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的大明星》:如果你喜歡,請按一個讚;那要是不喜歡呢?

《隱藏的大明星》:如果你喜歡,請按一個讚;那要是不喜歡呢?
Photo Credit: 車庫娛樂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是生理女性看完《隱藏的大明星》之後,所要追求的信仰價值是「回到原本屬於你的靠窗位置」,那麼男性所要追求的就是「如果你不喜歡,就從現在開始改變自己的偏好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 內文含部分劇透

當女主角茵希雅運用了自己所能取得的一切資源與手段(因自身性別而嚴重受限下的),終於找到了一個能夠幫助自己母親的離婚辦法之後,萬萬沒料到原本以為可以幫助母親脫離家暴苦海的舉動,卻遭到母親歇斯底里的回絕。茵希雅的母親大概是這麼說的:「當初沒有人問過我結婚的意願,就被迫嫁給了你父親;現在又沒有人問過我離婚的意願,就要簽下這份離婚文件......為什麼總是沒有人問過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在這邊我們可以看到,茵希雅原本以為用善意構成的動機,是要幫助自己的母親脫離了天天活在精神與肉體虐待的婚姻之中,卻沒想到反而讓母親陷入了更深一層的恐懼——主體性遭到了剝奪。

在印度傳統社會下的女人,從沒意識到自己是有辦法選擇自己所想要的,這不僅是基於性別因素下的能力培養遭到剝奪、自主意識的機會被徹底否定,更是因為自己的性別而能夠誕生於這個世界上,彷彿是一種被恩賜下的僥倖了。所以茵希雅的母親看到了從孟買的律師事務所帶回到家中的茵希雅以及她手上的離婚協議相關文件,她所意識到的絕對不是自己終於能夠擺脫牢籠、預見自由的一絲曙光,而是感受到自己身處於一個自始自終無法由自己過問人生的世界裡,就像一艘存在價值被否定的小木筏,漂泊在狂風大作的海面上,遑遑不可終日。

於是這會使得個體陷入消極的心理狀態,即如果我至少在這邊生存得下去,又何必非得要改變現狀不可呢?因為在這個我無法靠自己改變且必須「寄人籬下」的社會文化裡(又無法出走到它處),自己在面對命運時自身根本渺小得無法與之相搏;誰又知道一但貿然踏上了為自己奮鬥的道路上,會遭遇什麼天大的不測以及世人的非議?唯有理解了這一層因素,就會知道茵希雅的母親所恐懼的,不單單是經濟因素,而是一個印度社會下整體性的婦女困境。

誠如茵希雅的母親在電影開始不久時,面對央求參加歌唱比賽的女兒,只能無奈地說:「我是同意了你的要求,但不見得命運會同意。」那麼,茵希雅的母親開口閉口提到的「命運」究竟指的是什麼?神話觀、形而上學、宗教信仰、維持社會穩定的法律?不,在電影當中所談的普遍概念是父權文化、女性困境、性別壓迫所形塑而成由上至下的道德律令,而家裡的話,構成以上要素的最小單位則是「父親」——一個實體居然作為了茵希雅母親口中關於「命運」的代名詞,此乃《隱藏的大明星》中最荒謬之所在。

然而,這還只不過是構成女性被綑綁於父權結構中的第一層因素,父權文化未必能夠世世代代的傳承下去而被鞏固,但在電影中還道出了更重要的第二層因素,也就是女兒如何變成母親的重要課題,這是非生理意義上的,乃精神層面的過渡性問題。茵希雅在與母親在上述的離婚討論中,困惑不解母親怎麼能夠如此懦弱,不為了自己的人生與丈夫徹底決裂,還直言:「錯的不是我,而是你。」並憤而回到房間。

房間裡,茵希雅與她的奶奶進行了一段關鍵性的對話,奶奶向茵希雅道出一段關於她母親的悲傷往事,就是茵希雅的母親曾因為第一胎懷了女胎而不是男胎(那名女嬰就是茵希雅);而茵希雅的母親在被夫家親屬強行壓至醫院執行墮胎手術,並且隨院監視,但是茵希雅的母親在執行手術的前一天成功逃出夫家的層層看守,並在十個月之後抱著茵希雅回到家中,以「如果下一胎還是女胎,我願意墮胎,但是請讓我保住這個孩子」為由,讓茵希雅在這個對女性不友好的世界中活了下來。

