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愛成癮和哺乳都是「幸福的錯覺」:「母愛」強大到足以抵擋古柯鹼的誘惑

性愛成癮和哺乳都是「幸福的錯覺」:「母愛」強大到足以抵擋古柯鹼的誘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身處的社會不應該亟欲以意識型態否定男女的性別差異,而是認同兩性之間的差異,以建立男女都能過著幸福人生的制度為目標。

文:橘玲

大腦機制操控男女風格

從腦中風與言語功能的關係,便能明瞭男性與女性的腦組織有著明顯差異。

大腦左半球中風的男性,言語性智商平均降低二〇%,但若是右半球中風,幾乎不會出現言語性智商降低的情形。相較於此,大腦左半球中風的女性,言語性智商平均降低九%,右半球中風則是降低一一%。

男性的腦部功能被細分化,所以使用言語功能時,幾乎不會用到右腦。女性的腦部功能是廣泛分布,所以使用言語功能時,左右半球都會用到。

由此可見,腦部功能的差異也會影響一個人的興趣、感知、智商與情感等各方面。

即便在歐美國家,取得自然科學領域博士學位的女性比例不到一〇%,取得物理學與工學(工程)博士學位的比例更低,不到五%。雖然這是學院體系一直以來有著性別歧視的明確證據,卻無法說明為何生物學領域的女性研究者比例將近二五%的事實。如果女性主義者的批判有理,那麼知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與理查.費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便成了不折不扣的性別歧視主義者。

加拿大心理學家奇姆拉(Doreen Kimura)針對這樣的質疑,提出在自然科學領域方面,比起物理學,女性的腦子更適合研究生物學的見解。從胎兒時期開始,男性的腦部便受到睪酮這一類性賀爾蒙的影響,女性則是雌激素,結果就是男性的空間感與數學推論能力比較發達,女性則是言語表達方面比較好。女性研究者依據自己的合理判斷,朝自己較有優勢的領域鑽研。

英國心理學家西蒙.巴倫-柯恩(Simon Baron-Cohen)提出男性的腦部特徵是「系統化」,女性的腦部特徵則是有卓越「共鳴感」的見解,所以電腦工程師大多是男性,護士、照護人員則以女性居多。腦部的生理構造不同,男女「喜歡的事物」也不一樣。

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寫道:「並非生來是女人,而是成為女人。」然而,家庭和學校的性別歧視教育灌輸我們「要有女孩子的樣子」(成了普遍共識),這說法已被大型社會實驗予以否定。

奇布茲是以色列一個實驗性自治體,這裡的孩子從小便離開父母,過著寄宿生活,由受過訓練的保育專家採一視同仁的方式教導。在這打破性別與階級的「理想國」長大的孩子,所有職業都是男女各占一半的比例。

一九七〇年代,人類學家針對在奇布茲長大的三萬四千人進行生活調查,發現一件令人意外的事實。縱使施行男女一視同仁的教育,但經過四個世代,七~八成的女性選擇以人為對象的工作,而且多集中於保育、教育等領域,男性則是大半從事農業、工廠、建設、業務等工作。更奇妙的是,在奇布茲生活愈久,愈傾向選擇男女清楚分工的工作。

研究人員針對這項調查結果,提出以下觀點:

「統計資料的結果確實令人意外。印象中,男女在各自的共同生活體生活,只有在居住地方才會碰面,所以說是在調查兩個村子一點也不為過。原以為男女選擇的職業,或是他們想從事的職業並沒有太大分別,但由一直以來累積的調查結果發現必非如此,所以我們和過往的研究人員一樣覺得十分出乎意料。」「男性偏好以物體為對象的工作,女性則是喜歡從事與人有關的工作」,這是奇布茲這個大型社會實驗的結果,顯示男女之所以志向不同,(以男性為中心)不是因為環境的關係,而是因為腦子的遺傳、生理差異所引起的,亦即男女風格是隨著演化而生成的一種腦部機制。」

性愛成癮和哺乳都是「幸福的錯覺」

女性為何對於「教養子女」一事感興趣?生物學的解答是:「因為這樣的行為在演化過程中被強化了。」

女性在進行哺乳、養育、保護等行為時,會分泌稱為催情素的賀爾蒙。催情素是一種嗎啡類賀爾蒙,效果就是能讓女性吟味「滿足的幸福感」。

某位(女性)神經醫學家將此狀態比喻成毒癮發作時的痛苦症狀,正在哺乳的婦女,每隔幾小時腦子裡就會充滿具有鎮痛、誘發快感效用的催情素,而一旦著手工作,這樣的供給就會中斷,所以哺乳中的母親會迫不及待想趕快下班回家。

關於母性與賀爾蒙之間的關聯,還有一項更具衝擊性的研究結果。

這是一項使用老鼠進行的實驗,就是讓母鼠有兩個選擇,一是吃古柯鹼,二是哺乳小鼠。結果證明,母鼠的「母愛」強大到足以抵擋古柯鹼的誘惑。

那麼,這樣的行為在演化過程中為何成了一道選擇題?其實母鼠一旦吃下古柯鹼,就會停止哺乳與養育,因為古柯鹼會阻礙掌管母性行為的神經路徑,受到刺激的母鼠無法好好養育小鼠。因此,狡猾的演化機制在母鼠體內投下比古柯鹼更強力的毒品。

