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Photo Credit:司法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中央社)
司法院昨日(11月30日)發布《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國民法官是從年滿23歲的國民中隨機抽選產生,可以審查「最輕本刑七年以上徒刑」的罪,以及「故意犯罪因而致人於死」的罪。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說,雖然《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完成,但在12月會在高雄(12/14)、台北(12/19)、台中(12/27)分別舉辦一場公聽會,廣邀社會各界表示意見、充分討論,凝聚共識,希望草案在2018年2月送立法院。

草案分為〈總則〉、〈適用案件及管轄〉、〈國民法官及備位國民法官〉、〈審理程序〉、〈罰則〉共五章,共計120條條文。

國民法官制度是什麼?

草案中定義的國民法官為「依本法選任,參與審判、中間討論及終局評議之人」;進行國民參與審判的案件,由法官三人,加上國民法官六人組成「國民參與審判法庭」,共同進行審判,庭長為審判長。

能讓國民法官加入的案件,除了「少年刑事案件」及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案件》外,經檢察官提起公訴,而且由地方法院管轄的第一審案件,包括所犯「為最輕本刑為有期徒刑7年以上」的罪,以及「故意犯罪因而致人於死」者。

案件進入國民參與審判法庭的有罪認定,必須要九名法官(三名法官+六名國民法官)達2/3以上同意。草案並規定,若沒有達到2/3以上同意時,應該無罪判決或做出對被告有利的認定。法官與國民法官可以一起決定被告有罪或無罪,有罪者該判多重。

不過,國民法官是從一般國民中選任產生,不宜給予過多、過重的負擔,因此當案件情節繁雜,或需高度專業知識,需要長久時日才能完成審判的,就不宜進行國民參與審判;我國國民有依此法規定擔任國民法官或備位國民法官,參與審判的權利及義務。

程序流程圖
Photo Credit:司法案
為什麼要有「國民法官」制度?

呂太郎強調,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也在呈現多元價值,在隨機抽選的情形下,廣納各界意見,判決結果也會附判決理由,大家一起監督、結果可受公評;被挑選當上國民法官的國民,有公假、日旅費,參與者的個人身分絕對保密。

呂太郎也說明國民法官制度的七大重點:

  1. 能看也能判:國民來當法官,彰顯國民意識。這跟過去推動過的觀審制,是完全不同的。為了要能在司法審判中彰顯國民意識,草案選定了民眾最關心,也是最能反應國民法感情的重大刑事案件做為審判的對象。
  2. 多元價值:隨機抽選,廣納各界意見。為了能夠讓社會各界的聲音都儘可能的進來,草案採用隨機抽選的方式,23歲高中以上的國民都有可能進入法院當法官。當然,國民法官必須是素人法官,所以法律專業人士等族群,是排除在外。
  3. 法庭白話:審理看的清、聽得懂。國民要能進入法院當法官,審判方式必然要有所改變,要用民眾看得清,聽得懂的方式來審理,才能讓國民意志在審判中充分貫徹。
  4. 完全參與:和法官一起決定有罪無罪,有罪該判多重。社會對國民法官的期待,是國民能夠擁有與法官有相同的權限,因此國民法官不只要能參與有罪、無罪的認定,也要能參與刑度輕重的決定。
  5. 深度交流:法官與國民充分討論,凝聚共識,雙重把關。 為什麼要讓法官與國民互相討論?因為在現在這個多元價值的社會,透過討論的過程,可以讓不同的觀點充分的對話,增進彼此的理解,凝聚大家的共識。
  6. 結果可公評:判決附理由,大家一起來監督。參與法庭的當事人,包括被告、被害人、代表國家追訴的檢察官,都有權利知道判決依據的理由,以作為決定是否上訴的參考,也可以供社會大眾檢驗。
  7. 安心參加:有公假、日旅費,個人身分絕對保密。為了能讓國民能夠安心的參與審判,提供公假、日費、旅費給參加的國民,而且為了確保隱私和人身安全,也有提供保護措施。

呂太郎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說起《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草案(初稿)的完成,可回溯到民國76年的「刑事參審試行條例」,再到專家參審、國民參審、人民觀審條例等,直到今年的司改國是會議。

呂太郎說,在這30年的努力下,司法院不斷思考如何推出適合台灣、取得社會最大共識的方法,儘管今年司改會議中陪審制、參審制各有不同的支持者,但大家對於國民參與審判的大方向是一致的,而這也是法界很久以前就認為要走的重要道路。

誰可以當國民法官?

