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遺產」象徵的是文化保存的高度,不只是觀光客的來客數

「世界遺產」象徵的是文化保存的高度,不只是觀光客的來客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年少的我還不理解,這只是自己熱愛「曲徑通幽」的習僻,大部份的人並不期待這一類答案。自此之後,我學會了用熱門景點來應付這類問題,至於那些冷門的私房美景,除非遇到臭味相投的朋友,不然就自己默默收著吧。

在澳洲的那一年,沒有工作的時候,我總是習慣性的打開澳洲國家遺產清單(Australia National Heritage List)的網站,搜尋身邊是否有值得去逛逛的地方。

這個網站上所列的,不論是歷史建築、國家公園還是史跡,都比旅遊服務中心提供的景點文宣更具可看性,而且相關介紹細膩詳實,每天啃這些文獻,光是查單字就查不完,也因此更了解每一處落腳的城鎮,它的地理空間與物產如何影響城市發展?現在的城市紋理是如何織就的?這裡的人從拓荒迄今,面臨的挑戰有哪些?

記得在西澳,有個旅途中認識的朋友問我:「SiSi,妳每天逛來逛去,分享一下哪裡值得去吧?」

我歪著頭苦思,講了一串地方,比方某個市集中彎進去的小巷,某個公園西北角的樹林,某個街區的住宅有著美麗的小院與行道樹,十九世紀的印刷廠遺跡、拓荒時期的電影院,諸如此類。

她大翻白眼:「這些都太冷門了吧,妳就不能講些知名景點嗎?」

年少的我還不理解,這只是自己熱愛「曲徑通幽」的習僻,大部份的人並不期待這一類答案。自此之後,我學會了用熱門景點來應付這類問題,至於那些冷門的私房美景,除非遇到臭味相投的朋友,不然就自己默默收著吧。

既然要介紹知名景點,那麼,「世界遺產」是不是「知名景點」?換個角度說,「世界遺產」是不是「熱門」與「錢潮」的同義詞?

曾經我以為「世界遺產」這塊招牌是觀光經濟的保障,位於日本堺市的百舌鳥古墳群,推翻了我的成見。

堺市博物館_2

休息區鄰水而築,天光將碧綠苔色映入室內。

作為日本規模最大的古墳群,這裡分布著四世紀至六世紀的天皇陵寢,是日本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的重要史跡,大仙陵古墳(仁德天皇陵)長486公尺,是日本規模最大的古墳,與秦始皇陵、埃及金字塔並列世界三大墳。「徒步繞墳一周」大約需要半個多小時,這似乎是古墳遊的熱門行程,但烈日當空,我一下公車就放棄了這個念頭。

往墳前的參拜入口走去,層層圍籬告知所有來客此為神聖場所,我在門前停下腳步,立刻有兩位穿制服的伯伯前來阻止我靠近。伯伯不懂英文,很努力的想用ipad的語音輸入功能來翻譯,可惜ipad也聽不懂他的日文,我用我破爛的日文單字一一確認伯伯想表達的意思,大意是說,這裡是神聖禁地,遊客不能進入。

仁德天皇陵

重門深鎖的仁德天皇陵,是日本規模最大的古墳,遊客不可靠近。

舉目四望,除了我,沒有其他外人在場。現場的人都是工作人員,清理壕溝的、守著墓門的。

可以理解為什麼不能靠近,畢竟是天皇的陵寢啊,但沒有參觀者也太奇怪了。

向工作人員詢問了博物館的方向,經過一抔抔規模比較小的古墳,走進館內,仍是一個人也沒有。

館員很熱心的向我說明館內設施,安排我先在休息區稍坐,等候導覽影片的播放。看完說明影片,我走進展覽室,終於看到其他參觀者,整間博物館的參觀者大概只有七人。

展覽室和休息區都規劃得很好。由於古墳規模浩大,又不能進去墳裡參觀,博物館裡用模型的方式讓人了解古墳的結構、修築的方式,墳裡發現的重要文物也陳列於此。休息區鄰水而築,這個「水」就是環繞著古墳的溝渠。

堺市博物館

從休息區望出去,樹林的位置是古墳的土丘,綠水則是類似護城河的水渠。

我想,這裡的「甘於寂寞」,並不因為它仍在世界遺產的準備名單中。

日本人尊重了這裡是「陵寢」的本質。天皇墳是聖地,本不可褻玩,既然如此神聖,那麼,自己保護好就好啦,為什麼要申遺?當然,世界遺產這塊招牌是可以帶來一些觀光效益,但現場的氣氛感覺上似乎並不以此為發展目標,比起休閒娛樂,這裡更像是考古遺址與研究中心。也許,他們想像的高度是成為國際級的保存研究中心,以最高規格進行文化遺產的維護與傳承。

這才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動世界遺產保存的終極目的,各國都能以最妥適的方式珍惜、維護、保存自己的文化資產,讓一代代的人持續認識它們,並以相同的珍惜之心傳承下去。

 延伸參考: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