現在只有極少數的人擁有這樣的身價,鄉下地方的特種行業情況更慘,就算一週上班四天,月薪也頂多二十五萬日圓(約新臺幣六萬七千五百元)左右,這行情和超商、居酒屋店員、照護員等工作差不多。

對於身處貧困線上的年輕女性來說,影響最深的莫過於,因為景氣差特種行業不再大手筆聘僱新人,因此現在要是有十個人應徵,頂多錄取三~四人。看來日本社會(恐怕)將迎向,人類史上首次年輕女性想出賣肉體卻賣不出去的時代。

於是,從鄉下地方來到都市的年輕女性中,出現連想靠性交易維生都沒辦法的階層,因為連社會最底層的特種行業都不願聘僱她們,這些女孩子只好上網自己找交易對象或是上街攬客。縱使如此,還是過著入不敷出的生活,結果因為繳不出房租被房東攆走,只好住在網咖——「最貧困女子」於是誕生。

最貧困女子因為三種障礙幾乎沒有什麼社會資本(家人、朋友),也沒有金融資本(存款),一旦失去人的資本(工作),便會瞬間墮入社會最底層。由此可見,現今日本社會也出現因為智力差異而導致的經濟差異。

我們畏懼正視如此「超殘酷的真相」,明明發現智力與貧困之間的清楚關聯,卻始終視而不見。即使投入稅金讓有需要的人免費接受高等教育,但面對無法適應一般教育體制的最貧困階層,還是沒有改善他們遭逢的任何問題,只是讓悠遊於知識社會的高學歷階層(教育相關人士)又多了一項既得利益罷了。

如果麵包店主張:「只要吃麵包就能變得健康,所以應該以稅金免費提供麵包給大家。」那麼,麵包店就必須以科學方式證明麵包與健康的因果關係,也必須負責說服納稅人。

然而,教育相關人士卻無視「智力的遺傳率非常高」這個行為遺傳學的觀點,不負說明之責,只是一味主張「只要將稅金大量投入教育,大家就能變得幸福」,於是鉅額公款便成功入袋。

所謂「知識社會」,不過是高智力的人剝削低智力之人的社會罷了。

相關書摘 ►性愛成癮和哺乳都是「幸福的錯覺」:「母愛」強大到足以抵擋古柯鹼的誘惑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好優文化出版

作者:橘玲
譯者:楊明綺

身高、體重,甚至音樂細胞都會遺傳,這沒話說。那如果愚蠢和犯罪也會呢?也就是說,孩子不聰明,是因為有對笨父母;父母有前科,孩子也容易淪為罪犯。你想反駁「沒這回事」卻說不出口嗎?因為你清楚這都是確實存在的事實。「現代演化論」就是一門這麼不討喜的學問,而人類就連愛恨喜悲都離不開這框架。

你也許聽過「最貧困女子」,但你知道一國經濟和智力有絕對關聯嗎?甚至不同人種智力也有差?
你也許反對「男(女)人就該要有男(女)人的樣子」這說法,但你知道兩性天生志向有別嗎?
你也許討厭搞「小團體」,但你知道這是人類天性,否則根本不能形塑自己、融入社會嗎?
這些事無關歧視,選擇繼續自欺,或者認清現實差異,再努力讓世界變更好,才是你該思考的事!

本書特色

  • 這不是一本能輕鬆閱讀的書,而是充滿偏激、炮火猛開的著作。
  • 尖銳、犀利、顛覆,切開敏感層面,逼迫你直視不願說出口的真相。
  • 融合遺傳學、腦科學、心理學等實證、數據,徹底改寫人文社會科學。
  • 以演化的角度解釋社會現象,揭開華美衣裳,讓陰暗面暴露在陽光下。
  • 一個個極具挑戰性的論點,引導讀者發現思考盲點,再反思背後的原因。
getImage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