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的噁心料理到底有多噁心?

冰島的噁心料理到底有多噁心?
Photo Credit: Chris 73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Hákarl被譽為噁心料理,作者奉勸各位好奇想試的朋友,要點杯Black Death在旁邊待命。

在來到冰島前特別看了No Reservation去冰島的一集,節目裡大部分的內容我都忘了,但唯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這個Anthony Bourdain說是他吃過最噁心的一道料理,Hákarl(發酵的鯊魚肉/Fermented Shark)。

Hákarl是個冰島傳統的料理,在古時物資缺乏的時代,冰島人捕的到少數的漁獲包括了一種格陵蘭鯊(Greenland Shark/Grey Shark),這種大型的鯊魚肉非常多,但問題是肉中有非常多的酸性沒辦法食用,所以以前的冰島人發明把這種鯊魚肉埋在地裡(據說古早時還會尿在上面)讓它發酵的方法,之後再拿出來風乾4-5個月,這樣一個原本沒辦法吃的魚肉變成了一個可以儲存很久,非常實用的糧食來源。

這次我們在冰島Hallgrímskirkja教堂旁邊的一家Cafe Loki,菜單上看到了這個惡名昭彰的暗黑料理,對不同文化料理好奇心破表的我,怎麼可能不來嘗一下呢?何況這個料理在冰島飲食文化中也是有著重要的地位,就像台灣的臭豆腐有些西方人覺得非常的噁心,但我和吳老闆可是吃的不亦樂乎,你不去嘗就永遠不知道那個味道到底是怎麼樣,所以即使吳老闆一副為什麼我要折磨自己的表情,我還是叫了這道料理,還加點了服務生推薦,要配著喝的一種用馬鈴薯和類似茴香藥草做成,暱稱為Black Death的烈酒Brennivín來清味蕾。

22728990_1759920570707920_12849165725296
photo credit: Alan

Hákarl剛上來時看起來就像是一般的醃白魚,但把它拿近嘴巴時時一股衝鼻的阿摩尼亞味就爆發出來,非常像國中做實驗時那種阿摩尼亞試劑的味道,吃起來口感跟一般的醃魚一樣,但那個阿摩尼亞味真的是非常強烈,我幾乎除了阿摩尼亞味以外嘗不到其他的味道,就在那味道持續不散的當時,我立刻乾了一杯Black Death下去,頓時就像吃壽司後吃醃薑片的道理一樣,那股阿摩尼亞味頓時散去,換而來之個是酒精的灼燒和茴香的草藥味。

吃完的我感想是這真不是我會喜歡的料理,應該是要從小吃到大,或很喜歡濃郁Blue Cheese味的人才會比較容易接受吧,但其實也沒有到像節目中講說世界上最噁心的料理,而且說實在話若你吃的不喜歡,立刻乾一杯Black Death味道就會消失了,所以對這個好奇的朋友,我還是會推薦去嘗一嘗,不過記得要點杯Black Death在旁邊待命。

22255045_1745261625507148_87391339191684
位於冰島首都Reykjavik市中心的Lutheran教堂 Hallgrímskirkja,非常特別的造型,看起來有熔岩噴起來造型的感覺,前面的雕像是Leif Erikson,是西元11世紀的探險家,據說比哥倫布更早發現美洲,是美國政府慶祝冰島國會1,000年紀念時所送的禮物。photo credit: Alan

本文獲授權轉載。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