「是啊。這一切錯的不是你,而是你的母親。」故事結束後,奶奶對茵希雅如此說道,而這段往事無疑造成了原本一心渴望逐夢的茵希雅的世界觀徹底崩解。茵希雅至此才意識到,她的一切努力所關涉的不僅僅是自身的前途與夢想而已,也絕對不是她與母親和這個家庭內部的問題而已。她身處於一個巨大的性別文化網絡之中,猶如小木筏上的水手,別說有勇氣揚帆衝出波濤洶湧的陣陣浪潮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其他船上的成員一樣緊緊抱著木筏的邊緣或任何的固定物,祈求自己別成為上一個被甩飛出去而被命運吞噬的人,就是一種萬幸中的萬幸了。

至此,女兒完成了母親在精神上的過渡:茵希雅放棄了掙扎,願意聽從父親的指示被帶往沙烏地阿拉伯,和一個自己素昧平生的人結婚。讓這個性別文化的綑綁真正地陷入一種死循環的漩渦之中,而這便能夠視作一種在印度社會中普遍性存在的父權結構了。阿米爾汗及該片的導演透過一個家庭事件的縮影,道出了生活在印度的婦女們是如何一代又一代的活在性別文化的恐懼之中,以及屈服於命運的恐怖威權之下。而要打破這樣的父權結構,必須得有任何一位婦女不畏艱險地乘風破浪、不計任何代價地試圖衝出這片籠罩這片海域的暴風圈,而在電影的最後,茵希雅的母親做到了,她在百般折磨她們母女倆的丈夫面前,在機場的眾目睽睽下簽署了那份由她女兒帶回來的文件。

然而,我畢竟不是一名生理女性,而是一名在父權社會中享有紅利的生理男性,所以在這部電影中我除了意識到婦女所面臨的困境外,還必須排除做外顯的主線劇情去努力思索,這部電影究竟能夠帶給我什麼樣的啟示呢?或者說,我能透過電影得到什麼樣的結論,除了意識到身為一名生理男性儘量不參與剝削女性的暴力之中,在具體上我還能做到些什麼。倘若生理女性在這部電影中要找到的信仰價值是「回到原本屬於你的靠窗位置」,那麼生理男性的信仰價值又會是什麼?抑或者,這部電影能夠提供給男性什麼作為參考的道德線索?

在電影中,可能會被大眾忽略了一個微不足道的面向,就是當茵希雅要帶母親遠走高飛時,母親卻擔心起茵希雅的親弟弟,說:「那古度怎麼辦?難道就這樣拋下他不管嗎?」茵希雅露出嫌惡的表情說:「反正爸爸總是偏心他,幹嘛理他?」這時,茵希雅的母親卻反對的拋出了發人深省的問題:「如果讓古度跟著你爸爸,萬一以後他變成像他那樣的人,該怎麼辦?」

在這邊,我們可以看到茵希雅的母親意識到自己的丈夫之所以對他們如此殘暴,未必是源於他本性就是如此,可能也是被他舊有的原生家庭所浸染,基於這樣的前提下,如果讓古度單獨地跟著他的父親,且沒有自己在旁的陪伴下,古度極有可能會繼承父親對待的影子,而成為下一位對妻子與女兒殘忍施暴的家庭獨裁者。

換句話說,在茵希雅母親的視閾裡,她可能看見了在社會中每一個人的意志都不是全然自由與自主的,都是處在一個巨大的網絡結構之中,而這同時也能解釋了為何每當她的丈夫要對自己施暴時,她原本恐懼的眼神會轉向希望陪伴在自己身邊面對恐怖丈夫的茵希雅,突然神情決然地說道:「帶古度進房間,你難道想讓他看到嗎。」其背後的用心之深,可能是「我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受到丈夫的影響,進而耳濡目染成為了像他那樣的傢伙。」為何茵希雅的母親總是堅持要帶著兒子一起離去,而不是只和女兒一起逃走?這背後的深意可不全然只因為「他是我的兒子,我要帶著他走」那般簡單——別忘了,她的丈夫是頗為偏心且疼愛著兒子,不大可能出現像對自己與女兒那樣施暴的可能性,所以如果只是擔心自己的兒子的物質生活保障問題,那實在大可不必。

然而,身為生理男性的古度也是非常合乎母親的期待,沒有像他爸爸那樣歧視身為女性的母親與親姐姐,反而還處處展現小機靈的幫助原本不大信任(甚至是厭惡)自己的姊姊脫險,免受父親的責罵,最後還將姊姊因為父親而四分五裂的筆記型電腦偷偷用膠帶拼湊修復。在這邊足以見到導演作出了非常大膽的隱喻,即:社會中的父權文化是前人所遺留下的一筆大爛帳,但不見得後代就要去繼承它,足以預期性別間的二元對立,在印度不久遠的未來中,雙方是有著修復的可能性。

