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死明志? 波斯尼亞戰犯庭上服毒自殺:「我是無辜的!」

以死明志? 波斯尼亞戰犯庭上服毒自殺:「我是無辜的!」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斯尼亞1992-1995年間的血腥戰爭造成10萬人喪生,220萬人流離失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一名被控在1990年代波斯尼亞戰爭犯下罪行的克羅地亞族指揮官,昨日在國際法庭接受審訊期間,於法官決定駁回其上訴時,突然服毒自殺。被告原本已服刑13年,即使維持監禁20年,相信不久便能假釋出獄,他自殺令案件更顯得撲朔迷離。

72歲的普拉利亞克(Slobodan Praljak)是波斯尼亞克羅地亞族前軍方司令,與另外五名前軍政領袖,因1992至1995年波斯尼亞戰爭期間,在莫斯塔爾(Mostar)對穆斯林犯下戰爭罪,2013年被「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判監20年。

他不服上訴,但法官昨日庭上宣判,雖接納其部分抗辯,但維持其20年刑期。就在此時,普拉利亞克突然高聲大喊:「普拉利亞克是無辜的!我拒絕你們輕蔑的判決!」

話口未完,他仰頭喝下預先藏在手裡的一小杯液體,並告訴辯護律師「我喝下了毒藥」,法官宣佈中止聆訊,並召救護車將他送院,但最終仍然不治。

他在波斯尼亞戰爭的參與

1992年至1995年波斯尼亞戰爭爆發,境內三大民族中,克羅地亞族(天主教)與波斯尼亞族(Bosniaks,穆斯林)結盟,共同對抗不願離開南斯拉夫的塞爾維亞族(東正教)。期間,克羅地亞族與波斯尼亞族為了爭奪大城莫斯塔爾(Mostar),反而發生起激戰。普拉里亞克被控屠殺穆斯林平民,炸毀著名的莫斯塔爾古橋(Stari most)等古蹟以阻擋聯合國維和部隊。

聯合國就此在荷蘭海牙特別設立「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ICTY)。2004年,普拉利亞克向ICTY投案,但他主張自己沒有參與莫斯塔爾戰役,他指自己與另一名將領不和,在古橋炸毀前一天已經辭職。

但2013年原審裁決指出,普拉利亞克跟國防部長普爾利奇(Jadranko Prlic)等6名克羅地亞族高級軍政官員參與普羅佐爾(Prozor)、莫斯塔爾(Mostar)等針對波斯尼亞穆斯林的種族清洗,觸犯戰爭罪行、反人類等罪行罪成。而普拉利亞克更被判監20年,案件近日進行上訴聆訊。

RTRGTM0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普拉利亞克2004年前往國際法庭前落淚。
國際法庭恐蒙上一層陰影

據了解,普拉利亞克已經是「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ICTY)處理的倒數幾項案件,法庭20多年來審判161人後,聯合國原本準備在今年年底關閉該法院,但目前關閉計畫恐將被迫延後。

普拉利亞克是克羅地亞族,出生於1945年,當時南斯拉夫共和國才剛建立。修習過電機工程、哲學、社會學、戲劇的他,曾擔任工程師、作家、電影導演及戲劇導演。直到46歲時,才加入克羅地亞族部隊,立下多次戰爭功績後,更在國防部擔任要職。

昨日服毒事件發生後,克羅地亞總理普連科維奇(Andrej Plenkovic)向普拉利亞克的家屬致以慰問,並批評裁決不公。

AP_1733335969912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普拉利亞克昨日開庭前並無異樣。
RTX3KF2O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普拉利亞克死後,波黑的莫斯塔爾(Mostar)有民眾舉行悼念活動。莫斯塔爾是普拉利亞克的故鄉。

法院現遭封鎖成了犯罪現場,荷蘭警方將主導調查案件。

目前的疑問包括普拉利亞克如何規避層層關卡將裝毒的玻璃瓶帶進法院?

而且,如果瓶內液體確實有毒或有害,他被關於海牙聯合國拘留中心時又是如何取得的?

一名經常在聯合國戰爭罪行法庭替疑犯辯護的律師說,法庭對律師和法院職員的保安很鬆懈,藥丸和少量液體也可毋須申報帶入內。

普拉利亞克不是首宗審訊事故。塞爾維亞前總統米諾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2006年3月判刑前心臟病發身亡,還有兩名被告分別於1998年和2006年候審期間在獄中自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Alvin』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