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人一踏進中國,都可能會是下一個李明哲

每一個人一踏進中國,都可能會是下一個李明哲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台灣,如果公權力機關關押人民超過二十四小時而未移送法院和通知家屬,在法律上的評價和綁匪沒兩樣了,都觸犯了強制罪。由此看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這種國家刑事拘留和逮捕制度,包庇和放任國家東廠鷹犬到這種程度,實在是很不像話。

文:曾建元(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國立台灣大學客家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兼副主任)

2017年5月14日

台北市文山社區大學學程經理李明哲,於2017年3月19日在由澳門入境廣東省珠海市拱北口岸後即告失蹤,家屬聞訊於五日後通過國際特赦組織發布全球緊急救援通告,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立刻公布李明哲下落,家屬則懷疑李明哲係遭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逮捕。直到3月29日,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發言人馬曉光方才證實李明哲已因涉嫌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活動而受到有關部門調查。到本文於5月13日收筆之際,李明哲尚未受到開釋,關押何處,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堅不透露,距離他失蹤已將近兩個月了。

期間李明哲夫人李凈瑜曾接獲來自海峽兩岸人民服務中心執行長李俊敏轉交李明哲親筆信的複印件,李俊敏受對岸有關機關人員之託,希望本案能以不涉政治的方式,從人道來進行處理善後,但為李凈瑜以不願兩岸掮客介入而拒絕接受信件與合作。問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已因蔡英文不接受九二共識而斷絕了兩岸官方授權之聯繫機制,對於李明哲案的進展以及其個人人身安全,我國無論官方或民間,都得不到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任何單位機關的正式通報。李凈瑜曾欲以家屬身分親自登陸救援,臨行前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突遭吊銷,驚慌失措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透過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指責李明哲家屬和台灣官民各界的救援行動,是蓄意製造事端,有害當事人權益,也將讓兩岸關係雪上加霜。

中華人民共和國把當事人權益抬出來,正就擺明李明哲事件就是一件國家綁架案,因為這一事件從頭到尾,讓世人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稱的法,不過就是反映中國共產黨統治階級權力意志的統治工具。台灣各界救援李明哲的行動,爭的就是當事人權益,人身的保護和正當法律程序,結果中華人民共和國說救援行動會影響當事人權益,那不就意味著李明哲已成了綁匪手中的人質,他的安危繫乎綁匪的一念之間,所以千萬不要「讓中國不高興」。

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實沒有必要把台灣人對於李明哲案的反應認為是在刻意破壞兩岸關係,問題的根源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權和《刑事訴訟法》離國際人權標準、人類共同的觀念與價值太遠了。當年中國共產黨曾參與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第8條第2項規定:「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時,其逮捕拘禁機關應將逮捕拘禁原因,以書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並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該管法院審問。本人或他人亦得聲請該管法院,於二十四小時內向逮捕之機關提審。」這一條文源自1931年公布之《中華民國訓政時期約法》第8條:「人民因犯罪嫌疑被逮捕拘禁者,其執行或拘禁之機關,至遲於二十四小時內移送審判機關審問,本人或他人並得依法請求於二十四小時內提審。」

請記著,舊中國從訓政到憲政,《中華民國憲法》在提審制度上所增加的,就是「書面告知本人及其本人指定之親友」,台灣《提審法》第2條因而規定:「人民被逮捕、拘禁時,逮捕、拘禁之機關應即將逮捕、拘禁之原因、時間、地點及得依本法聲請提審之意旨,以書面告知本人及其指定之親友,至遲不得逾二十四小時。本人或其親友亦得請求為前項之告知。」台灣提審法制的水準,因為有時限和通知的規定,甚至超過聯合國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9條第4項之規定:「任何人因逮捕或拘禁而被奪自由時,有權聲請法院提審,以迅速決定其拘禁是否合法,如屬非法,應即令釋放。」

新中國建立後,廢除了國民黨的六法全書,歷經無法無天的前三十年後,終於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之制定,該法第83條第2款規定公安機關在「無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通知可能有礙偵查的情形」下,是可以不必在二十四小時內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屬的。在立案前公安依法對於犯罪嫌疑人的刑事拘留最長可關押三十七天,含刑事拘留三十天和逮捕批准期間七天,批准逮捕後始由人民檢察院接手羈押與偵查。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關於刑事拘留、提審的規範對象為公安機關,但如果是國家安全機關辦理的危害國家安全的刑事案件,依法第4條規定:「國家安全機關依照法律規定,辦理危害國家安全的刑事案件,行使與公安機關相同的職權。」國家安全機關卻只有權力,沒有對其權力的限制。該一條文,另又在《反間諜法》第8條中加強表述:「國家安全機關在反間諜工作中依法行使偵查、拘留、預審和執行逮捕以及法律規定的其他職權。」一樣不受法律的限制。

我們都知道有許多的維權律師「被失蹤」的時間比李明哲還更久,曾有被國安工作人員或國內安全保衛警察關押者說過,被關押的待遇,包括獨居、被監視、沒有白天黑夜、無法成眠等,根本就是精神虐待而近乎刑求。因為是秘密逮捕,沒有立案,沒有任何公開文件和程序證明發生了什麼事,在這段期間,萬一出事了,沒有人會承認、會負責。台灣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被國安或國保拘留數日的機率很高,因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第11條第2款之規定,「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侵犯和分割。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和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

民主進步黨的全面執政,證明台灣多數人不見得支持台獨,但至少反對統一,每一個台灣人都是違反統一義務、觸犯國家安全的虞犯。台灣人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很可能一不小心就觸法。而最令人擔心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擺明不願依照兩岸之間的海峽兩岸關係協會與海峽交流基金會兩會機制對台灣進行通報或連繫,一旦有台灣人僅僅因一般刑案而被公安關押,中華人民共和國都可以藉口無法通知在台家屬為由為而不通知,無限期關押和身心虐待,外界想要了解他們的安危,只能透過各種關係打聽,而不會有任何正式的管道,在正式被提起公訴之前,可證實人在哪裡、涉嫌何罪、能否聘請到律師。

在台灣,如果公權力機關關押人民超過二十四小時而未移送法院和通知家屬,在法律上的評價和綁匪沒兩樣了,都觸犯了強制罪。由此看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這種國家刑事拘留和逮捕制度,包庇和放任國家東廠鷹犬到這種程度,實在是很不像話。

有傳聞說,李明哲被抓是因為廣東省的國安單位為了衝業績而抓錯人。我無法入境香港和中國,據說也是廣東深圳的國安打的報告。廣東國安單位掌管範圍包括香港、澳門等地,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謂「境外敵對勢力」最活躍的地方,因此廣東國安的資源最多、也最囂張。儘管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安部門都是由國家安全部一條鞭單線領導,但每一省的國安人員為爭考績而彼此競爭,很多時候都是先把嫌疑人放入黑名單或抓起來再說,被放入黑名單的當事人不會知道,上級也搞不懂涉案細節,並且寧左勿右暗中鼓勵這種作為,因為表現好的才能升官。黑名單真假很難驗證。關押人亦然,反正沒有立案。所以製造假的黑名單和抓錯人的情形很常見。這是制度使然。

援救李明哲,不是私了就好,我們要讓中國人民和全世界知道,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這種法律水平下,任憑他們如何高喊依法治國,依的都是共產黨自訂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法律,每一個人一踏進中國,都可能會是下一個李明哲。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