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功德」爭議的背後,是你越努力工作反而越窮的貧困陷阱

賴「功德」爭議的背後,是你越努力工作反而越窮的貧困陷阱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老闆來說,如果他花更少的錢,讓你被迫為了賺得生活所需必須加更多班;那他又怎麼會想要加你薪水,讓你能支應生活所需後不願意加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上週一例一休的修法爭議尚未落幕,賴清德又爆發聯合報報導〈照服員3萬薪水別嫌不划算?賴清德:當做功德〉的爭議。雖然同黨成員立刻反擊聯合的這篇報導是斷章取義,賴清德在當日下午也鄭重澄清他的原意不是要照服員接受低薪,而是希望政府應該想辦法找到財源支應照服員的薪水。但這則爭議仍是繼續發酵,在民間醞釀出一股強烈的反對情緒。

有很多賴清德的支持者覺得很冤枉,認為是媒體斷章取義的報導在抹黑賴清德。因為賴清德並不是要求照服員把低薪的現況吞下去,反而是想辦法要找到財源想提升照服員的薪水。這些支持者認為賴清德立意良善的發言卻被攻擊,恰恰證明了現在支持勞權反對政府的人是不理性的。

另一個爭議

在這則爭議正在持續的同時,另一項爭議來自於教育領域。有民眾在國家發展會議的「提點子」網站上提案「高中及國中小上課時間改為9點到15點」引發支持與反對的家長熱烈討論。經過媒體整理,許多家長反對這項提案的主要論點可以整理成以下三點:

  1. 家長認為,孩子應該要有大人看顧才不會出問題,而孩子在學校有人「管」。
  2. 擔心上放學時間改變,沒時間接送孩子。
  3. 認為在學校的時間和孩子的競爭力成正比。

乍看之下,一例一休修法、照服員低薪問題、高中與國中小上課時間是三個獨立的議題,只是湊巧在這兩週一起發生。但如果我們深入去看這些爭議背後隱伏的經濟脈絡,就會發現這些爭議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相繼發生並不是湊巧,而是反應了社會集體思維下的惡性循環。

RTR1U20Z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今天就來談談這個讓賴清德灰頭土臉的真正禍首究竟是什麼?

在上次談一例一休政策的文章〈也許你不在意多加點班,但如果「一例一休」修法會影響你的薪資水準呢?〉中,我們花了一點時間去論證這次一例一休的修法為什麼會跟你的薪水高低有關係?當時我們談到了你的薪資高低,不在於你的工時長短,也不在於你的產出多寡,甚至也無關於你產出的品質。關鍵在於社會「相信」你的工作有多少價值。

我們也談到了當前台灣這種迷信「高工時、低報酬」的競爭力神話,只是過去台灣在全球產業鍊低端生產零組件的歷史殘蹟所帶來的幻覺。我們更談到了近年來許許多多大老闆接力講幹話,圖的便是製造看空薪資水準的輿論風向。

這些論述背後的經濟學概念,上次已經談過,這次就不再贅述。我們這次聚焦來看怎麼用我們上次談的概念,來解讀這兩週持續發生的爭議。

「競爭力」的陷阱

在這兩週的爭議中,最經不起經濟學考驗的幹話恐怕就是「認為在學校的時間和孩子的競爭力成正比。」我們都知道,所謂的價格看的是需求跟供給。我們上次談了需求可以如何被影響,這次就來談談供給。經濟學的入門講的很清楚,在需求不變的情況下,供給越多價格自然就越⋯⋯低。

好,這裡就出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這些家長認為,學生花越多時間在學校,越有競爭力。但學生花一大堆時間在學校,只有兩種狀況。一種就是唸書不認真,花了一大堆時間才達成正常時間能達成的學習效果。另一種就是學習效果很棒,花了一堆時間讓自己學習了比別人更多的知識跟技能。第二種大概就是那些家長說的「很有競爭力」。

但如果我們在這裡帶入一點市場的觀念來分析,會看到更有趣的事情。聯考這種制度有意思的地方,就在於他的報酬是給定的。你無論讀了再多的知識或技能,他給第一名的報酬就是讓你錄取,沒了。而當學生拼了命地花時間讀書,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把升學競爭激烈的程度提升到空前的程度,會發生什麼事?我們會超英趕美好棒棒嗎?