眾所周知,男性的行為與性格深受睪酮影響,至於催情素的作用則有待更清楚地分析。就目前所知,不只哺乳與養育子女時會分泌催情素,分娩與性行為高潮時也會分泌催情素。性愛成癮(女性沉迷於男公關酒店)與愛情中毒的人是因為幼兒期、青春期的家庭環境所致,或是遭受性虐待的緣故,或許和哺乳一樣,也是「體內被下毒」的一種痛苦症狀。

演化生物學家理查.道金斯(Clinton Richard Dawkins)主張,所有生物都是為了有效率地複製基因而存在的一種媒介。「利己性基因」給予性交、生產、哺乳、教養子女等行為莫大報酬,再由這樣的幸福感催生出「母愛的錯覺」,留下更多基因給後代。

女性缺乏自信的癥結仍是基因

日本就不用說了,歐美女性的平均收入不但低於男性,也極少擔任組織的要職。但一項針對先進國家男女滿足度的調查,無論任何時代,女性的滿足度都比較高。另一方面,一項針對英國二萬五千位女性公務員所做的調查,自九〇年代前半以後,女性對於工作的滿足度下降,男性的滿足度卻沒有多大改變。

當女性選擇與男性截然不同的職業時,女性從工作感受到的幸福程度比男性高,但是拜男女平權之賜,女性在社會上的地位逐漸提昇的同時,人生滿足度也降到和男性一樣的層級……。

有各種說法試著說明如此奇妙的現象,其中一種說法是,即便是高學歷的女性,也缺乏和男性相提並論的自信。

根據一項以考上MBA(工商管理碩士)為目標的美國一流大學學生,所做的模擬實驗結果發現,敢向公司交涉薪資的女性只有男性的四分之一,而且就算交涉後,薪資也比男性少了三〇%。此外,英國的商業學校曾以「你認為自己畢業五年後應該有多少收入?」為題進行問卷調查,相較於男性的答案是平均八萬美金(約新臺幣兩百四十萬元),女性只有六萬四千美金(約新臺幣一百九十二萬元)。就連學經歷很好的女性也低估自己的價值,足足比男性少了二〇%。一直以來,我們認為女性之所以「缺乏自信」,是因為家庭和學校的性別歧視教育造成,現在則是將矛頭指向基因的影響。

神經傳遞物質之一的血清素一旦不足,就會有強烈的不安感,罹患憂鬱症的風險也很高。運送血清素的基因中,含有較短的對偶基因SS型,還有長短各一的SL型,以及較長的對偶基因LL型,較長的基因運送血清素的效率比較高。

紅毛猩猩的群聚型態與人類社會極為相近,具有LL型基因的猩猩敢於冒險,遂成為群體中的領導,反觀SS型的猩猩則是經常感到不安,比較黏家人。由此可見,依基因類型不同,擁有的「自信」程度也不一樣。

雖然男女的血清素轉運體分布情況一樣,但相較於男性,擁有SS型基因的女性,腦內血清素濃度不到五二%,這樣的女性會有強烈的不安感。因此對她們而言,再也沒有比在組織中與他人競爭、出人頭地一事更痛苦。

因此,最新的遺傳學與腦科學暗示男女天生的「幸福優先順序」並不一樣。男性會從競爭中得到滿足感,女性則是一旦離開家庭,對於人生的滿足度便大幅下降。

但並非意味著女性是演化與遺傳過程中的犧牲者。

在舊制蘇聯,從事物理學與工學領域的男女人數不相上下,這是因為國家剝奪人民選擇職業的自由,強行將他們培育成「工程師」。

顯然比起活在這樣的「平等社會」,擁有高智商與共鳴力的女性更適合以醫師、律師、老師或護士等身分,生活在能夠發揮所長的自由社會。

演化心理學不會提出「女人從事有女人風格的工作就對了」,或是「女人就是演化成負責打理家務、養兒育女的角色」之類的主張。我們身處的社會不應該亟欲以意識型態否定男女的性別差異,而是認同兩性之間的差異,以建立男女都能過著幸福人生的制度為目標。

相關書摘 ►日本社會恐怕將迎向,人類史上首次年輕女性想出賣肉體卻賣不出去的時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好優文化出版

作者:橘玲
譯者:楊明綺

身高、體重,甚至音樂細胞都會遺傳,這沒話說。那如果愚蠢和犯罪也會呢?也就是說,孩子不聰明,是因為有對笨父母;父母有前科,孩子也容易淪為罪犯。你想反駁「沒這回事」卻說不出口嗎?因為你清楚這都是確實存在的事實。「現代演化論」就是一門這麼不討喜的學問,而人類就連愛恨喜悲都離不開這框架。

你也許聽過「最貧困女子」,但你知道一國經濟和智力有絕對關聯嗎?甚至不同人種智力也有差?
你也許反對「男(女)人就該要有男(女)人的樣子」這說法,但你知道兩性天生志向有別嗎?
你也許討厭搞「小團體」,但你知道這是人類天性,否則根本不能形塑自己、融入社會嗎?
這些事無關歧視,選擇繼續自欺,或者認清現實差異,再努力讓世界變更好,才是你該思考的事!

本書特色

  • 這不是一本能輕鬆閱讀的書,而是充滿偏激、炮火猛開的著作。
  • 尖銳、犀利、顛覆,切開敏感層面,逼迫你直視不願說出口的真相。
  • 融合遺傳學、腦科學、心理學等實證、數據,徹底改寫人文社會科學。
  • 以演化的角度解釋社會現象,揭開華美衣裳,讓陰暗面暴露在陽光下。
  • 一個個極具挑戰性的論點,引導讀者發現思考盲點,再反思背後的原因。
getImage
Photo Credit: 好優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