關於國民法官的資格,草案規定,符合以下條件就有可能被「徵召」成為國民法官:

  • 年滿23歲
  • 在地方法院管轄區域內,繼續居住四個月以上的國民

但有兩個條件例外:

  • 案件或案件被告、被害人有一定關係者等情況,不能被選為國民法官
  • 超過70歲以上、在校學生等狀況,可以拒當國民法官

《中國時報》報導,職業限制上,包含總統、副總統、民代、黨工、律師、司法官、法律科目教授、現役軍人、警察、消防員,未具高中以上學歷者不能擔任國民法官,檢察官和被告、辯護人在國民法官人選確認前,各有權「挑剔」候選的國民法官,最多能剔除四次。

選任程序簡略圖
Photo Credit:司法案
國民法官有什麼限制?

(中央社)國民法官要遵守保密規定,而候選國民法官有下列情形,得處新台幣6萬元以下罰鍰,

  • 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而不於國民法官選任期日到場
  • 在國民法官選任期日進行虛偽陳述
  • 在國民法官選任期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

草案中也提到,國民法官及備位國民法官要求、期約或收受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者,處三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200萬元以下罰金。對國民法官及備位國民法官,行求、期約或交付賄賂或其他不正利益,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100萬元以下罰金。這些準用《貪污治罪條例》規定。

此外,國民法官洩漏評議秘密及其他職務上知悉的秘密,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併科10萬元以下罰金。

陪審制跟參審制,差別在哪?

台灣的國民法官制度,比較類似德國與日本的「參審制」,而與參審制相對的則是英國與美國使用的「陪審制」。

「天枰座法律網」介紹,目前採行「陪審制」的國家,以英美法系居多。陪審員在審理過程中,只能消極的聽訟,不能詢問被告、證人。而陪審員僅負責事實的認定,也就是只能決定「有罪與否」,若評決有罪,則法官必須另開量刑程序,決定怎麼罰、罰多重就是法官的權限,陪審員不能參與。

《司法改革基金會》解釋但在陪審制中,法官只能主持審理程序,或是在判定有罪後決定刑期,嚴厲禁止法官干預、影響陪審員的獨立判斷。這樣的設計,是為了讓權力分立,互相制衡。

一般多認為,受陪審團認定的事實,較具公信力且難以被推翻,而且,因為陪審員的組成多元,在案件中所考量的因素,也更為多元,另外,將陪審團帶入司法審判,也算是加深了司法上的直接民主。

而陪審團也有其潛在的缺點,例如:缺乏與案件相關的法律知識、會有較多的主觀評價、也可能容易受大眾及主流媒體的影響。

目前使用陪審制的國家包括美國、英國、加拿大。

「天枰座法律網」介紹,參審制是由職業法官與國民共同組成合議庭,參與審理的國民法官(又稱參審員),不僅可以訊問被告、證人,同時又可以跟職業法官共同決定犯罪事實有無、該罰多重,所以參審員與職業法官的職權完全相同。

台灣的國民法官,類似參審制中的「平民參審制」。參審的優點,在於使民眾的法律價值和情感得以直接輸入司法程序,可使法律制度民主化,但在一般民眾法律專業不足的情況下,極有可能變成由職業法官強力主導參審員,且由於參審員不懂證據法則,易感情用事、誤導誤判,則會違背參審制度的真意。

目前使用參審制的國家包括日本、德國。

司法改革團體:應該連「陪審制」一起試行

(中央社)對此,法律團體永社副理事長、律師黃帝穎受訪時指出,這是司法院回應今年總統蔡英文在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提出的「國民法官」主張,確實比現行法官「獨攬大權」的審判制度進步,值得肯定但仍有進步的空間。

黃帝穎強調,由法官與國民共同審判,較接近日本「裁判員制」,與英美「陪審制」由國民獨立認定事實的分權概念不同。但今年司改國是會議決議並未就「陪審」或「參審」達成共識,兩制度的表決票數相同。

黃帝穎建議,較民主且周延的做法,是讓社會有機會了解陪審制與裁判員制(偏近參審制)的不同,兩制度試行一段時間後,再決定國民參與審判的重大司法變革方向,較能符合社會對司改的期待。

《自由時報》報導,台灣陪審團協會則對國民法官的制度存疑,理事長張靜直指國民法官就是參審員,與職業法官一同處「理事實認定」(決定有沒有罪)與「適用法律」(決定要罰多重),但決定要罰多重這部分人民懂嗎?他認為,既然是共同審判,民眾對於該罰多重有沒有想法,法官一定會試圖影響參審員。

張靜說,陪審制很簡單,陪審員與法官隔離,不需專業知識,只要就生活經驗、歷練去認定事實。但參審制將導致職業法官用法律專業影響參審員,美其名是合作,實則找人民「背書」。

檢察官:素人可能只憑「反感」來判刑

(中央社)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讓人們走入並參與法院審判過程,有助民眾了解司法,進而找到問題、反饋;不過,國民法官採隨機抽選,有很大的機會選到素人,公訴檢察官或法官可能要多花一些時間解釋,讓國民法官熟悉運作,這將使案件總審理時間拉長,若被告又在押,恐讓法官有審理的時間壓力。

此外,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