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崎駿的心結(下)——太太說我沒資格談論教育

宮崎駿的心結(下)——太太說我沒資格談論教育
Photo Credit: Photo Credit: Leandro5an / El Reino de los Sueños y la Locura- Hayao Miyazaki (documental, 2013) / Youtub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人言論惹火,未必敢做。可是,宮崎駿多次談論教育有惹火言論,而他教育方法說到做到,也有很多想法,究竟他對孩子的使命感和心結,強烈到怎樣的地步?

宮崎駿確是一位為世事感到不安與擔憂的人,他認為未來全球將會面對極為複雜且惡劣的問題,包括經濟與氣候變化,可是各國還只顧競爭和民族強大,沒有為下一代做好榜樣、未雨稠繆,做好全盤的應對考量,為未來解難打好基礎;更嚴峻的是,這些大人們竟然亦看不出,當新一代被科技品與次文化包圍之下,長大後面對如此龐大的問題,可能同樣束手無策,那怎麼辦?他如此道:

「經濟的不景氣更會造成人心惶惶,因此這種情況將會變得更加嚴重吧。就這層意義來說,日本人將會逐漸衰退而失去攻擊性,說不定會成為全世界最無害的民族哩。同時,我們的鄰近諸國將會取而代之,做出跟我們一樣的蠢事。中國的現況是電影、電視和電玩遊戲同時入侵,未來的情況說不定會比我們還要糟榚。」

如此便不難明白,宮崎駿積極主張解放孩童,捍衛孩童的好奇心,變相是增強一整代人「共同」面對全球難題的能力和意志,上一代人面對的環境和態度,很可能無法讓下一代人借鑑(有些問題甚至長輩再無資格指導年輕人),必須由他們自行探索:「如今自然問題雖然已經變成世界性的規模,而不再那麼好解決,但是正因為知道沒有根本的解決之道可以參考遵從,反而大有可為。」

假如年輕人脆弱了,宮崎駿一再強調是「大人的責任」而非「一蟹不如一蟹」、「今不如古」

Screen_Shot_2017-11-29_at_8_55_54_PM
Photo Credit: Photo Credit: Leandro5an / El Reino de los Sueños y la Locura- Hayao Miyazaki (documental, 2013) / Youtube截圖

宮崎駿向來不會認為以前的人和事都是好的,迷信現今的人和事都「一蟹不如一蟹」,或以前的人溫文有禮,現代的人卻殘酷不仁,他不會用如此眼光理解人類種種,建立虛妄的世界觀。反之,他回望歷史與文化的時候,經常抱著懷疑和批判的眼光。正如他親身登上八國山向下俯視的體驗,以及參考評論人的反思,他極認同一句話:「日本人愛護花草這件事也是騙人的,其實我們的祖先濫伐了不少樹木。」

反而,他了解從明治中期開始,日本才漸漸對「部分」大自然社區進行一些規劃,稍為改善了前人隨意開發,另一方面,當然也應批評工業化以後,近代日本人不顧後果追逐經濟成長等事。

同理,宮崎駿看年輕人的優缺點,擔憂他們的未來也訴諸「真實」。一方面,他看到當下的日本新一代更加善良、認真和細膩敏感;另一方面,他又十分不滿教育制度扼殺了他們的應變能力和意志力——「現今的年輕人無法整合他們的經驗。這是一件相當恐怖的事。」

說到底,如果年輕人在某些方面變得脆弱,顯然是因為大人們造成的教育缺失:「那是因為他們本該在小時候透過各種遊戲和磨練,打造一面自我的保護壁,無奈卻沒有那樣的空閒和時間。這樣的小孩卻出生在這個動亂的時代,說來實在是諷刺,同時也是悲劇。」

他擁有強烈的真實感,希望老來成為一位可怕的「怪爺爺」

Screen_Shot_2017-11-29_at_8_58_01_PM
Photo Credit: Photo Credit: Leandro5an / El Reino de los Sueños y la Locura- Hayao Miyazaki (documental, 2013) / Youtube截圖