所以,這邊給了我第一個啟示是,有時候女性主義的網路爭議中,總是喜歡討論女性在當代能夠獲得有別以往的權利,必然是某些生理男性願意放下自身的既得利益,但是在部分人那裡的詮釋,卻會荒腔走板的居功:「要不是因為生理男性願意釋出權力或讓出位置,那麼你們生理女性怎麼會有今天?所以女性在現代不被歧視,應當是生理男性的功勞」,而這樣的觀點在《隱藏的大明星》這裡卻被漂亮的處理了,被詮釋成:「生理女性之所以能夠獲得與生理男性平等的權利,是因為某些新生代男性認知到過去父權文化對於女性的傷害,並且儘可能地做出彌補動作,目的是為了達成兩性間在未來的和解。」

這樣的性別意識不僅體現在茵希雅的弟弟古度身上,甚至在片中暗戀他的男生那裡,也可瞧見些許端倪,但是我覺得導演在關於那位小男生的設定上,處理得不夠理想與精細。因為那個小男生雖然處處護著茵希雅,給他脫離父親、拯救母親、勇敢築夢的勇氣與具體的協助,但是我認為在接近片尾的一個小橋段裡,當茵希雅畢業當天,要被父親帶去沙烏地阿拉伯嫁給別的男人之前,那個暗戀茵希雅便不時給予幫助的那個小男生,帶著茵希雅到了自己的家中並且和他的單親媽媽作了些交流。

這樣的背景設定可證是一種刻意的安排,目的在於告訴茵希雅有一個能夠讓她參考的單親媽媽之典範存在。換句話說,他的媽媽要脫離丈夫的經濟給予才能夠生活的信念預設,並絕非不可動搖的,真的不必要成為男人的附屬不可,因為現在就有一個活生生的成功案例在茵希雅的眼前。但是在電影中,這個部分導演卻採用類似意識流的方式,用幾個片段迅速帶過,我覺得實在是有些小可惜。

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們時常想著只要社會上有越來越多的成功女性,證明自己的能力不遜於男性,甚至可以比男性更優秀,就能夠使得社會風氣對於女性越來越友善的,但其實在許多調查過後的數據顯示,大大地否定了這樣的觀點,因為那些超脫於一般被傳統父權文化壓制的女性,是很難在社會中找到男性配偶的(或者找不到具備進步性別觀念的男性配偶)。那位可能有著屬於新時代女性的能夠打破父權文化的進步特質,將沒有可以被影響的後代子嗣做出繼承,讓他們成為基數去改善這個社會的整體風氣;反而能夠擁有子嗣、大多是符合社會主流價值觀的生理男性,較容易擁有後代子嗣。

他們小到家庭內部性別分工,大至社會整體的性別剝削,將會潛移默化影響到子女怎麼認知自身的性別與被社會賦予的道德責任之間的偶然性(卻被當成必然性)聯繫,讓這樣的父權文化能夠一直地被保存下去。誠如前面所述,我們身處於一個巨大的社會網絡之中,我們的價值觀是很容易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的,並且很容易對於社會的既定觀念以為就是一種不可動搖且至高無上的命運,而許多生理男性身上的父權因子是受到社會文化的影響,那麼社會文化是怎麼保持其長久的運作呢?靠的當然是無意識下之家庭教育的代代相傳。於是乎,即便有再多個體女性於社會的成就價值中脫穎而出,仍然無法對社會整體造成顯著性的顛覆。

電影結束之後,有一個非常有趣的小彩蛋,就是阿米爾.罕以非常流裡流氣的詼諧手法,唱跳了自己在片中飾演沙克帝.庫馬爾所編寫的歌曲,並且將錄製好的影片上傳到YouTube,並且說:「如果你喜歡這部影片,就按一個讚;如果你不喜歡,就從現在開始改變自己的偏好吧。」在無疑是在電影中把觀眾逼哭之後,能夠讓觀眾破涕為笑的極佳設計安排,但是請千萬別忽略了這邊是有深刻隱喻的。

阿米爾.罕所說的「這部影片」指涉的對象可以只是個逗趣異常的片尾影片,但這個彩蛋作為一種概括性的總結,並且回歸到電影的脈絡之中,再考量到他拍這部電影主要訴求的客群是印度觀眾,以及阿米爾.罕在印度引起的爭議及受到保守派的批評,背後談的卻可能是這部電影本身及其背後涉及的性別意識:「如果這部電影刺痛到了你的父權神經,請改變自己對於父權社會的偏好吧。」

最後,我們可以這麼論斷,如果是生理女性看完《隱藏的大明星》之後,所要追求的信仰價值是「回到原本屬於你的靠窗位置」,那麼男性所要追求的就是「如果你不喜歡,就從現在開始改變自己的偏好吧。」尤其是身為新生代的生理男性,更是需要如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朱建豪』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