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者多勞、顧全大局?先問問自己為什麼允許這種情況一再發生

能者多勞、顧全大局?先問問自己為什麼允許這種情況一再發生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常常跟朋友說:「別人的對待,是自己教出來的。」為什麼能力好的人,經常會變成團體的救火隊、組織裡的廉價勞工?其實並不全是身旁的人刻意壓榨,而是他自己也允許了這種情況一再發生。

文:楊嘉玲

為什麼多做,到最後變成我的錯,我有一股悶氣,不知道該對誰說!

你可能會有的心理感受──

  • 好悶:怎麼都變成我做,大家都裝傻。
  • 尷尬開不了口:我無法拒絕別人,怕他們又說我明明會做,又小氣不幫忙。
  • 好累:總有別人的事情一直進來……

心理界限不清的人,不僅僅會發生在對自己比較沒有自信的人身上,那些外表看起來能力很好、功能健全,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好學生或好小孩,更是高危險群。電影《蜘蛛人》有一句很經典的臺詞:「能力愈大,責任愈重!」這句話乍聽之下還真的挺崇高的,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多豪氣啊!然而,這樣的教條,卻也讓許多優秀的人們,承擔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壓力。

我們直接來看一個職場的案例,你會更瞭解當中的動力。

好累的蜘蛛人

瑞廷是一家跨國生技公司的高階領導人,公司的組織雖然有先來後到的階層區分,但彼此之間並不是強制性的從屬關係(老闆對員工)。而瑞廷多年的工作歷練,讓他擁有一身好本領,不論影片剪輯、配樂、演講、企劃等任務,全都難不倒他,且在緊急時刻特別能派上用場。但是瑞廷的惡夢也正來自於此。

由於這個團隊沒有上下關係,也沒有專人統籌,所以常常在活動前一個禮拜,才會發現某些事情一直沒人執行。像是有次活動召集人,在晚會開始前一天,才發現一支重要的影片還沒完成,眼看就快要開天窗,召集人只好拜託瑞廷,請他務必趕出數十分鐘的短片,他只好徹夜不眠地把自己綁在電腦前,才能完成如此艱鉅的任務,順利拯救殘局。

危機高手的「好名聲」傳出去之後,從此瑞廷變成萬年救火隊。任何跟團隊有關的事宜,大家都會找他幫忙,且內容包羅萬象,像是統計遊覽車、安排座位、搭建舞臺、聯繫廠商等,大大小小的雜事都跟他有關,讓他不勝其擾,生活嚴重被打亂。他不只一次在開會時提議,希望大家可以提早規劃、做準備,活動品質才能提高。可是大家往往是當下應和,事後依舊推三阻四。每次都火燒屁股了,才來呼天搶地。

有時,瑞廷也會受不了,想要婉拒對方的請求,這時只要對方說:

「這麼多人因為信任你,才加入組織,你不幫忙,有點說不過去。」

「難道你忍心看著他們什麼都不懂,自己瞎掰亂說,被親友打槍,回來挫折沮喪,再找你抱怨嗎?你付出一點點,卻有好幾百人受惠,這樣的回報是很值得的。」

「你今天有這些成就,也是當初前人的貢獻你才有機會達成,做人要懂得飲水思源啊!」

聽完這些話,瑞廷就會開始檢討自己,是不是太小氣了?沒有「顧全大局」?但是對方食髓知味,根本不會想多學習,每次都裝傻裝弱,反正最後總有人出來擦屁股。一句能者多勞,讓瑞廷猶如啞巴吃黃蓮!

瑞廷的遭遇並不是特例,這樣的文化經常會發生在「封閉」的環境中,例如政府或學校單位。因為人員聘請與解僱的限制多,在無法淘汰積弱不振的成員下,主管常常會把許多工作丟給認真又有才幹的同仁執行,而那些無能的冗員,反而可以在一旁休息納涼。在相對剝奪感的作用下,能力愈好的人會覺得自己的優秀不僅得不到獎勵,還是一種變相的懲罰。

我常常跟朋友說:「別人的對待,是自己教出來的。」為什麼能力好的人,經常會變成團體的救火隊、組織裡的廉價勞工?其實並不全是身旁的人刻意壓榨,而是他自己也允許了這種情況一再發生。

不少人有一種錯覺,那些從小表現優異、能力超群的孩子,將來長大之後,出了社會,一定比較能言善道,懂得為自己爭取權利。其實,心理界限並非一種具體的技能,更不是天生具備的才能,而是後天刻意培養的效能。

「心理界限」就像是人們常說的「心理素質」。若以運動員為例,心理素質反映著運動員在面對比賽時的抗壓性、挫折忍耐力、競爭意識和EQ。但是這些素質平時是看不見的,唯有在他們真實上場、和對手角力,才能分出高下。透過選手的技術表現(比如:網球選手是揮拍、棒球選手則是打擊),是超乎水準,還是失去準度,我們可以推論他的心理素質目前是什麼狀態。

