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來只能指望你了!」——那些成為父母情緒配偶的孩子

「將來只能指望你了!」——那些成為父母情緒配偶的孩子
Photo Credit: Image Source / Corbi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樣的模式並不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消失,相反地會被強化,變成在家裡聽父母的話,出了社會之後,便把思考和判斷的責任轉移到另一個權威者身上,比如老闆、主管,習慣等候指令才開始動作,害怕多做多錯。無法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對於衝突有很深的恐懼。使得自己終其一生都活著很委屈、彆扭。

文:楊嘉玲

為什麼我這麼盡心盡力,你們還是覺得我做得不夠好?

你可能會有的心理感受:

  • 你們的事,為什麼不能自己解決,硬要把我拖下水?
  • 我知道你說的那些話不是真的,但我就是無法不在意?
  • 我怎麼做,你都不滿意,難道只有聽你的話才是對的嗎?
  • 算了,我反對也沒用,到最後,還不是得照他的話做?

不曉得你有沒有這種經驗,從小到大不管你再怎麼努力表現,用功念書爭取好成績、或是認真工作求取成就,爸媽從不肯正面肯定你,只會不斷地潑你冷水,要你別太驕傲。你不停地追,希望他們看見你的好,但是他們似乎只在意自己的苦悶,無法理解你的苦衷。

父母的情緒配偶

從妍熙小時候開始,她的父母總為了錢吵架,每回爭執結束,爸爸就會跑出去喝酒、四處遊蕩,媽媽則是會躲進她房間,開始哭訴自己遇人不淑、天生命苦,才會嫁給這種人,最後拉著妍熙說:「妳那沒有用的爸爸,我是不可能再依靠了。妳一定要認真念書,媽媽將來就指望妳了。」

抱怨的話聽多了,妍熙也開始討厭爸爸,把爸爸當做陌生人,故意不理睬、不互動,惹得爸爸更為生氣,常常借酒裝瘋,出言不遜。妍熙受夠了爸爸的無理取鬧,發誓將來長大,一定要賺很多錢,讓媽媽過上好日子。就這樣妍熙硬生生把自己卡進父母的婚姻關係中,漸漸地和母親同盟、父親疏離,把家庭的重擔攬在自己身上。

不管妍熙做得再多,媽媽的抱怨從來就沒有減少。小時候,妍熙考完試,興沖沖地拿著一百分考卷回家,想讓媽媽開心,結果媽媽非但沒有讚美她,反而酸言酸語:「會念書又怎樣,將來嫁人,還不是只能在家裡做牛做馬。」讓妍熙非常挫折。

長大之後,妍熙努力工作,存錢帶著媽媽出國度假,結果媽媽一路嫌東嫌西,批評她浪費錢。妍熙試遍各種方法,始終無法讓母親覺得滿意。每次回家,媽媽只會一直找她碎唸爸爸又幹了什麼好事、不事生產,整天只會出一張嘴說大話、菜煮了不合胃口,還會挑三揀四,一定是上輩子欠他太多,這輩子才會這麼辛苦。

不管妍熙怎麼苦勸、開導,甚至勸他們既然在一起這麼痛苦,乾脆離婚,眼不見為淨。媽媽總是有一套自己的說詞,否決妍熙的提議,說她太自私,沒有考慮過媽媽的處境。

妍熙若表現得不耐煩,或是試圖制止媽媽吐苦水,媽媽就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我辛辛苦苦把妳養得這麼大,不找妳說,我找誰。」或是:「翅膀硬了,就不要媽媽了。」讓妍熙覺得愧疚,怎麼連聽媽媽說話這麼簡單的小事都做不到。

後來,妍熙覺得累了,不想再管爸媽的婚姻問題,決定追求自己的愛情。可是不論她帶什麼樣的男朋友回家,媽媽總是說:「這個男人配不上妳,妳不要被甜言蜜語給騙了。」

有一次,妍熙受不了,對著母親吼:「我怎麼挑,妳都有意見,到底談戀愛的人是妳,還是我?」

母親有些訝異,一直對她百依百順的妍熙竟然會忤逆她,很害怕女兒會像丈夫一樣冷落她,口氣便不再那麼強硬,略顯示弱地說:「我只是好心提醒妳,不要步上我的後塵,嫁一個沒前途的男人,到最後吃苦的人是妳。妳真要嫁,我也攔不住妳。」

即使知道這些話有毒、不全然是真的,妍熙就是無法違逆母親的意思,選擇自己所愛的人。只要媽媽不點頭,她就不會跟對方繼續來往。以至於她一再地錯過適合的對象,也錯失了適婚的年齡。最後,遂了她母親的心願,終生不婚,成為媽媽唯一的依靠。一句:「媽媽只剩下妳了,妳千萬別讓我失望。」成為妍熙丟不掉的包袱。


透過這個例子,你可以很清楚得看見,一個失功能的丈夫是怎麼造就一個寂寞的媽媽、一個痛苦的孩子,以及一整個失衡的家庭。

從家庭治療學派的觀點來看,妍熙承接了父親應該扮演的角色,讓自己成為母親的「情緒配偶」。也就是我們在 <輯二>一開始時預先提過的另一種「情感性小大人」類型,這類型的人過度將自己的情緒與父親或母親其中一方融合,取代了爸爸或媽媽原有的配偶角色,成為父親或母親的情緒伴侶,提供他們所需要的慰藉。

如同妍熙的媽媽,因為對自己丈夫失望,轉而向妍熙尋求情感上的支持,以淡化自己在婚姻裡的孤單感。然而,一個缺席的父親,勢必會造成一個焦慮的媽媽,她必須重新將重心放在孩子身上,不然會失去心理平衡。

尚未有分辨能力的孩子,在沒有長大之前,就被賦予如此重要的任務,不知不覺接受了媽媽的暗示,認同了爸爸的無能與媽媽的無奈,成為父母婚姻裡的第三者,心理發展與人際關係,當然會受到影響。故事中的妍熙,首當其衝的是,她很難對媽媽以外的人,培養出真正的親密與親近,心裡隨時準備好回家遞補那個缺席者的位置。於是,就算後來有機會成立自己的家庭,她所選擇的伴侶,又複製這樣的關係模式,成為被冷落、忽略的一方。

同時,你也會發現在情感型小大人的親子關係裡,「情緒勒索」是經常出現的戲碼。因為當事人過度與父母親其中一方情緒融合,也因此,只要爸媽在言詞上,稍微嚴厲或壓迫(例如:「我養你這麼大,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他們就覺得難以承受,覺得自己必須滿足父母的需要,否則就會有愧疚感。他們經常是以爸媽看待自己的態度來認定個人的價值,很難有健全的自我概念,相信自己是值得被好好對待的。因此,他們的心理界限往往是很模糊且脆弱的,很容易受到他人的影響而改變自己的決定。

他們在生活中會不斷地交出控制權,以換得他人的認同感(特別是權威者:父親、母親、老闆、老師),也就是「綁匪」和「肉票」的關係。換言之,「情緒勒索」和「心理界限」經常相伴而生。情緒勒索要能成立,被勒索的一方往往是很難對勒索者,明確地說出自己的原則並堅持到底。反過來,一個人若很清楚自己要什麼,不能接受什麼,就算別人威脅、恐嚇、情感逼迫,也能難讓他改變動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