實情,宮崎駿表達時可能帶點激烈,他總體主張的並不是所有孩子、所有時間都跑去玩,連丁點學習寫字和算術的時間都別花,他絕非此意,最簡單原則就是實踐因材施教,不是空談。他主要是提倡大可斬掉一些無盡的堂數、功課和集會部分,不以此為重點評核,把這些部分撥回讓孩子自由活動,用他們的方式探索世界;如果有些小孩真的十分喜歡抽象理論和數學,觀察到他們的天分,就讓他們好好發揮,繼續升學及專業培訓,這是沒有問題的。

可是,當目前制度根本毀了最重要的應變能力和好奇心時,「父母應該將小孩的能量還給他們,因為那是他們與生俱來,可以克服逆境、發揮自我力量的能量。」

Screen_Shot_2017-11-29_at_7_48_00_PM
Photo Credit: Photo Credit: Leandro5an / El Reino de los Sueños y la Locura- Hayao Miyazaki (documental, 2013) / Youtube截圖

足見,有別於香港富商施永青嘲諷年輕人「一蟹不如一蟹」,宮崎駿看到每一代都有優劣得失,他說這麼多話,是真誠擔憂前所未見的全球困局,若下一代愈來愈脆弱使之無法應對,是非常頭痛的;而最大最大的責任,是大人們一手造成的。

不過,既然宮崎駿真實感如此強烈,他看待自身問題還是比較挑剔;除了他為事業無奈要太太辭職照顧孩子,加上二人教導孩子風格差異大被埋怨「沒資格談論教育」之外,還充滿幽默的自嘲:

「我是個心中充滿遺憾的父親(笑)。基於我小時候的經驗,我曾經告誡自己不要成為那種不受歡迎的父親,而且心中也有各式各樣的典範,只是事與願違,到最後我竟然又帶給孩子另一種壓力。對小孩來說,父母親的存在就是一種壓力。缺乏壓力就無法生存,壓力是絕對不可少的,所以,它當然是必須存在的。只因存在,彼此便互相施壓、共生共存。我是個不及格的父親,我常想,要是孩子們能對我『以牙還牙』就好了。不過,我倒希望能扮演好祖父的角色。目前我正摩拳擦掌等待那一天的到來,我想當一個可怕又奇怪的祖父⋯⋯」

大概,宮崎駿身為人父有一段長時間,再隨創作心境有所轉化,不只對社會有所批判,亦兼及對自我有所反思,終於,讓他數年前好好重整思緒,疏導了由童年起延續數十年對父親久消不去的厭惡感。

至於往後,他最終想成為怎樣的一個怪爺爺呢?這個部分,留待宮崎駿最最最後一部作品完成了,再重新看一次,如何?

Screen_Shot_2017-11-29_at_8_52_19_PM
Photo Credit: Photo Credit: Leandro5an / El Reino de los Sueños y la Locura- Hayao Miyazaki (documental, 2013) / Youtube截圖

延伸閱讀:

  1. 中篇:宮崎駿的心結(中)—我不想敗在手塚治虫手上
  2. 上篇:宮崎駿的心結(上)—數十年無法原諒父親「不忠不義」
  3. 為了保護日本女人,日政府曾召愛國「潘潘女」慰藉大兵
  4. 【致敬】《幽靈公主》20週年,看了十次才認清故事神髓
  5. 日本社運、佔領世代火紅的10年
  6. 「吃米飯會變笨」、批黑澤明《七武士》 井澤元彥憶述「討厭日本的日本人」
  7. 迷戀宮崎駿,有必要貶低新海誠、細田守嗎?

參考資料:

  • 杉田俊介著:《宮崎駿論:眾神與孩子們的物語》(宮崎駿論:神々と子どもたちの物語),臺北市,典藏藝術家庭出版》,2017年,8月。
  • 宮崎駿:《出發點(1979-1996)》,台灣東販,2006年1月。
  • 宮崎駿著:《折返點(1997~2008)》,臺北市:台灣東販,2010年,12月。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