如果把心理素質比喻成運動員的靈魂,那麼專業技巧就是讓這個靈魂得以發揮的媒介。更重要的是,運動員的心理素質並不是從他們踏進體育場的那一刻就具備,而是透過一次次的練習和比賽,磨鍊出強韌的心智。

同樣的,回到一般的人際互動中,心理界限反映著一個人面對衝突和差異的強度。特別是當他發現自己的想法與別人不同,而且已經造成自己的不快時,他能不能適當地表達出來,並明確地捍衛自己的立場,可以區分出此人的界限是清楚的、還是模糊的。也就是說,「溝通能力」是心理素質得以發揮的橋梁,並影響界限維持的成果。少了折衝協調的能力,即使你心裡知道被對方踩了線,也不見得有能力反擊。

一如瑞廷雖然知道團體裡其他人的做事模式,讓自己覺得很困擾,但是每回提出異議,對方只要多堅持一下:「你這麼厲害,幫個忙,不會花你太多時間啦!大家都覺得你是最有資格做這件事的人!」他就買單了。你問他為什麼自己有困難不說出來,他卻回:「對方都這麼說了,我還能怎麼辦?」還沒上戰場,就先投降一半。


在我過去的教學經驗中,很多人因為不懂得如何與別人進行高難度對話,每次遇到那些不好談、難以啟齒的事情(比如:加薪、工作分配),能閃則閃、能拖就拖,很怕被誤會是計較、小氣、偷懶找藉口,只要對方態度強硬一點,就退縮,到最後被「軟土深掘」(臺語),才怨聲載道。

你若真要他們學習「態度溫和、立場堅定」的守住自己的原則,他們的焦點不會放在事情的前因後果、如何避免錯誤再發生,而是:「這樣對方會不會生氣?」、「別人會怎麼看我?」、「他會不會覺得我很煩?」、「我不就黑了!」他們很需要在別人心目中保持友善、客氣的形象,並習慣用「感覺」推論對方,而不是回歸事務的本質,加以討論並核對。

特別是「核對」這個能力,是很多人無法好好地面對衝突的重要盲點,習慣把「核對」連結成「質問」,好像向對方多提出一點問題、確認一些細節,就是不信任、不友善的態度。總用自己的「以為」,認定別人的需要。情願活在臆測和猜疑的想像中,也不願接受澄清之後的事實。

然而,當你覺得事情和你想得不一樣,正是你和對方釐清彼此想法和原則的好機會。如果你因為害怕不敢把想法說出來,默默地合理化對方的要求,對方就不會知道這樣的要求帶給你困擾。直到哪天受不了了,大反彈,對方當然會覺得你莫名其妙、脾氣不好、很難相處。這時,你才來反應積弊良多的問題,很容易就被模糊焦點,別人只要抓著:「為什麼你之前都不說?」、「為什麼你之前都可以?」就會讓你疲於應付,無法對症下藥。

好累的蜘蛛人的迷思

除了缺乏溝通能力之外,能力好的人也經常陷入一種左右掙扎的處境,不論是因為別人對他有較多的期待,還是基於道德的壓力,這類型的人覺得自己能做卻不去做,是一種寡情少義的表現。常常讓他們肩上扛滿了任務、無法放鬆,整個人疲憊不堪。原因來自於他們經常會出現這樣的想法。

  • 迷思一:一旦知情了,就不能置身事外

心理界限不清的人,有一個最典型的特徵,就是太習慣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一不小心就過度認真。在答應別人的請求或捲起袖子做事之前,他們甚少先停下來想一想,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自己有沒有恰當的位置或身分,提供協助?更重要的是,這件事情會因為你的介入而變好嗎?

特別是在網路世代,溝通管道愈來愈多元,不需要付出太大的成本,就能與對方連上線、建立關係。有時候別人提出來的模糊訊息或詢問,若你不假思索就回答或發表評論,也許你覺得只是分享一點經驗或觀點,卻不知道對方如何解讀或使用這些內容,有可能不僅沒有幫上忙,還製造了混亂。

以我自己為例,因為我經營了個人的粉絲頁和個人帳號,有些網友知道我心理師的身分之後,當他們有情緒困擾,就會私訊給我,希望我提供一點建議,經常在我還沒同意之前,就寫了一篇長長的故事,以及提供許多個人隱私。

事實上,我根本就不認識對方,對這位網友一無所知。在這樣的情況下,要提供任何處理都是危險的,因為你不知道他會怎麼執行。倘若我讀了他們的故事,一時心軟,給了專業的意見,很可能他們就會真的以為自己「被諮商」了,或者覺得有找人「聊過了」,困擾應該就會順利解決。可是真正的治療,是需要很多心力才有可能把問題釐清(還不保證有效),是不可能三言兩語,在沒有正式的諮商關係前就完成的。

