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性侵擾」連爆引發#metoo大潮,摧毀美國道德形象

「不當性侵擾」連爆引發#metoo大潮,摧毀美國道德形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當性侵擾」控訴風暴揭開了美國社會的醜態,也摧毀了美國的道德形象。確實,如果連婦女的權益也無法保護,又談何人權的進步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從十月五日起,美國社會刮起猛烈的風暴。《紐約時報》率先爆出,美國好萊塢影視製片人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在過去三十年曾性騷擾多位女性,含演員、公司職員甚至臨時工,開始了「控訴不當性侵擾」的大時代的序幕。幾天之後,《紐約客》報導,韋恩斯坦曾性騷擾13名婦女,強姦三人。記者說早幾個月前已經得悉此事,但NBC News拒絕發出報導。接著四名女演員站出來控訴,韋恩斯坦企圖性侵她們,被她們拒絕後就把她們開除出正在進行的影視項目。控訴的數字不斷增長,很快已經有超過80名婦女控訴韋恩斯坦對其的性騷擾、性侵犯與強姦(統稱不當性侵擾,sexual misconduct),當中不乏有名氣的女星。

對韋恩斯坦的控訴震驚了美國社會。韋恩斯坦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好萊塢最有勢力的幕後玩家之一。雖然指控名人「性騷擾」在美國並不罕見,但通常會被律師抹黑當事人為「想錢想瘋了才去敲詐名人」,最後和解了事。但這次指控韋恩斯坦的還有不少知名女影星,她們雖然勢力財力都遠不如韋恩斯坦,但名氣上比幕後的韋恩斯坦還高。這種抹黑的手段說服不了大眾。輿論一致指責韋恩斯坦,奧斯卡影評協會也取消了他的會員資格。

在各方指責下,韋恩斯坦發表了「道歉」聲明,大意是對事件感到很抱歉,現在是自己去接受「治療」的時候了。原來,這位影視大亨「抄襲」了前民主黨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那招,說自己患了「性癮」,即一種看到女子就身不由己要侵犯的病,因此「自己也是受害者」。這種拙劣的狡辯當然又被傳媒鞭笞一番。

韋恩斯坦事件解開了美國娛樂圈的「潛規則」:女星為了工作機會,哪怕外表光鮮,是粉絲心中的萬人迷,也要忍受好色又有權力的男人不當性侵擾。這一下子點爆了同病相憐的受害女性的怒火。在影星米蘭諾(Alyssa Milano)的呼籲下, 女性紛紛用「#metoo」(我也是受害者)的標簽,在推特與臉書上説出自己受不當性侵擾的事。

社交媒體對#Metoo標簽的響應出乎意料地熱烈。僅第一天,推特上就有20萬個帖子用上此標籤,臉書上更高達470萬人用。此後,使用者與帖子數量都急速增長。除了女性之外,也有男性受害者。

娛樂圈不出意外是潛規則的重災區:製片人托巴赫(James Toback)被控性騷擾過200多名女子;紙牌屋的男主角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也被16名男子控告曾有不當性侵,其中一位演員被侵犯時才14歲,《紙牌屋》因此取消新一季的播出。

但很快,不當性侵擾事件從娛樂圈迅速擴大到各行各業。其中最令人吃驚的莫過於美國奧林匹克女子體操隊了。美國2012年參加倫敦奧運體操隊的五名女孩子獲得團體金牌,其優異表現獲得「fierce five」的稱號,回國後獲得歐巴馬(Barack Obama)的接見,深受美國民衆的喜愛,是美國甜心。誰知當中竟然有三位女孩子被國家隊隊醫多次性侵,其中一位最早被性侵時還未成年。在她們「穿金戴銀」成為明星後,這種性侵還在繼續。該隊醫此前已經被檢控,但控告的侵犯對象都不是「明星」。現在爆出連「fierce five」等國家隊層次的運動員也被性侵,簡直不可思議。

AP_1730569568534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陸續爆出性醜聞的名人們,左上至右下分別是Harvey Weinstein、Roy Price、James Toback、John Besh、Terry Richardson、Leon Wiseltier、Mark Halperin、Andy Signore、Brett Ratner、Kevin Spacey、Jeremy Piven、Dustin Hoffman。

從一開始,「不當性侵擾」事件就被捲入政治鬥爭中。韋恩斯坦是民主黨的長期重要捐款者。無論歐巴馬還是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都曾接受他大筆捐款。由於民主黨一直指責共和黨總統川普(Donald Trump)「鹹豬手」,不尊重女性,這時共和黨找到一個民主黨捐款者的鮮活例子,自然立即把這件事政治化,指出民主黨支持者「道貌岸然」,背後專幹齷齪事。

韋恩斯坦事件確實把民主黨置於極為尷尬的境地。一開始民主黨還在觀望看是否可能危機處理。沉默數天後,希拉蕊才發表措辭經過仔細推敲的聲明:「我被傳媒報導出來的關於韋恩斯坦的事震驚了!」同時把「韋恩斯坦的捐款」都轉給慈善機構。注意在這篇聲明中,希拉蕊充分發揮其律師的才能,強調是「被媒體報導的事」,而不是「韋恩斯坦的事」,似乎還想留有餘地。直到韋恩斯坦發出「道歉聲明」,希拉蕊才完全與之切割。