會發生的,就是你必須投入更多的時間、精力,具備更強大的技能,才能得到跟大家都很混時一樣的報酬。換句話說,當有人讀得越認真,他其實就是讓包括他自己在內的所有人為了讀書所投入的單位時間、勞力越加的沒有價值。所以站在經濟學的角度,這些家長所追求的「競爭力」,反而造成了自己小孩所投入的時間精力更加貶值的惡性競爭。

AP_88538773778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賴清德的錯誤

這個思維不只發生在升學,而是發生在台灣勞動市場普遍的迷思。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當下,賴清德又提出了新的論點來提油救火

賴清德舉知名研究理論指出,當勞工在某個薪資臨界點之前,願意多加班讓收入變多,在收入達到臨界點後,就較不願意加班。以台灣現今整體環境而言,還沒達到那個臨界點,「所以我也是在幫助勞工」,彈性不是只給資方,同時也給勞工彈性。

其實賴清德會誤用這種研究論點,與其說是他特別壞想欺負勞工,倒不如說賴清德本人反應的正是台灣普遍存在的迷思。從我們前面談的例子就可以看到,考生為了上榜,只好拼命超時讀書提升競爭力來贏其他考生。但這樣的做法,在市場機制的運作下,只是努力讓他的努力更沒價值。在惡性競爭下,全國的考生等於投入了更多的時間精力,來取得他們本來可以更省時省力就能取得的東西。

勞力的價格也是如此。在薪水不變的情況下,你越努力工作,只是造成勞動力更大量的供給。競爭力的神話告訴你,要更努力工作才能擊敗別人,取得高薪。但經濟學的現實是,每個人都更努力工作所造成的競爭,只會讓勞動力更浮濫的供給,讓勞力的價格更加貶值。到頭來你努力加班擊敗別人所得到的,不過是大家都不加班時本來就能得到的薪水。

對老闆來說,如果他花更少的錢,讓你被迫為了賺得生活所需必須加更多班;那他又怎麼會想要加你薪水,讓你能支應生活所需後不願意加班?這才是賴清德引述的研究正確的解讀方式。所以人生的困難,就在於你為了擺脫窮困,願意更拼命的工作;但你的努力最終只會讓你在未來更窮困。

但站在老闆的角度,他當然希望你永遠都不要發現這點。如果我是老闆,聽到賴清德引述的:「很多民眾當面跟他說,一例一休使老闆不願讓他們加班,『很慘』。」我一定躲起來笑死。這就是為什麼賴清德好像一直想替勞工講話,勞團卻不買帳的原因。因為很多勞工願意加班,是因為沒看懂這點門道。政府要解決低薪問題,本來應該要導正這股歪風,但現在賴清德的做法,卻是順應這樣的歪風制定政策,當然是很有事。

RTRA7XD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勞工提高薪資的正確做法

低薪問題真正的解決之道,我們其實在上一篇文章已經談過,那就是讓老闆「相信你勞力的價值」。請注意,這裡講的重點是「相信」而非「實際」。因為老闆對勞力的需求是一種心理狀態,沒有什麼真正客觀的標準可言。就跟奢侈品對生活沒那麼必要,但他的價格遠高於多數生活必需品一樣。

要讓老闆相信你勞力的價值有兩種方式,但無論哪一種方式的終極核心都是「表演」。第一種是花錢考一堆證照、進修一堆學位、報名一堆獎項,用老闆相信的「第三方權威」背書,來表演自己的能力多有價值。

第二種便是歐美國家勞團愛用的「罷工」。如果你不相信我提供的服務值這個錢,那我就停止供給這項服務,讓你感受沒有這項服務的不便,衡量衡量這個服務到底值不值得這個錢。看是讓我一個月多領個萬把塊比較值得,還是服務停擺讓全國損失的數千萬、數十億美元,或是產線停擺讓老闆賠到上吊比較值得。用這種方式讓老闆重新感受到對這個勞務的「需求」。

台灣有些酸民,總喜歡嘲笑歐洲人好吃懶做,所以經濟發展遲緩。但這些嘲笑的人如果是老闆也就罷了,如果是勞工,站在勞力市場供需價格的角度,究竟是歐洲人比較笨還是你比較笨?

