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琳達蓋茨:歧視、騷擾、強姦從來不是「可被接受的」,它們只是「被接受了」

梅琳達蓋茨:歧視、騷擾、強姦從來不是「可被接受的」,它們只是「被接受了」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7年,我們現在可以期待狀況比過去好了,我們發起了一場傾力打破所有女性玻璃天花板的運動:非白人女性、殘疾女性、移民女性、貧窮女性、年長女性。

文:Melinda Gates(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共同創辦人)
翻譯:Wendy Chang

1975年「性騷擾」一詞出現,隔年Redbook雜誌報導,接受調查的女性中有九成在職場曾遭遇性騷擾。去年,「矽谷大象」(Elephant in the Valley)的研究顯示六成的科技業女性遭受不必要的性侵犯。如今,大家認為矽谷在某方面是世界上最創新的地方,可是在其他方面猶如停在半個世紀前,情況令人沮喪。

但是,2017年已被證明是職場女性往後的分水嶺。我們不但沒有被欺負、陷入疲憊的壓力,而是能夠發聲讓人聽見,聲音比以前更加響亮。更重要的是,這個世界終於在傾聽。

這些女性講的故事並非新鮮事,也不限於在矽谷或荷里活發生。過去20年裡,我一直在和世界各地的女性交談,到處都可以聽到類似的故事,從董事會到總統府,到最貧窮村莊的席間,每位女性傳達的訊息都一樣的:我也是,我也是,我也是。

每個國家、每個大陸,一直以來我們受的教育告訴我們,生為女性就會有代價。如果我們是性騷擾、歧視或是暴力的受害者,某種程度上就是我們的錯。如果我們膽敢懷抱野心、找工作、發表意見,或是堅持我們不可剝奪的權利來決定誰能夠進入我們的身體,那就必須付出代價,但是,那些試圖規範這種不平等現象的人經常忘記,這種代價的償付者不只是女性,而是所有人。我們錯過了多少偉大的思想家、領導者、創新家、藝人、破壞者,只因為這些行業的大門是掌握在施暴男性的手上?

所以我們要非常清楚,假使任何人試圖以「現在這個已經是可以被接受的了」這種藉口來虐待女性,他就完全搞錯重點了。歧視、騷擾、強姦從來就不是「可以被接受的」,它們只是「被接受了」。就歷史上大部分的例子來說,女性在構成社會的規範中沒有平等的發言權,在決策桌上也沒有相同的席次。我們沒有平等的機會來決定我們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

這也是為什麼今年我們看到一連串可怕的消息揭露,至少會讓我覺得女性還有一點希望。2017年,我們現在可以期待狀況比過去好了,我們發起了一場傾力打破所有女性玻璃天花板的運動:非白人女性、殘疾女性、移民女性、貧窮女性、年長女性。這場運動拒絕社會分配給我們和我們的女兒的角色,要求自己選擇角色的權利。

我們終於可以去面對這個事實:當我們保持安靜時,其實也維持了不平等、不道德的現狀;現在站出來發聲,則保護了彼此。每個講述自己經歷的女性都會讓其他女性更容易做到這一點。而多虧我們人數的力量,過去允許系統性性別歧視和歧視存在的組織開始有所行動了——開除、驅逐、排斥,或通過法律。改變正在進行。

雷碧達尼安高(Lupita Nyong'o)最近說道:「我真希望當初我就知道企業內部也是有人能讓我傾訴的,我也確實地希望有人能夠傾聽,如此一來就達到正義了。」我希望她的話能夠成為今年留給大家的重要資產,我也希望總是有人能夠相互傾訴,因為當你有人可以交談時,正義最終將降落在每個人身上。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