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啟蒙運動早兩千年的神秘「墨學」,為何最終銷聲匿跡?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墨學代表了金字塔的底層,他的興盛出自亂世人民怒吼的偶然,他的衰亡同樣也出自於盛世人民喜樂的必然。也許又到了一個橫征暴斂的時代,墨學又會再一次被點燃,可以的話我們不希望有這一天。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Stanley

我們知道17世紀在歐洲啟蒙運動引發了科學、藝術、思想、政治等等大爆炸,推動人類至今。而在前五世紀的東方,也曾有一套神秘學說,它追求科學、追求民主,甚至提出一套立足點平等的社會主義,在當時蔚之風靡。然僅過了兩個世紀,這套神秘學說卻近乎煙消雲散、船過水無痕了,這是為什麼呢?

墨子來歷眾說云云,一般認為他不僅白身,甚至受過奴役。由於貧苦,使得墨子能體悟基層的心聲,墨子認為,只因權貴們貪圖私慾,不僅繇役百姓並剝取大部分酬庸,甚至侵略百姓的領土、搶奪百姓心愛的東西,完全不考慮百姓的感受。百姓稍有犯錯,就必須受刑,而權貴們犯了大錯,不僅官官相護,甚至作為功蹟宣揚,這世道實在太不公了。

墨子首先提出最著名的「兼愛、非攻」,當我們愛每一個人,就不會做出侵犯他人的事,但凡有人做出侵犯他人的事就一起反對他。同時墨子鑽研守戰、研發科技禦敵、並率弟子在世界各地救國家,最有名的故事就是墨子救宋

當然只是這樣還不夠,墨子在「尚賢、尚同」也提出了一套政治主張,選拔出一位國家最賢明的人,當天子;次賢明的人,當諸侯;再次賢明的人,當士大夫,以此類推。國家由那位最有能力、最能體恤民意的賢人領導,加上他的團隊都是股肱,那麼不僅國家自強不息,人民也能歡笑度日。應該人民當家,而不是由權貴壟斷,世代掏空享樂、魚肉鄉里。

1312811905-ec2fb6db03f3fbc2ba93e8958b018
電影《墨攻》華誼兄弟發行
墨家鑽研守戰、研發科技禦敵、在世界各地拯救國家

除此之外,墨子也強調同工同酬,不管任何階級,人的酬薪完全取決於工作的投入,越多越多,越少越少,除了杜防高層尸位素餐,基層也可以免於剝削,完全憑藉自身努力致富。如果說共產主義是假平等的社會主義,那墨學可以說就是真平等的社會主義了。

墨學可說完全是為基層量身打造的跨時代學說,十分先進,它有科學方法、有民主潮流、又有馬克思主義的浪漫,想當然爾這套學說一發行完全把筆頭儒家打趴在地,但又為什麼最後卻被人們淘汰了?

是因為不符合人性。兼愛與非攻,不可能實現的,縱然自己去愛別人,別人也不可能都愛你。尚賢與尚同,理想無懈可擊,問題卻在選拔的機制,身處在一個有投票權的國家,我們都知道投票並不能保證選賢與能,或在校成績、或社會成就選拔失敗的例子也很多,加上人是結黨營私的動物,縱然拋下私慾亦難與對立的人進行好的協作,以上總總缺乏人性的計算,都是墨學的硬傷。

那同工同酬,總是可行的吧?如果共產主義是毀在惰性,那墨學就是反其道而行,開啟嗡嗡嗡嗡。這是由於墨生實在太刻苦了,除了工作反對娛樂,不是人人都能忍受,即使年輕精力源源不絕,人到中年也會逐漸把重心轉移到健康與家業,不如從前般拼搏。

墨學還有個最糟糕的問題,由於墨生要救國家的,所以其實是支武裝部隊,不受任何國家管控,甚至能動私刑,因而他們會是獅子會,卻也可能變成ISIS。即使墨生對某些國家是英雄,但對某些國家是有威脅的,尤其國家統一後更不允許這類秘密組織繼續扮演革命軍。

到了漢朝,人們享受了太平生活,再也回不去戰亂時代的勞碌了,加上國家安定,墨生成了尷尬的定位,最終墨學一厥不振。墨學代表了金字塔的底層,他的興盛出自亂世人民怒吼的偶然,他的衰亡同樣也出自於盛世人民喜樂的必然。也許又到了一個橫征暴斂的時代,墨學又會再一次被點燃,可以的話我們不希望有這一天。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