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逾10萬人被遷離,為何金馬獎導演一句「低端人口」就被中國斷直播?

Photo credit:微博圖片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很難統計到底有多少人一夜間被驅趕出北京,但有媒體粗略統計,目前已有近千幢出租大院被清理,估計超過10萬外地人被逼遷離。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第54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囚》的導演馬莉在11月25日晚上領獎時,說道「像我這樣的,可能都屬於待被清掃的低端人口吧,所以我覺得這個獎特別重⋯⋯」後,中國直播金馬獎的網路平台就立即切斷直播。同時,網路上也出現了「北京排華」討論,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北京在近年致力於控制人口,疏解「非首都功能」,像是2017年開始的「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還是治理「拆牆打洞」運動,都限制了外來打工者的生存空間,居住在城市邊緣數以百萬計的打工者,在很多官方文件中被直呼為「低端人口」。

一場火災之後,北京大興區被勒令三天之內立刻無條件搬離,沒有任何過渡措施和救濟安排,否則會斷水斷電,及將住戶物品強行棄置,強拆房屋。

「低端人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對於一類弱勢人群正式的非正式術語」。通常是指中國境內低收入、低學歷或從事低端產業的人群。2016年8月,「低端人口」在人民日報海外版、人民網文章中被使用以來,便遭到輿論抨擊。然而,這一詞語在北京市等地方政府文件中多次出現,亦在媒體及學者中廣泛被使用。

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聚福緣」公寓18日晚間發生大火,官方公佈已有19人死亡,民間流傳人數高達40餘人。北京當局隨後以有「消防風險」、「消除安全隱患」為由,強勢清理市內住商混合的違規建築。

一份落款日期為11月22日的通知上寫著,接到北京市大興區西紅門鎮政府通知,西紅門鎮新建村所有生產、加工和住房及廠房庫房全部停產、停業、關閉,要求租戶在11月23日前全部撤離。如11月23日下午6時前如不搬離騰空,一切物品視同放棄,一切後果損失自行承擔。

位於西紅門鎮宏康路南側的違建區,25日上午開始拆除。經過近兩天作業,一排3、4層樓的平房大半被夷為平地,原本的商鋪面目全非。截至26日傍晚,現場仍有挖土機施工,工人拉起封鎖線並架起工地圍牆,眾多保安在場「監工」。僅存的房舍已人去樓空,只見牆上留下「拆」、「三天搬完」等噴漆字樣。

此次行動從11月20日開始至12月底(為期40日),大清理的對象包括建築、廠房、城鄉結合部的出租公寓和出租大院等,覆蓋面之廣,空前未有。

中央電視台引述當局數字,指在大興區大火發生一星期,已經清除「安全隱患」2萬5000處,查封了大批違規房屋,遍佈全市各區,包括核心區、中心城區在內,「各區都排查出問題」,最多的一個區更發現4,000處隱患。

習近平親信、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以清理全市「安全隱患」為由,無預警、無安置、無賠償地驅趕低端人口,但是當局否認是要藉大興區日前的大火,將低端人口趕離北京。

不過,北京市豐台區區委書記汪先永的一段內部講話26日曝光,他明言要強拆外來工公寓,而且行動「要來硬的!要出狠招!」「今天開始能拆就拆,不要等到明天去!」更要執行的官員不要害怕,「市委是區委的強大後盾,黨中央和全國人民是市委的強大後盾」,但隻字沒提如何安置、賠償被趕出街、流離失所的外來工。

目前很難統計到底有多少人一夜間被驅趕出北京,但有媒體粗略統計,目前已有近千幢出租大院被清理,估計超過10萬外地人被逼遷離。

在「有線中國組」的採訪影片中,北京新建村原本是大批外來人口居住和做小生意的地方。居民劉志凱指出,這次事件引起民間極大反響,有被驅趕者指情況慘過打仗,因為連準備的時間也沒有。

劉志凱還說,他們作為社會最底層,都有給國家創造財富,養活官員,不應受到這樣的對待,「十年前是北京歡迎你,現在是北京驅趕你。人治,這是人治的結果。沒得商量。」

北京居民葛志慧則表示,出現這些問題的根源就是中共這個邪惡的體制。「有權有勢的人想把外地人趕走,侵佔他們辛辛苦苦幹活留下來的生意,把公共場所據為己有。這就是邪惡,沒有人性。怎麼著的這把火?怎麼不解決?卻來趕人!這就是共產黨的作為。」她擔憂未來外來人口真的被全部趕回各省的話,有些北京本地人恐怕生存會成問題。

「北京人,說不好聽的,是靠外地人過活,有錢的、做生意的多是外地人。小商小販更都是外地人,他們走了,現在連吃早點都沒地兒吃了,那些飯店的早點多貴啊,我們還就那點兒收入。」葛志慧說。

即使有志願團體想協助無家可歸的外來者,亦被當局以各式各樣理由叫停。

「環北京新建一條新長城,全城頒發高端人群證、低端人口證、勞工證,然後以『人民安保』的名義設卡盤查,既達到了目的,又避免了傷害低端人口玻璃心!」北京許多居民都質疑當局的做法,並強調「低端人口的標準是甚麼?」、「既然低端人口不准入京,那高端人口就不要去農家樂吧!」

不過除了「低端人口」,也有跡象顯示,排查的範圍不止基層與外來人口,一些白領階層與本地人亦受到影響。

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郭於華向BBC指出,自己一名學生,已經博士畢業成為大學教師,但他所租住的房子也在清理範圍,被勒令在一周內搬遷。「他是『高端人口』了吧?這種對人權的侵犯,今天可能是別人,明天就可能是你。」

郭於華也強調,外來人口亦是在滿足北京在服務、勞動力方面的需求。很多國家的大城市都會有棚戶區,政府的做法不是把他們趕走完事。

26日,中國知識界人士聯名公開致信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信中指出,對於北京大火,有關部門不是反思檢討自己的責任,而是開展以外來人口為對象的大清理行動,導致數十萬民眾前景堪憂。

在公開信上簽名的北京萬聖書園創辦人劉蘇里表示,當局採取的排查清理整頓方式,嚴重超越了任何國家和政府能被容忍的底線,「做的太過分了,不是正常政府幹的事情了。為什麼派人一組一組拿着長柄板斧和鎚子,見什麼砍什麼,見什麼砸什麼,土匪搶東西也不是這樣的,連土匪都不如。」

中國與全球化智庫特邀高級研究員黃文政認為,「有外來人口湧入說明這個城市有活力、有吸引力,」 黃文政指, 「沒有一個城市會被人口壓垮,只會因為人口減少而衰落。」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教授陸銘指出,大興火災暴露的安全隱患問題,是安全措施不到位,「存在安全隱患,應該去治理安全隱患,而不是去驅趕人」。

陸銘說,外來人口離開北京,會導致服務類勞動人口減少、價格上漲。而低技能勞動者是高技能勞動者的服務供給者,如果服務價格上漲,從長期來看對於高技能勞動者的吸引力也會下降。

北京市官方則展開「滅火」行動,有相關負責人否認專項行動是在驅趕「低端人口」,並稱沒有「低端人口」一說,聲稱「這次專項行動的目的是為了人民生命的安全」。

27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出面強調,大排查活動要有人文關懷,當局聲稱將想辦法安置受影響民眾。但目前,中共紅十字會、婦聯、工會等官辦群團組織仍集體噤聲。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