因此,如果我認同「一旦知情了,我就有責任解決」,或者「我不能辜負別人對我的信任」之類的想法,不僅帶給自己許多麻煩,同時也耽誤了對方真正面對問題的時機。此時,我的介入並不會讓事情變好,反而更糟。

所以面對這類狀況,我通常會委婉拒絕,請網友就近尋求專業人員的幫助。在那當下,我知道自己並不溫柔或體貼,可是卻是很重要的示範,明白地告訴對方怎麼樣做才是正確的途徑。

有責任感是一種美德,但是它能有效發揮的前提是,搞清楚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界定出自己該負責的合理範圍,否則有可能一群人忙了一圈,卻什麼也沒變好。甚至若遇上有心人刻意操控,還會殃及無辜。

  • 迷思二:自己的需要並不重要

心理界限不清的人之所以常常讓自己處在矛盾、糾結的狀態,原因來自於他們習慣否認自己的需要,把別人的福祉放在自己之前。可是又做不到真正的無欲無求,因此常常讓自己陷入進退兩難的處境。他們就像一臺沒有煞車的車,一旦上路只能一路加速前行,完全不懂得量力而為。

其實,「界限」一詞,正是在提醒人們必須懂得「界定出自己的極限」。否則,就跟還沒長大的孩子心智無異,會過度放大自己的能耐,而忽略了現實的限制。這也是一種自戀的表現。

存在心理學大師歐文.亞隆曾說過一句話:「當一個人能接受選擇的有限性,他才能優雅的長大。」時間是有限的資源,當你把時間都花在別人身上,你就無法照顧自己的欲求。日子一久,整個人就會被掏空,覺得乾涸。此時,面對沒有終點的索求,很容易讓人心生怨懟。

真正仁慈的人,從來就不是無止盡的容忍。當一個人對自己的認知有了輪廓,他才能知道自己承載的範圍。所謂的「寬容」,是先有了「寬」度,知道自己的限制,才能做到包「容」。

內心真正害怕的是──害怕被評論

這種心理界限不清的人,之所以非常害怕「停下來」,總覺得不做點什麼,就渾身不對勁,部分的原因出自於他們太擔心被評論,這會讓他們感覺到失敗、不夠完美,以至於他們難以接受自己的有限,總會想方設法討好別人,到最後卻滿足不了任何人。

以瑞廷為例,他覺得自己是因為幸運和僥倖,才能坐上高階的位子,而非自己真正的能耐,很害怕別人會發現自己能力不足,揭發他的真面目。就是這種「冒牌者症候群」的心態,讓他經常是以別人的事情為優先,不斷地壓縮自己的空間與時間。

換言之,瑞廷努力付出的背後,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想要藉此取得他人的認同。當他為團隊做了很多事情,至少可以安慰自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希望透過付出,來滿足那個自己不夠肯定的自己。

這也正是心理界限不清的人最常使用的策略,表面上他們是在「給予」,可是事實上,他們也達到了「交換」的目的,也許是關愛、認同、肯定、歸屬等心理慰藉。而整個對價關係只有當事人最瞭解。除非他們願意停下腳步看懂整個遊戲,否則外人很難說服他們停止不對等的互動。

然而,一體是兩面的,在「害怕被議論」的背後,同時也藏著另一個正面的渴望,即想要獲得「讚許與認同」。你無法要一個人停止焦慮,除非他找到其他的出口。

從這個角度出發,回到我們稍早提到的故事,瑞廷只要能明白企圖從外界尋求來的認可,就像是浮萍般飄忽不定,唯有由衷地相信自己存在的價值,停止無謂的比較和有毒的自我批判,真正的自信才能在心裡扎根長大,不需要追求一座座的山頭,來證明自己的重要。

良好的心理界限就像是在地圖上幫自己定位,不管你要的是什麼,在規劃任何路線之前,你必須先確認自己的位置、肯定自己的價值、瞭解自己的模樣,才能找出連接彼此的道路。

否則,你就算一直在移動,也不代表你一定是朝著目標前進。

相關書摘 ►「將來只能指望你了!」——那些成為父母情緒配偶的孩子

書籍介紹

《心理界限:尊重自己的意願,3個練習設立「心理界限」,重拾完整自我》,采實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楊嘉玲

一個平衡健全的生活,明確的界限是最重要的事。

界限,不僅只是你個人態度和行為的分界線,也是你與他人的分際拿捏的行動指南。

這樣優秀的你,特別需要留意:

  • 家人當中最值得信賴的依靠
  • 朋友、同事眼中最優秀的救火隊
  • 情人眼中最體貼的另一半

你是否常常為他人熱心、無條件的付出,卻換回的是,別人的理所當然。

而這樣的回應,是否讓你的心痛痛的?

  • 4個人際相處的智慧提點,點亮你沒被看見的力量
  • 3道戒傷害練習,擺脫忍讓,與你一起重新畫出人生高度
心理界限_立體書封(72dpi)
Photo Credit:采實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