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年滿23歲就可以當「國民法官」,到底是陪審辦案還是找人民背書?
Photo Credit:司法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目前使用參審制的國家包括日本、德國。

司法改革團體:應該連「陪審制」一起試行

(中央社)對此,法律團體永社副理事長、律師黃帝穎受訪時指出,這是司法院回應今年總統蔡英文在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提出的「國民法官」主張,確實比現行法官「獨攬大權」的審判制度進步,值得肯定但仍有進步的空間。

黃帝穎強調,由法官與國民共同審判,較接近日本「裁判員制」,與英美「陪審制」由國民獨立認定事實的分權概念不同。但今年司改國是會議決議並未就「陪審」或「參審」達成共識,兩制度的表決票數相同。

黃帝穎建議,較民主且周延的做法,是讓社會有機會了解陪審制與裁判員制(偏近參審制)的不同,兩制度試行一段時間後,再決定國民參與審判的重大司法變革方向,較能符合社會對司改的期待。

《自由時報》報導,台灣陪審團協會則對國民法官的制度存疑,理事長張靜直指國民法官就是參審員,與職業法官一同處「理事實認定」(決定有沒有罪)與「適用法律」(決定要罰多重),但決定要罰多重這部分人民懂嗎?他認為,既然是共同審判,民眾對於該罰多重有沒有想法,法官一定會試圖影響參審員。

張靜說,陪審制很簡單,陪審員與法官隔離,不需專業知識,只要就生活經驗、歷練去認定事實。但參審制將導致職業法官用法律專業影響參審員,美其名是合作,實則找人民「背書」。

檢察官:素人可能只憑「反感」來判刑

(中央社)一名不願具名的檢察官則說,讓人們走入並參與法院審判過程,有助民眾了解司法,進而找到問題、反饋;不過,國民法官採隨機抽選,有很大的機會選到素人,公訴檢察官或法官可能要多花一些時間解釋,讓國民法官熟悉運作,這將使案件總審理時間拉長,若被告又在押,恐讓法官有審理的時間壓力。

此外,國民法官依據他們的社會經驗、社會觀感審理案件,倘若碰上「反感」案件,刑度可能會下的比一般法官來的重。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