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西不是最聰明的人,卻是最偉大的創造天才

達文西不是最聰明的人,卻是最偉大的創造天才
Photo Credit: Ashley Van Haeften, flickr, CC BY 2.0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達文西是天才,但不僅僅是因為他聰明,更重要的是他是普世智慧的縮影,他比歷史上任何人對這個世界都還要好奇。

他大部分的好奇心都用於我們大多數人長大後就不再關注的事物。拿藍天為例,我們每天都會看到天空,但長大之後就不會聽下腳步去疑問為什麼天是藍色的,而達文西做到了。他在筆記本一頁又一頁地寫下筆記,探討水蒸氣對光線的散射如何產生各種朦朧或充滿活力的藍色陰影。愛因斯坦也對這個問題感到困惑,所以他以瑞利勳爵(John Strutt, 3rd Baron Rayleigh)的研究為基礎,發展出光譜散射的數學公式。

達文西從未停止觀察,當他參觀米蘭城堡周圍的護城河時,他看著四翼的蜻蜓,注意到蜻蜓的雙翼是如何交替運動。當他走過城鎮時,他研究人們的表情及其情緒相互影響的方式。當他看到鳥兒時,他觀察到哪些鳥的飛速在上升時比在下降時還要快,又有哪些鳥兒是相反。當他把水倒進一個碗裡時,他會看著漩渦如何旋轉。

富蘭克林曾航行到英格蘭,作為少年時期的自我放逐,後來還測量了洋流的溫度,從而成為第一個精確地繪製灣流的人,而達文西也一樣,他出門時也會不自覺地開始追逐和研究空氣旋風。

這些觀察讓他創造了自己最輝煌的藝術作品,包含《耶穌受洗》中,耶穌腳踝周圍的約旦河河谷有著一圈圈的漣漪,還有強大的大洪水畫作。他也是第一個解釋心臟血液渦流如何導致主動脈瓣關閉的人。他的繪畫《維特魯威人》,是解剖學上非常精確的作品,驚人地和美相結合,成為藝術與科學連結的卓越標誌。

有些人是特殊領域的天才,比如數學的尤拉(Leonhard Euler)或音樂的莫札特。 但對我來說,最有趣的天才是那些從自然無限美景中,看出模式的人。達文西的輝煌成就跨越了多個學科。他從屍體的臉上剝下肉,勾勒出移動嘴唇的肌肉,然後畫出世界上最令人難忘的笑容。他研究了人類的頭骨,畫下了骨骼和牙齒的分層圖,並在《聖葉理諾在野外》(St. Jerome in the Wilderness)中傳達了聖葉里諾骨瘦如柴的痛苦。他探索了光學的數學原理,展示了光線如何衝擊角膜,並在《最後的晚餐》中呈現了不斷變化視覺視角的魔幻想像。

當然,還有許多其他貪得無厭的保守派,而文藝復興時期野還有其他人才。但是沒有人畫得出《蒙娜麗莎》,更不用說在同時還繪製多層分割的解剖圖、提出河流改道方案、解釋了從地球到月球的光線反射,解剖待宰豬隻、看仍在跳動的心臟、觀察心室如何運作,設計樂器,舞蹈選美,使用化石來反駁聖經上的大洪水紀錄,然後再畫出大洪水。達文西是天才,但不僅僅是因為他聰明,更重要的是,他是普世智慧的縮影,他比歷史上任何人對這個世界都還要好奇。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