其實,希拉蕊雖然曾在北京婦女大會上慷慨激昂地說「婦女權就是人權」,她在助長「不當性侵擾」方面可謂劣質斑斑。老公柯林頓「白宮偷腥」陸文斯基(Monica Lewinsky)的事件,她千方百計地把自己塑造為受害者的同時,又把陸文斯基抹黑為一個「自戀狂」,主動「勾引」柯林頓。在柯林頓其他性醜聞中,她都幫著柯林頓抹黑與恐嚇聲稱的受害者,讓她們噤聲。

但共和黨人高興不了多久,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也被這股火燒到了。只是想不到最早「中招」的是德高望重,看上去一本正經的前總統老布希(George H.W. Bush)。他被指控不久前對一個女演員說下流笑話,又觸摸這個婦女的「後部」(指臀部)。這令92歲需要坐輪椅的老布希尷尬萬分。他發出的道歉說,自己純屬「出於好意」才做出這樣的行為。

雖然直覺上,一個92歲的老人不太可能存心性騷擾,但事態發展令人驚異。隨後老布希又被多名女子指控不當觸摸,其中以被指在2003年「捏」了一位16嵗少女的屁股最吸引眼球。可見,老布希還真有此「癖好」。即便按照老布希的解釋,把它視爲出於一種不自覺的「好意」的「習慣」,就更說明美國社會這種不尊重女性之普遍已經到了如何嚴重的程度了。

老布希令共和黨尷尬,共和黨「民粹派」對這些建制派「老海鮮」早就不滿,也樂得落井下石。但很快,達摩克利斯之劍就落在「民粹派」的頭上,證明「人人有份,永不落空」。這次「中招」的是阿拉巴馬州參議員補選候選人摩爾(Roy Moore)。

這個參議員空缺是因為該州共和黨人塞申斯(Jeff Sessions)當上司法部長而產生的。阿拉巴馬是長期的紅州,共和黨對此空缺也志在必得。在初選階段,共和黨內部已經「爭破頭」。最後,白人民族主義精神領袖班農((Steve Bannon)力撐的「民粹派」的候選人前法官摩爾成功贏得初選。

摩爾的立場甚至比班農還極端,他主張反同性戀、反穆斯林,甚至認為基督教的教法應該指導社會運作,換言之屬於「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他曾經擔任阿拉巴馬最高法院首席法官(這個職務是競選得來的),期間在州最高法院前豎立寫有「十誡」的石碑。上級聯邦法院命令他移除石碑,他不肯遵從而被撤職。共和黨建制派都對他意見甚大。

AP_17332726509433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摩爾贏得初選,對陣民主黨對手也勝券在握,誰知卻被「不當性侵擾事件」當頭一棒。在#metoo大潮中,有九名女子控告他以前曾對她們有不當性侵擾。摩爾有「蘿莉控」,大多數女子被不當性侵擾時都只有十幾歲,其中一名女子當時(1979年)更只有14歲(Leigh Corfman)。如果說對過了16嵗的女孩子,摩爾還可以用「你情我願」來狡辯,那麼侵犯14歲的幼女則已經是犯罪行為了。

摩爾承認曾與一些超過16嵗的女孩子「交往」,但堅決否認侵犯那位當時14嵗的女子。但該女子有人證有物證,更親身在電視臺敍述整個過程,有板有眼,令人難以相信摩爾的說法。於是在多個民調中,他從遙遙領先民主黨候選人到小幅落後,形勢岌岌可危。不但民主黨以此大作文章,多名資深的共和黨人,包括馬侃(John McCain)、葛蘭姆(Lindsey Graham)、羅姆尼(Mitt Romney)、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諾(Mitch McConnell)都呼籲摩爾主動退出競選。但在班農的支持下,摩爾堅持不退。阿拉巴馬的共和黨人也認為,即便摩爾真的這麼不堪,「也比民主黨候選人好」。

就在摩爾被圍攻之際,民主黨也「後院起火」,明尼蘇達參議員弗蘭肯(Al Franken)被爆出一張照片,在一次飛機旅途上,他雙手疑似按在一名正在睡覺的隨行記者的胸上。他解釋,自己沒有真的按在上面,只是「假裝」如此,拍下照片是因為覺得這樣「好玩」。雖然他為此道歉,但隨即又有其他婦女指控他曾經對她們進行不當性侵擾,可見他一貫如此。看來,弗蘭肯的政治生命正在結束中。

與弗蘭肯同樣火爆的是11月20日爆出,最資深的衆議員,來自密西根州的民主黨人,88嵗的科尼爾斯(John Conyers)也被指控不當性侵擾一位女職員,並在早前以2.7萬美元達成和解。

另外,來自科羅拉多的女民主黨衆議員迪蓋特(Diana DeGette)也指控前同僚衆議員、聖地亞哥前市長、同屬民主黨的費爾納(Bob Filner)曾經在電梯上強吻自己。這位仁兄在2013年因另外的性侵犯案而被判入獄。可見,民主黨内也劣跡斑斑。

隨後又有媒體爆出,美國國會在過去20年,已經付出1,720萬美元,為共計264宗各種涉及議員的訴訟和解案買單。由於國會有關詳細信息是保密的,當中多少涉及「不當性侵擾」不得而知。聯繫到「上梁」老布希、柯林頓與川普的行徑,以及之前多位議員公開的性騷擾醜聞,美國政壇的「不當性侵擾」根本就是常態。可想而知,這類案件肯定占這264宗案件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輿論一片嘩然。

「不當性侵擾」控訴風暴揭開了美國社會的醜態,也摧毀了美國的道德形象。確實,如果連婦女的權益也無法保護,又談何人權的進步呢?如果美國社會能通過這次控訴風暴,真正能尊重婦女,這才能為社會重新注入「正能量」。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黎蝸藤』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