RTX13OL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參與佔領華爾街行動的群眾
為什麼賴清德談長照問題是說幹話?

我們接著從這個角度切入,回頭來談台灣照服員的問題。台灣長照目前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照護人手嚴重不足。根據其他媒體調查的結果,要讓「長照2.0」順利推動,「全台灣預計需要六萬名以上的照顧服務員,但至今真正投入此產業的人力只有一萬多名。」照服員不足的狀況依據縣市不同,在有些地方比例更加失衡:

根據門諾醫院長照部推估統計,花蓮符合長照2.0的「失能人數」已經達到1萬3,819人,花蓮地區若以目前僅有330位執業照服員能量來評估,長照體系是否真能執行成功?其實是令人擔憂的。

而造成這個狀況的原因,同一篇報導中的受訪者談得很清楚:

根據門諾法人附設長照培育中心的統計,2011年至2016年共舉辦24期的照服員培訓,共有455位取得證照的照服員,但可惜的是工作一年後的留任率往往僅有兩成左右,通常與低薪資、低成就與不受尊重有最直接的關聯。

「殺頭生意有人做,賠錢生意沒人做。」長照人力不足的主要原因之一,其實就是出在照服員薪水太低。賴清德這次惹起爭議的發言,主要也是談政府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可惜的是,賴清德雖然有心處理問題,卻完全切錯重點。

按照賴清德的原話

所以我們做這個事情,照顧老人可能薪水三萬多元,好像不值得,工作困難條件、環境已超過忍耐程度,愛心施展有一點困難,我在這裡要勉勵第一線照服員,把它當作功德台灣的社會理念、做善事的行為。真有碰到困難,希望衛福部也有機制解決,不要讓照服員在第一線獨自面對、獨自承擔,他只有兩種選擇:繼續忍耐或離開工作,這樣不好,這要隨時檢討、隨時調整,讓整個制度更加周延。

我們可以看到賴清德的本意,是呼籲照服員政府已經看到低薪的問題,在政府找到機制解決之前,想辦法再撐一下。雖說這樣的呼籲出發點是善意的,但解決問題的思維可說是完全錯誤。從這則談話看出來,賴清德預設的是照服員的薪水價碼是打死的,漲價的空間只能取決於政府找到多少財源。

但從經濟學的角度,這種做法所製造的誘因,根本不可能吸引到足夠的人才投入。在人才不夠的情形下,就算薪水比現在稍好,每個照服員還是面臨過勞、付出跟報酬不成比例的困境。這也是為什麼有人還原賴清德的原話,還是有人覺得賴清德在講幹話的原因。

老人_長照
Photo Credit: SungHsuan Wang CC BY-ND 2.0
長照的真正問題,在於我們其實根本不重視他

其實早在經濟學發端前,戰國時代就曾有人以類似現代經濟學的思維來解決人才困境。這個故事就是燕昭王的「千金買馬骨」。當時燕國剛經歷內亂,燕昭王希望吸引人才重建燕國,但燕國小、國力弱又地處邊陲。當時國內有個人叫郭隗,講了一個富翁買馬的故事。接著建議燕昭王只要先開出不合理的待遇禮遇自己這個廢材,你願開高價的消息立刻會傳遍各國,吸引各國賢士投奔。

燕昭王聽完立刻替郭隗蓋了一座黃金豪宅(黃金臺),消息放出去後,不到數年名將樂毅、外交家蘇代全都投奔到燕昭王旗下。最後燕國強到幾乎滅掉齊國。從郭隗在說完買馬故事後默默無名的情況,可以知道他的才幹遠不如後來投奔燕國的樂毅、蘇代。但是燕昭王花大錢投資在郭隗身上,就是透過開高價來反應自身對人才的「需求」,於是各國的人才供給,自然會往價格最高的燕國流去。

