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聯合國大廈裡,思考如何讓各國領導人了解天然林消失的後果

我坐在聯合國大廈裡,思考如何讓各國領導人了解天然林消失的後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坐在高聳在紐約東邊的聯合國大廈,很難向世界各國的領導人描繪森林破壞的畫面,但我知道那些景象有多令人沮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在紐約氣候變遷會前夕會見綠色和平代表,並從庫米奈都手中接受了紀念品。

作者:國際綠色和平總幹事,庫米奈都(Kumi Naidoo)

坐在高聳在紐約東邊的聯合國大廈,很難向世界各國的領導人描繪森林破壞的畫面,但我知道那些景象有多令人沮喪。

在印尼和一些地方,森林清空後露出光禿的土地,只有那些乾枯的樹樁隱約訴說這裡曾是一片充滿活力的熱帶雨林,這裡曾經是屬於原住民與各種生物的家園。在全球,森林破壞加速氣候變遷,危及包括曼哈頓在內地球每一個角落。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在紐約氣候變遷會議中,有關森林的多邊和多方利益相關者行動宣佈會議上發言。

我向政治家和商界領袖傳達的訊息很明確:對於這個遏制全球天然林消失的承諾,綠色和平表示歡迎,但是,自願的承諾並不能取代政府的行動。我們需要堅實的法律保護森林和人民,現有的法律也需要加強落實。當我們為書面的宣示互相祝賀時,森林以及仰賴森林為生的居民並不一定感同身受,因為僅僅依靠宣言,並不能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

來自亞馬遜的非法木材被銷往世界各地。綠色和平巴西的行動成員在木材堆場上掛出了「為出口而洗白」的標語。

為了保護森林和以森林為生的居民未來,政府和我在這個圓桌上的同伴,需要這五件事:

1. 過去幾年,印尼已經採行了一些重要措施,我們希望尤多約諾總統(Susilo Bambang Yudhoyono)在卸任前能夠把握機會,通過強有力的泥炭地保護法規,為繼任者留下堅實的環境政策基礎。印尼的泥炭地儲存約 600 億噸碳,保護這些地區至關重要,可以有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以及預防森林大火。現行法規需要加強,同時還有許多政策漏洞需要一一補足,比如尤多約諾總統頒佈的禁伐令就是亟需加強的一項法令。

2. 巴西向我們展示了加強管理、改進執法、劃定原住民保留地和保護區的方式,有助於減少毀林。這些得之不易的勝利,受到巴西一些工業化農場主的猛烈攻擊。政府能否承受壓力,保護原住民的土地和森林,並承諾加強在亞馬遜的管理、增加保護區的範圍?

3. 綠色和平歡迎聯合利華(Unilever)的一些舉措,但我們質疑聯合利華在所謂的「棕櫚油永續發展宣言」(Sustainable Palm Oil Manifesto)中的角色。這個可能已由馬來西亞種植商控制的小組,並沒有推動棕櫚油業真正變革,反而破壞了一些主要的棕櫚油生產商為履行「不毀林」承諾而開展的良好工作。

4. 巴西的大豆臨時禁伐令能夠成功減少亞馬遜的森林砍伐,嘉吉(Cargill)公司功不可沒。但是,如果臨時禁伐令在今年年底早早過期,那麼這將注定只是短暫的成功。我們敦促嘉吉公司藉此機會,表明堅定支持延長禁伐令的立場,因為,亞馬遜毀林問題需要永久的解決方案。

5. 為森林保護提供資金的發達國家的政府應該注意到,本週挪威和賴比瑞亞宣佈了一個協定。這個協定如果能夠實施,足以為其他國家表率。這是第一次,我們看到一個國家將有意義的環境和社會標準納入法律框架中,阻止毀林,保護公民的權利。

子公司PT RAPP為了擴展漿紙業而在印尼廖內省持續毀林。

森林產品消費國的政府也需要協助減少對毀林相關的產品和大宗商品的需求。我們必須制定公共政策和措施,確保消費者能買到不涉及毀林的產品,同時,為那些已經承諾去除供應鏈中毀林與侵犯人權行為的企業,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讓我們將「毀林產品無法銷售!」的有力訊息傳遞給全世界。

保護森林,也要與大幅減少化石燃料的碳排放並行。所謂的「森林補償」不能成為化石燃料行業繼續污染環境的藉口。幾天後,所有人都會各自返國,所以請不要再拖延,請採取措施保護森林,保護原住民和當地社區的權利。能夠發表這些聲明,證明我們已經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政府何不再往前一步,盡早行動起來呢?無論各國領導人身在紐約,或是即將返家,他們都無法逃避自己肩負的重責大任。

本文獲綠色和平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綠色和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