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我相信呂麗瑤,不相信陶傑

為甚麼我相信呂麗瑤,不相信陶傑
Photo Credit: Christian Hartmann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陶傑以戲謔貼文諷刺日前公開被性侵經歷的呂麗瑤,雖然內容同為指控被性侵,但兩者可信程度差天共地。

(行文之前,先得向呂麗瑤道歉,居然在這篇文章內同時提及她和陶傑的名字,實在侮辱,但無可奈何。)

香港田徑隊代表呂麗瑤日前在Facebook發文,表示自己在多年前被前教練性侵犯,引起關注。專欄作家陶傑昨日在Facebook指自己「在幼稚園低班時,曾經俾一個女教師摸過塊面」,表示自己也曾被性侵犯性欺凌,反諷呂「單方面貼張Selfie」就可以指控性罪犯,更把照片加上「#MeToo」標籤。(相關貼文見文末。)

陶傑水平低、譁眾取寵不是新聞,早前他亦在電台節目就荷里活性侵事件發表意見時,聲稱「女明星的美貌是貨幣」,暗示女明星被性侵其實是用來換取演出機會——但已被畢明指出他偷換概念,韋斯汀(Harvey Weinstein)乃違反女星意願侵犯對方,不能如此合理化暴力。1, 2

撇除陶傑有意吸睛呃like,我猜還是有部分人真心想明白,為甚麼我們應該相信呂麗瑤(而陶傑的貼文凸顯這一點質疑)——畢竟網上很多流言,「跟車太貼」而炒車的意外屢見不鮮,早前就有人聲稱某店鋪賣狗肉,事後檢驗為羊肉,但對店家打擊甚大。

謹慎是好的,要求證據也是合理,同時我認為相信呂麗瑤是合理立場,並非「未審先判」,不相信陶傑亦非自相矛盾。容我在下文解釋。

不應起底公審,呂麗瑤拿捏好平衛

首先,我同意在今次事件中,網民不應立即「起底」公審文章中的「前教練Y」,這不代表我認為Y不應受到懲罰,然而「起底」本身有可能「點錯相」,況且我懷疑公審是否相應及合理的懲罰。

而我們必須注意,呂麗瑤本身也沒有這樣做。她在貼文中只有提到Y是其前教練,沒有透露其他資訊,亦以代號指稱,可以理解她本來就無意公開其身份。與此同時,她又需要在講述時件時,提供一定程度的資訊,以免被認為不可信。

從她的貼文中可以看到,她有考慮過如何講述事件,不希望失焦,她明確提到︰

決定公開事件後,我花了許多時間衡量,應該把事情的經過敍述得多仔細。一方面,我並不想大家把重點放在事情的本身;另一方面,希望讓大家知道,加害者會將一切事情合理化,並利用受害者對他的信任,從而達到目的。

從文章看來,我認為她平衡得非常好,相信其自述也談不上未審先判——根本就沒有審判。如果要把其他人的起底、審判的行為都算到她頭上,那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從不公開事件。

另外,有人會質疑呂麗瑤為何當時不報警、現在不報警,認為這代表她是「人格謀殺」該名教練,違反無罪推定原則。正如上文所言,她已盡力公開事件同時又不公開教練身份,指控她「人格謀殺」難以成立。

報警及公開事件的壓力

至於不報警的原因,實在有太多。遇上性暴力當刻的創傷,以至公開事件後遭遇的二度、三度至n度創傷——例如每逢有強姦、非禮案件,相關報道下都不乏極度缺乏同理心、令人難受的留言——都容易令人卻步。更何況社會整體文化對性暴力受害人缺乏同情(陶傑的貼文就是一例),女性受害人容易被質疑是否「自己攞嚟」,男性受害人也因性別定型而難以啟齒。

假如報案,要面對警方可能不友善的質疑,即使成功落案起訴,又可能要在庭上再講一次經歷,甚至面對辯方律師盤問。考慮到這些因素,受害人不想受訴訟折磨,其實不難理解。(當然,要顧及司法公正,我們也不可能要求法庭自動接納所有性罪行的指控。)

事隔多年後呂麗瑤說出事件,但未有決定報警。我從外人角度看,當然會覺得應該報警,然而稍為設身處地想想︰一來難以蒐證、二來她未必想鉅細無違重提事件、三來她表明希望焦點放在「喚起大家對兒童性侵犯的關注;鼓勵不幸的受害者勇敢站出來;讓大眾明白性議題並不是尷尬、羞恥或不可公開討論的事」三點,這個決定也是可以理解。

