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多次舉辦「非法」集會、邀請黃之鋒演講,星國社運人士遭起訴

涉多次舉辦「非法」集會、邀請黃之鋒演講,星國社運人士遭起訴
Photo Credit: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活躍社運人士范國瀚(Jolovan Wham)遭警方以多次未經許可舉行公共集會、破壞行為等原因起訴。警方發文告表示范國瀚拒絕與警方合作,包括公然無視法律。

新聞整理:周慧儀

新加坡活躍社運人士范國瀚(Jolovan Wham)遭警方以多次未經許可舉行公共集會、破壞行為等原因於28日被起訴。警方發文告表示范國瀚拒絕與警方合作,包括公然無視法律。

據新加坡法律,任何人在沒有警方許可下組織或參加公眾集會,一旦罪成,初犯者最高可被罰款5,000新幣(約11萬2800元台幣);累犯者最高可被罰款1萬新幣(約22萬5600元台幣)及監禁6個月。

現年37歲的范國瀚是新加坡公民團體「社區行動網路」(CAN,Community Action Network)一員。警方指出,在去年11月以及今年6年和7月,范國瀚一共組織了三場「非法集會」如下:

一、邀請黃之鋒進行演講(2016年11月26日)

BBC報導,「社區行動網路」於去年舉辦「公民抗命及社會運動」論壇,邀請黃之鋒透過通訊軟體Skype與觀眾進行對話。然而,該組織因未替黃之鋒申請工作可因而遭警方調查。

警方回應,集會主辦者必須申請准證方能邀請海外人士擔任講者,即便警方事前已提醒范國瀚,但他仍在沒有許可的情況下舉辦集會。對此,當時的負責人范國瀚表示因為認為這是對社會運動「無害且直接的討論」,因此未申請工作許可。

自由報導,黃之鋒對此回應,難以想像以視訊舉行會議也要經過申請,范國瀚遭起訴,顯示新加坡政府「比中國更離譜」,且也表現中國試圖在亞太地區發揮影響力,封殺香港民運人士。

二、針對光譜行動(Operation Spectrum)進行抗議(2017年6月3日)

ET新聞報導,范國瀚於今年6月在新加坡捷運上發起無聲抗議:7名男女手拿剛出版的《1987年:新加坡馬克思主義陰謀30年後》(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進行閱讀。

光譜行動」又稱「1987年馬克思主義者陰謀」(1987「Marxist Conspiracy」),是新加坡在1987年5月21日一場秘密行動的代號。當時,有22人未經審判便以「疑涉及馬克思主義陰謀、企圖推翻政府」為由,慘遭逮捕。時任政府認為這一些人預謀建立共產主義國家,顛覆新加坡社會和政治制度。

這場在捷運上的無聲抗議希望向當局尋求正義,范國瀚也呼籲政府對此進行交代。而這場運動現在也換來警方以「破壞公物」起訴范國瀚,因其在捷運上張貼了兩張A4紙張。

三、於新加坡樟宜監獄紀念遭處決的29歲毒犯(2017年7月13日)

7月13日,范國瀚號召一小群民眾在樟宜監獄外集合進行燭光晚會,為遭判決死刑的馬來西亞毒犯普拉巴嘉兰(Prabagaran Srivijayan)的家屬提供精神上的支持。

普拉巴嘉蘭當時在開車前往新加坡時被發現載有22.24公克的海洛英而遭逮捕。他聲稱該車是向一名男子借來的,且對於載有海洛英並不知情。對此,人權組織曾呼籲新加坡政府重新審查次此案但無濟於事,普拉巴嘉兰仍在2012年被判罪名成立遭受死刑,成為新加坡於2017年第4個因毒品相關罪名而遭處決的受刑者。

集會結束的兩個月後,參與者遭警方以「違反公眾集會」為命展開調查,包括范國瀚在內,一共17名參與者。

身為集會參與者之一,《The Online Citizen》編輯许渊臣(Terry Xu)在臉書上表示:「這是一場『非法集會』,因追悼一名被國家法律處以死刑,即便被送上絞刑台仍堅持無辜的人;這也是一場警方親臨現場要求撤除蠟燭,集會便可以繼續進行的『非法集會』。」

AWARE:「為新加坡騰出多元的對話空間」

針對此次案件,新加坡非政府組織「AWARE」指出作為一個社會工作者和社運人士,范國瀚擁有良好的工作記錄,尤其在幫助邊緣人士、女性移工等。該組織亦提出疑問,稱新加坡對於「非法集會」的法律和規章是否太過嚴格。

AWARE亦提醒為新加坡社會騰出多元的對話空間是重要的。當替社會和政治議題發聲是遭限制且會引來刑事責任時,這將對公眾產生威脅作用,並且阻止人們發表自身觀點。

此外,AWARE指出「為維護公眾安全,一些規定確實有必要存在,然而應適時地去重新思考這一些規定是多麼的嚴格。任何不影響公眾安全和福祉、損害任何財產、干擾任何日常事務的活動都不應該困難地被組織起來。承擔法律責任是否是對社會利益最好的方式,這是令人懷疑的。」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李牧宜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