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禍而非天災:揚棄河川整治工程,重拾「與洪水共存」的環境哲學

是人禍而非天災:揚棄河川整治工程,重拾「與洪水共存」的環境哲學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照理說,政府願意花錢解決水患問題應是好事一件,但卻反而讓人更憂心,因為數不清的河川工程將把台灣的河川從下游到上游徹底水泥化,河川生態被徹底毀滅是可預見的後果,其減災效益也讓人無法期待。

今天,不只水利大國荷蘭已改變治水觀念,其他飽受水患威脅的歐洲國家如英國、德國、法國、比利時等,也漸漸揚棄工程防堵的治水手段,改以尊重河流的方式來減低水患威脅。

過去十年來,一個與河川整治完全不同的環境哲學「與洪水共存」(living with flood)觀念慢慢浮現,不再一味講求控制、抵禦洪水,而是試圖與洪水和平相處,以更細緻的配套措施來減輕洪水對人類造成的災害。

「與洪水共存」並非新觀念,事實上,過去在防洪技術不普及的情況下,許多人類社會都演化出與洪水共存的生活方式。今天,世界各地的原住民部落以及某些偏遠鄉村,仍然保留著與洪水共存的生活智慧。

過去幾年,我就針對東南亞地區仍然與洪水共存的偏鄉做研究。我走訪了泰國、越南的村落,了解人們如何運用高腳屋來避免水災、如何用小船與簡易步橋來維持淹水時的交通運等、如何配合淹水季節轉變經濟模式,來與洪水和平共存。

在孟加拉與緬甸,還發展出「漂浮菜園」的栽種模式 ,洪水再大,浮在水面上的菜園永遠也不用擔心被水淹。

恢復洪氾平原的功能,各國啟動自然防洪

目前在歐洲,「與洪水共存」的哲學主要落實在所謂「自然防洪」(natural flood defense),或者是「軟工程」(soft engineering)的手段上,利用河川的自然作用來防災。保護河川免於因水泥化整治而喪失珍貴的生態功能,是與洪水共存的重要精神。此外也要復育河川自然的水文、地形、生態,來提高洪氾平原的蓄洪、滯洪量及河道的容水量。

洪氾平原除了有蓄洪、滯洪的作用,還為人類提供許多其他好處。洪氾平原不僅是地下水補注的地方,它也可視為是水陸交接處的濕地,是各種不同物種的棲息地,是具有高度生物多樣性的環境。在洪水氾濫期間,洪氾平原的土壤和植物所進行的物理和化學作用還可以淨化水質。此外,因為臨水,洪氾平原也成為人們休閒、賞景的去處。

洪氾平原為人類提供許多免費的生態服務。但當我們用堤防將它與河道阻隔,挪為農田或住宅用地後,其生態服務也消失了。

為了減少水患、為了找回這些生態系統服務,歐洲許多國家近幾十年來大力進行洪氾平原的復育工作。

德國在1998年完成了布略得河(Brede)的大規模復育工作,包括將截彎取直的河道恢復蜿蜒,及復育一連串的濕地,而其易北河水患治理行動計畫中,則包括了總面積2,600公頃的15個洪氾平原復育的子計畫。

1990年,荷蘭則在萊茵河南岸Meinerswijk復育了200公頃洪氾平原;也在萊茵河支流瓦爾河(Waal)南岸栽種多樣植栽,讓300多公頃的洪氾平原恢復生機;2000年起更進行了「還地於河計畫」,復育更多的洪氾平原。

奧地利則在1996到1998年對境內的多瑙河和多瓦河(Drava)進行500公頃的洪氾平原復育。此外,英國、法國、波蘭等國家,也都有已完成或正在進行中的相關計畫。

氣候變遷下最好的調適策略

與洪水共存的策略,其實正是氣候變遷下最好的調適策略。

氣候變遷除了讓地球平均溫度愈來愈高,降雨模式也將會愈來愈極端,所以人類將面臨規模愈來愈大、愈來愈不可預測的洪水。

事實上,近年來全球各地包括台灣,都經歷了愈來愈頻繁的暴雨。氣候變遷不是未來式,而是現在進行式。如此一來,那些只能抵擋某個洪水規模的防洪工程就顯得愈來愈不可靠。

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最好的策略就是調適,而不是一味抵擋。人類是有創意的動物,相信可以發展出更多與洪水和平共存的好點子。但最重要的是得先拋掉企圖宰制自然、「人定勝天」的傲慢,揚棄極度暴力的河川整治工程,將洪水視為人類的夥伴。

不當開發的惡果,洪水是人禍!

國際間已經愈來愈多將水災當成人禍而非天災的反省輿論。

人禍指的並非政府疏於治理河川而使人民遭受水災侵襲,而是指不當的土地開發、問題重重的河川整治工程,以及自大的人定勝天態度所種下的惡果。今日我們所面臨的頻繁水患早已不是純粹的自然現象,而是人類行為與自然作用交織下的結果。

河川永遠不會停止氾濫,但是我們的確可以設法讓氾濫不要造成災難。水患絕對不只是水利工程的問題,更應該是都市規劃、社會經濟、生態環境等層面的問題,不是交給水利工程師、把河川整治一番就可以解決。

畢竟在水患問題上,我們真正要對抗的不是河川本身,而是人類不當的環境利用方式;重新檢討台灣的土地利用,並學習與洪水和平共存,才是避免災害的根本之道。

相關書摘 ►交通阻塞=道路空間不夠?西雅圖的痛苦經驗,值得我們借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好城市:綠設計,慢哲學,啟動未來城市整建計畫(二版)》,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廖桂賢

好城市・綠設計・慢哲學
一場住居新觀念的震撼教育
會吸水的海綿城市(在西雅圖)、兩棲城市抗暖化(在荷蘭)
受路邊停車保護的自行車車道(在哥本哈根)
愈塞車愈熱鬧的流動市場(在迦納)
行動健身房(在香港)、狗屎變能源(在舊金山)
走遍世界,向全球城市學習

好城市的基本條件到底是什麼?歐洲的城市為什麼特別迷人?作者廖桂賢以17年時間,從西雅圖開始,足跡踏遍歐亞非各大城市:柏林、哥本哈根、(瑞典)馬爾摩、阿姆斯特丹、泉州、京都等城市,以及迦納等國家,搜羅各種精彩案例或值得省思的負面教材,為您帶來一場城市設計和住居新觀念的震撼教育。

發揮市民力量,找回行動的勇氣
打通城市交通、水道任督二脈,找回城市魅力
全民綠生活運動,啟動未來城市整建任務

廖桂賢 好城市:綠設計,慢哲學,啟動未來城市整建計畫(二版)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