她在這個巨大壓力下公開自己曾被性侵,清楚說出時間地點及經過。她公開事件前三星期亦聯絡過其母校培正中學,三星期後該校也發聲明支持她。此外,我認識一名朋友是呂麗瑤的朋友,他透露她在公開事件前數分鐘,亦有先跟好友說一聲,以免他們擔心。

證據與判斷

根據目前的證據及公開資訊,再考慮到她早已預料要面對的壓力,我相信呂麗瑤是在深思熟慮後公開事件,亦非常欣賞她成熟的處理手法(特別是寫給其家人好友一段),同時必須重申,我對於起底及公審有關教練極有保留,而且這些做法並非呂麗瑤原意。

這個相信絕不是100%肯定,但我沒有理由相信她有誘因說謊。當然,你要想像她邪惡兼有機心也不是不行,只是必須記住現時而言這個可能的機率要低得多。按證據思考之餘,要按證據強弱付出相應的信心,而非說沒有100%證據就不相信。而且證據也有很多種,側面證據、動機考慮都能協助我們判斷。

否則的話,我們很可能會變得犬儒,沒有甚麼可以相信。我理解有些人是怕「跟車太貼」,然而按證據相信絕非跟車太貼,也不用怕「信錯人」,他日有新證據推翻現有證據,就修改信念,這並不可恥。

陶傑旨在吸睛

至於陶傑的貼文,雖然我的確認為成年人不應隨意摸小孩的臉、當可愛的小孩是玩具,但其行文態度、往績都顯示他旨在「抽水」甚至是trolling,把女星指控性暴力貶低成「玩得咁型」、將呂麗瑤的貼文說成是「單方面貼張selfie」,令事件變得兒戲,吸引目光,轉移視線。

留言也有很多人盡力為陶傑辯解,但你看看那些荷里活女星——記者多困難才找到願意指證韋斯汀的女星,而且有韋斯汀的和解協議作證據(同時協議禁止女星公開事件),陶傑也可以暗示性侵不存在、不用理會,反過來問,你會相信他的質疑是真心希望網民小心謹慎嗎?

當然,不少陶傑支持者會認為他說出所謂「政治不正確」的言論就是敢言,而忽略了那不是「政治不正確」,而是根本不正確和不恰當。

昨晚本文初稿幾乎完成時,陶傑又提出一個「個人認為當前是十分有趣的假設性問題」,指如果有一位「香港大學法律學院來自大陸的國際女留學生」貼文稱幾年前被戴耀廷教授「觸碰到胸部」,然後現在「跟隨荷李活美國女明星一起覺醒」,「控訴這位佔中發起人曾經性侵犯」。問了三條問題︰

  • 你會相信嗎?
  • 你認為警方會否進入港大法律學院調查?
  • 你猜林鄭與教育局局長會否即時慰問此位女生,並譴責戴耀廷教授?

陶傑把(在他支持者之間較不受歡迎的)警方、林鄭月娥和教育局「拉落水」,引入戴耀廷和「大陸女生」,攻擊的卻仍然是「#metoo」多名女性站出來控訴被性侵性騷擾一事。這不是「有趣」的假設性問題,而是希望在自己引起爭議後轉移視線。

從誘因而言,指控公眾人物——特別是如戴耀廷般有政治爭議的——比指控一個隱去姓名的「前教練Y」為大,在沒有更多證據下自然會令人較為謹慎判斷。早前《華盛頓郵報》就發現,有右派組織派出一名女子「放蛇」,指控共和黨候選人性侵,《華盛頓郵報》在嚴謹查證下發現該名女子說謊。

要想像的話,我也可設想更多各種指控性侵者較不可信的情境,但這些終歸是想像,不如先回到現實。不要以為只要是跟性侵犯指控有關,都可以用來類比,然後認為「既然有些指控不可信,呂麗瑤就不可信」。請再看一次呂麗瑤的貼文︰

Screenshot-2017-12-1_陶傑_Channel_-_Posts
陶傑Facebook專頁貼文,截圖以免增加其觸及率。
Screenshot-2017-12-2_陶傑_Channel_-_Posts(

相關文章︰

註︰

  1. 畢明︰接迎無限透明的淫(蘋果日報)
  2. 陶傑再諷「MeToo」性侵表態 稱單方面貼Selfie就可令其他人變加害者(立場新聞)
  3. A woman approached The Post with dramatic — and false — tale about Roy Moore. She appears to be part of undercover sting opera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