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貼「功德院」被當作丟一般廢棄物,北捷開罰3人1500元、還有1人要抓

捷運貼「功德院」被當作丟一般廢棄物,北捷開罰3人1500元、還有1人要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樣用模仿的形式塗改看板或海報的抗議行為,被稱作「文化干擾」或「文化防堵」。「文化干擾」行動起於1980年代的北美,利用竄改既有的主流文化形式,達成反諷的目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7.12.15 20:00 更新)

民間團體為諷刺行政院長賴清德「功德說」,在公車站牌、捷運站等標示的「行政院」名稱,用貼紙改為「功德院」。警方查出3人為實際張貼者,北捷各開罰新台幣1500元。

台北捷運警察隊表示,經調閱案發地點監視器,發現有8人在捷運台北車站周邊出入口張貼「功德院」貼紙,把相關影像資料提供給轄區分局,經指認,確認4人身分,其中3人涉嫌張貼,1人拍照,並在昨天提供涉嫌張貼的3人身分給北捷;至於另外涉案的4人,目前已掌握影像,但身分仍需進一步釐清。

北捷昨日依《大眾捷運法》第50條第1項第9款:「於大眾捷運系統禁止飲食區內飲食,嚼食口香糖或檳榔,或隨地吐痰、檳榔汁、檳榔渣,拋棄紙屑、菸蒂、口香糖、瓜果或其皮、核、汁、渣或其他一般廢棄物」,對3人開罰各1500元罰鍰,並以雙掛號寄發裁處書。

凌啟堯解釋,3人在捷運站的禁止飲食區內張貼「功德院」貼紙,視為「其他一般廢棄物」,所以開罰。不過,對於民眾張貼「功德院」貼紙開罰,是否過於小題大作?北捷則回應是「依法行政」。


民進黨推動勞基法修法以及行政院長賴清德的「功德說」,引起民眾憤怒。11月29日,「過勞功德會」以誦經的口吻,誦念《勞基法》條文。11月30日晚間,多個青年團體也發起「功德院正名活動」,抗議政府不解決台灣長照、勞動問題,還想火速通過《勞基法》修法。

11月29日,臉書粉絲專頁「過勞功德會」以誦經的口吻、語調,誦念《勞基法》條文,諷刺賴清德「功德說」,並諷刺勞基法修惡。誦念直播影片吸引六萬多人次觀看。此外,發起團體也打算「擴大舉辦」勞基法法會,號召群眾於12月3日,在行政院前人行道集體誦經。

而11月30日晚間,反教育商品化行動聯盟等多個青年團體,也發起「功德院正名活動」,在行政院附近的公車站牌、公車路線看板上的「行政院」字樣上,改貼上印有「功德院」的貼紙,且貼紙模仿原本看板的字體、底色,乍看之下幾乎沒有違和感。

參與這場活動的「反教育商品化行動聯盟」在粉絲專頁發出聯合聲明,表示他們更改行政院週邊路標,發起「功德院長長久久正名行動」,諷刺行政院「為資方提供好用、廉價且長久工時的勞動力,並為未來的產業政策鋪路,使台灣成為快樂、幸福、圓滿的過勞天堂。」甚至反諷,「感恩清德,贊嘆清德!資方的無上大成就內閣!」

聯合聲明指出,10月下旬,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法院備詢時,談到消防員捕蜂捉蛇,說是「做功德的事情」。日前,在長照座談會提到照顧服務員時,又說道,「照顧老人可能薪水3萬多元,好像不值得,工作困難條件、環境已超過忍耐程度,愛心施展有一點困難,我在這裡要勉勵第一線照服員,把它當作功德台灣、做善事的行為。」

青年團體解釋,「功德」是台灣傳統宗教脈絡下的概念,一個人「累積功德」不外乎是為了讓個人脫離目前的不利處境,避免未來遭受災厄,或是期待來世能夠生在一個富足的家庭。更深入一層,這個概念隱喻著每個人此生的境遇,某種程度上是由前世的作為所決定。對於正在受苦的個人來說,「功德論」讓他將正在承受的不幸歸因於自身,降低了他以底層人民的身分出來翻轉社會的可能。

身為掌握國家資源分配權力的最高行政首長賴清德屢屢以「功德論」來敷衍地回應特定族群所處不公平的勞動現況,暴露出他對於台灣社會日益擴大的階級矛盾與貧富差距的輕視心態,且順應有錢有勢的資方,把部分受到結構壓迫的勞動者們「個人歸因」於道德。

