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步出校園前的焦慮:職涯探索服務能做到什麼程度?

學生步出校園前的焦慮:職涯探索服務能做到什麼程度?
Photo credit: 城市浪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職涯探索」的問題不像是一堂很硬很無聊的通識課。隨著畢業時刻逼近,年輕人很容易意識到他不再能夠「跟著朋友一起選工作」、「哪邊工作輕鬆哪邊去」、「不想做就不要面對」,這道關於「職業」的選擇題突然變得很重要,得花上好大的力氣去思考該怎麼辦去解決「對未來茫然」的困境。

文:張希慈

對於積極想要幫助青年探索未來職涯的服務機構來說,究竟如何能夠有效幫助到這些迷惘的年輕人?2017年,國泰人壽與城市浪人共同舉辦《百工日記》,吸引千人關注,最後共有近三百名青年、五十間產官學界機構跨城市共同參與,讓青年們體驗專業工作、觀察產業環境、建立與業界人士的連結,被學生描述為非常優質的職涯探索活動。

活動結束後,透過訪談活動中非常活躍的參與者蝦君,我們看見了更多關於職涯探索服務的問題。

蝦君
Photo Credit: 城市浪人

蝦君是一名很熱血的年輕人,理工背景的他玩攝影、玩影片剪接,有自己的Youtube頻道,積極的他現在也赴海外以交換學生方式體驗海外獨立自主的生活。然而在活力熱血的笑容下,他心裡其實藏了不少對於未來的焦慮感。

「那是一種很難言明的阿雜感(台語,很煩躁),當我越來越接近畢業的時候,身邊的人會不斷地詢問自己畢業以後要做什麼。我之所以感到煩躁,其實就是因為我知道我答不出來這道重要的問題。」

蝦君所擁有的焦慮並不是個案,只是這問題背後的成因究竟是什麼?又有什麼可能的解決方式?

在台灣,處處可見在學校體制內待了多年,卻在畢業之際感到自己與社會實務脫軌的學生。學校課程多半提供基礎理論,在校內選擇分流分組、專業課程時,學生又因感受到來自家庭與社會的期待,於是最終以如何能「順利畢業」以及「身邊重要他人做什麼選擇」當做自己做選擇的重要依據。

然而,「職涯探索」的問題卻不像是一堂很硬很無聊的通識課,大不了就蹺課,或是停修不面對。隨著畢業時刻逼近,年輕人很容易意識到他不再能夠「跟著朋友一起選工作」、「哪邊工作輕鬆哪邊去」、「不想做就不要面對」,這道關於「職業」的選擇題突然變得很重要,得花上好大的力氣去思考該怎麼辦去解決「對未來茫然」的困境。

以現行大專院校學生容易接觸到的管道,學生目前較容易接觸到的職涯探索有以下四種管道:演講、性向測驗、打工(實習)、就業博覽會。但這四種管道,卻無法完整解決青年探索職涯的需求。

演講

根源於「培養學生專業技能」的預期,校內安排的演講經常出現專題技術的探討,專業人士的職涯發展路徑卻較少出現,這樣的講題偏向在技職體系的學校更加明顯。同時,演講很看重講者的經驗是否具有參考性與啟發性,就算講者能談到職涯選擇的重要觀念,學生也很容易在大方向上感到啟發,卻在執行步驟上感到茫然的情況,在演講結束後就缺乏後續與講者深度對談的情況下,這些啟發帶來的行動熱情便容易被遺留在演講廳內。

性向測驗

先不論性向測驗本身因「自我認知」與「真實經驗」之間落差導致的準確度問題。對於蝦君來說,他曾面對最大的困擾是──就算他因為性向測驗發現了自己的興趣,但測驗結果缺乏下一步銜接,而又缺乏相關訓練與管道讓青年能做出明確的下一步職涯規劃,往往導致青年看著性向測驗結果卻仍感茫然。

打工與實習

在我看來,打工與實習的分野並不一定那麼清楚,但對於實際參與的青年來說,可以粗略地分開前後者。一種是拿時間與精力換取薪水,這類工作通常是青年自己會做,但沒有興趣長期投入的工作。另一種則是明確可以透過實踐過程,觀察自己較有興趣的行業,這類工作青年可能還不熟悉,但有興趣長期投入。顯而易見地,前者對於職涯探索幫助不大。但是相對地,後者卻有不低的參與門檻。

「我發現我對音樂有興趣,但不代表我對音樂有能力,所以我不一定找得到相關的工作。畢竟這若是一份有薪水的工作,如果我沒有基礎能力,這些機構也不會想要用我。」蝦君也說起他曾經在尋找適合的實習時所面對的困擾。

就業博覽會

與實習問題類似,現行普遍大專院校都有安排校園就業博覽會,各行各業企業主來擺攤、徵才,然而就業博覽會多半是尋找已經「累積專業經驗」的人才,而不是服務仍在「興趣探索」階段的青年。因此儘管此次活動會有大量公司人力資源人員到場,這些掌握「業界真實資訊」的從業人員在遇到非該領域背景的學生時,往往缺乏進一步向其介紹產業環境的動機。同時,往往會赴該大專院校擺攤的企業也都與該校較為知名的科系連結,若學生對自己科系較無興趣,便更難從這些擺攤的企業當中找到新的可能。

博覽3
Photo Credit: 城市浪人

以上不同管道並非也都毫無用處,對於態度正確、積極學習、勇於行動的青年來說,這些管道都是很好且重要的職涯探索管道。然而,作為青年服務機構,我們也得正視「態度、思維、行動力」三者兼備的青年在現有校園中並不多見。因此提供職涯探索服務時,透過正視既有管道的限制,優化演講互動設計、強化性向測驗後端的「下一步行動」、教授青年如何以更好的工作態度來彌補專業之不足,以及建立友善「探索期青年」的企業名單,應可讓整套職涯探索服務成為青年更好的助力。

責任編輯:王銘岳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