台灣現在的長照困境,說穿了就是我們社會對長照「根本沒那麼重視」。雖然社會滿口討論長照有多重要,多少人侈談有多重視老年的生活品質。但從我們社會願意開給照服員的薪水上來看,我們對長照的「需求」根本就不高。

經濟學的現實,就在於價格往往反應了人心真正的偏好。你嘴巴上說的再好聽,只要把你願意出的價格翻出來一看,你是真重視還是假重視立刻一目瞭然。嘴巴說很想要,但希望「免費」、「廉價」的想要,其實全都是假的。你可能會說,社會上需要長照的很多是弱勢,他們不是假想要,而是真的負擔不起。

OK,我也是認同這點,所以我不會直接告訴你政府不要管,讓長照由市場自由競爭的結論。但就算由政府以社會福利的方式處理,其實從政府願意撥出的經費、長照經費在全國預算分配上的比例,其實都能看出政府,乃至政府背後的全民究竟重視長照到什麼程度?

如果全民真的重視這個問題,自然會形成民意跟選票的壓力,強到讓政治人物願意提高投入的經費,至少高到讓照服員成為「有利可圖」的職業。當社會對照服員的印象跟「做功德」再也聯繫不上時,自然也就是長照問題真正獲得解決的時候。

長照 輪椅 老人
Photo Credit: Elvert Barnes @ Flickr CC By SA 2.0
讓勞工走入低薪的負向循環,源自於你其實一點都不重視生活

但可悲的是,現在的台灣社會,很明顯的連當下的生活品質都不重視,自然不會重視老年的生活品質。你說我怎麼得出這個結論?只要你認真回到這週的其他兩個爭議。無論是一例一休修法,還是學生上課時數的爭議,其實都反應了很多台灣人寧願多賺兩個小錢,也不願意把時間花在家人身上經營家庭生活。

我這樣講很無情?但根據經濟學講的「機會成本」,你如果真的覺得陪家人的時間比賺那微薄的加班費更值得,你自然會要休假而不要加班。更無情的是根據市場機制,當你願意領較低的加班費加班,等於你也認同你的假日時光就值那點錢。當你自己都作賤你工時的價格,老闆當然就順應你的願望給你低薪。於是這就形成了一個台灣薪資完美的負向循環。

從這個角度看,新自由主義者講的自然沒錯,低薪的出現不能只怪慣老闆,勞工自己也有責任。

市場當然會找到出路,但這是你想要的嗎?

最後來談談站在市場的角度,長照問題可能會怎麼解決。如果放任市場去走,市場當然就是繼續用照服員的薪資水準來反應人心真實對長照重視的程度。而薪資水準起不來,自然就會有越來越多的照服員離開,人力越來越不足。於是我們就會看到越來越多老人「孤獨死」的慘劇。當這些慘劇多到足以引發社會恐慌,大眾才會終於重視這個問題。而當大眾真的重視這個問題,才會刺激「需求」拿出足夠的資源,讓長照整個產業正常的發展。

Image_of_Triangle_Shirtwaist_Factory_fir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紐約三角內衣工廠火災

不要覺得我在開玩笑,美國之所以重視消防安全跟女工福利,就是源於1911年3月發生的紐約三角內衣工廠火災。原本美國人對這些問題也是擺爛,直到這個慘案發生。這個工廠裡的女工多半是青春期的妙齡少女,在火災發生時,許多人被逼到窗邊跟屋頂,最後活生生跳樓摔死。當時紐約市民親眼目睹一群青春少女,在眼前無助的摔死所引發的情緒漣漪,最終才讓美國社會正視這些問題。

所以最終長照問題的解決,差別只在於我們要等到真的弄到死人了激起恐慌,才願意投入資源解決,還是要防微杜漸在弄死人之前就先準備好。但根據市場反應的人心,後者總是比前者困難百倍。所以談經濟學談到最後,看得還是社會大眾心理重視的到底是什麼?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