而反逆中下層勞動者的民意,火速提出完全向資方傾斜的勞基法修正案,顯示行政院已淪為和資方站在一起,以對個人化的「做善事積功德」和對勞動階級的壓迫,取代執政前對勞工的競選承諾,否決勞動政策的公共利益面。對於背負著學貸、租房和生活壓力,在職場中缺乏與雇主「協商」的能力和經驗的青年勞動者來說,絕對是最嚴重的壓迫。

因此,青年團體更改行政院週邊路標、站牌、地下道和捷運指示,發起功德院「正名」行動。一方面是諷刺國家機器的失能:在面對制度缺失所造成的問題時,竟以歸因於個人的宗教概念來敷衍搪塞;另一方面期盼,政府能經由制度真正地對全體人民「做功德」:透過稅賦改革進行財富重分配,合理配置長照資料,強化勞檢和改善勞動處境,讓每個人都能享有富足且有保障的生活!

此外,青年團體也開放貼紙的素材連結,呼籲搭乘大眾交通工具通勤,會經過行政院的朋友一起響應,「大家一起來挑好貼滿!」

《焦點事件》報導,一位參與策劃、執行行動的參與者說,行動的規劃起於幾個青年勞工團體,大約27號左右,有這樣的發想,11月30日的行動,針對行政院週邊的這些公共標示,先進行場堪、紀錄各標示的顏色、字體,印出貼紙後,在晚間21點30分到22點30分,快速行動;過程中,甚至還因為貼紙與背景物太過接近,「毫無違和感」,而擔心是不是貼上去後完全不會被路人發現而苦惱。

賴清德上午受訪則簡短的表示,這是年輕人創意,他不以為意。

《自由時報》報導,警方調閱監視器後,發現昨日晚間21時23分有兩名男子,在台北車站M7出口下方張貼貼紙,持續調閱影像了解案情。

《蘋果日報》報導,北市公運處主秘楊欽文表示,該處已瞭解民間團體表達的訴求,並已聯繫台北市公車聯營管理委員會清查遭波及的公車站牌,並盡速清除張貼的貼紙。若再有類此行為,將研議後續處理,例如與法制部門研究適用何法規,以妥適因應。

楊欽文說,此外,依運輸業管理規則,公車業者也應維持公車站牌的正確性,因此,若貼紙可能導致民眾誤解,理當要速恢復原狀。

北捷則表示,已清民眾張貼的貼紙,違規張貼者如經查獲,將依大眾捷運法第50條第1項第9款:「於大眾捷運系統禁止飲食區,嚼食口香糖......或其他一般廢棄物」,處1,500元罰鍰。

北捷說,只要車站設施設備異常,巡查員就會立即處理,由於車站地圖的公告指標是要供民眾了解及參考,非屬北捷的物品,本就要處理。

《ETtoday》報導,北市公車聯營管理委員會聲明,擅自變更站名,不僅影響民眾搭乘公車辨識困難,違反公益,這樣的作法已經嚴重侵犯權益以及民眾使用的權利,且破壞毀損站名牌及路線圖內容,已涉及違反《著作權法》及《民法》、《刑法》相關規定。

聯營公車管理委員會執行長余偉斌表示,11月30日晚間張貼的貼紙已清除,不再追究,但若再繼續貼,將委請律師不排除提告,以維護公車站牌資訊的正確性。

文化干擾:用「模仿」來抗議

而這樣用模仿的形式塗改看板或海報的抗議行為,被稱作「文化干擾」(或稱「文化防堵」)。「文化干擾」行動起於1980年代的北美,利用竄改既有的主流文化形式,達成反諷的目的。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藝術與社會」網站解釋,毀損或塗污對手的廣告、廣告看板和海報是敵對團體長期以來慣用的手法。但過去10年來,這種手法已進展成為一種「妙趣橫生或滑稽的」藝術型態,發展出文化干擾手法,文化干擾的重點不再是毀損或塗污,而採用改寫或模倣的手法。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的「媒素教室策略」解釋,文化干擾的歷史中,較為大家熟知的便是「廣告破壞者」(Adbuster)的例子,「廣告破壞者」是一家非營利組織,目標是關注商業力量如何滲透在人們的環境。「廣告破壞者」對街頭林立的廣告看板及符碼,進行巧技性的破壞與玩弄,揭露廣告裡隱含的企業操縱。

而在台灣,大家最熟知的文化干擾例子莫過於「台灣國護照貼紙」,用類似的字體與底色模仿中華民國護照封面,表達對中華民國的質疑,以及對台灣人認同及建國的意識。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