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朝鮮:基督宗教也無法阻擋的「13連霸自殺國」

地獄朝鮮:基督宗教也無法阻擋的「13連霸自殺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宗教法律、學理與懲罰脈絡來看,宗教若想被人們作為一種防堵自殺的手段,在韓國則呈現出反諷意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15年公布的資料顯示,韓國的自殺率在OECD三十五個會員國居第一名,且創下連續十三年(2003-2015年)自殺率最高的紀錄。當年的數據指出,韓國當地每十萬人口將近會有25.8名輕生,比OECD會員國平均的12.1名超過兩倍。此「輝煌」數字一直是OECD會員國中之最,甚至社會福利水準比韓國低的墨西哥,每年十萬名人口也才僅有4.8人自殺,韓國當地自殺風氣令人不寒而慄。

韓國不只是全球自殺率最高,也是自殺率唯一「持續成長」的國家,從整體數據來看,韓國自殺率從2000年開始到2012年為止,十二年期間自殺率整整增加了106%,其他國家的人民對於「韓國是個自殺率極高的國家」此印象,似乎也無懸念更無須置喙了。

然而,韓國的高自殺率並非憑空而來,其中包含了許多社會結構問題、人民習性、民情與意識等。若是我們集中考察首爾街道,連結起一些現象,真讓人覺得韓國社會內瀰漫的自殺風氣之盛,令人大感吃驚,甚至呈現出極為諷刺的現況。

來到首爾一逛,我想很多人對於當地街道上,座落許多大大小小的教堂與教會一定印象深刻。尤其在越夜越美麗、充滿酒味的夜晚,大街小巷酒吧旁,陪襯出斗大火紅霓虹燈耀照出來的十字架,顯得特別引人注目——同時又是矛盾的存在。

美國世界宣教研究中心(World Evangelical Research Center)統計指出,2009年全世界信仰基督教(包含天主教、新教、正教會等)的信徒約有22億人口,佔當時全世界68億人口的39%之強,是最多人信仰的宗教;次之為伊斯蘭教,信仰人口約14億5千萬人口,佔全世界人口的26%。其中,基督教徒每天持續以約82,000人的速度增加。若再細部分析,基督宗教內信徒最多的是信仰天主教(Roman Catholic Church),約1,134,584,000位(佔總人數48%)、新教徒(Protestant Church)約391,217,000位(佔總人數17%),最後則為獨立教會,信徒約419,958,000位(佔總人數18%)。

那麼,韓國當地信仰基督教徒的盛況,又是如何呢?根據2005年11月韓國「國家統計材料集」(국가 통계 자료집)與2014年12月底的「2014年韓國天主教會統計」(2014년 한국 천주교회 통계)資料指出,韓國境內5,100萬總人口,其中信仰新教徒的人數約有861萬,信仰羅馬天主教約有556萬,兩者合計共約1,400萬人口,約佔全國人口三成五之多。

繼之,根據大韓民國統計廳〈人口住宅總調查〉(인구주택총조사)2005年的統計,無特殊宗教信仰的韓國人人口總數,約佔46.5%之多,信仰基督教人口總數約有29.2%(新教為18.3%,天主教為10.9%),而佛教則是22.8%,至於信仰其他宗教的比例,諸如儒教、伊斯蘭教,或甑山教、天道教和圓佛教,也約只有1.7%。

我們若集中在信仰宗教人數比例最高的基督教,其中又以首爾為韓國基督教大本營,最著名的即是「汝矣島純福音教會」(여의도순복음교회)。汝矣島純福音教會的前身,是從1958年5月18日由趙鏞基(조용기, 1936-)與崔子實(최자실,1915-1989)等五人牧師,在民宅內舉辦的小小佈道集會開始的,不到60年的光景,迄今已經發展為擁有80萬名信徒,蓋出同時可以容納2.5萬人做禮拜的大教會,同時,汝矣島純福音教會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教會。

此外,韓國天主教規模盛大,境內就包括了天主教首爾總教區、光州總教區,以及大邱總教區等三個總教區和14個教區,勢力不容小覷,因為韓國天主教是世界上成年人信仰皈依最多的國家,每年都有超過15萬名以上的成人進教。截自2011年資料,現今海外進行傳教活動的韓國教會傳教士,也已經躍身到世界上第二大派出國,僅次於美國;同時,韓國天主教聖徒人數居世界第四位,僅次於義大利、西班牙、巴西與菲律賓。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2014年8月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es)訪問韓國,除了主持天主教每年一度的(第六屆)「世界青年日」慶典,且為早期十八、十九世紀殉教的124位韓國信徒,舉行冊封真福禮外,教宗也為當時鬧得沸沸揚揚的世越號船難事件,進行一場戶外彌撒典禮,預估當時有將近五十萬韓國百姓一同參與。

AP_207163824800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但反諷的是,人們普遍對於宗教的印象,有一點即是「慰藉現代人空虛心靈的力量」。然而,從當地盛行到吸引到全球目光的基督宗教大鎮——韓國,似乎也掩蓋不了自殺的氣息。

先不論韓國當地廣受眾人信仰的基督教教義,眾所皆知的是,極少有宗教鼓勵或讚揚他人自殺,除了一些神秘宗教或是「邪教」。基督教也是如此,一開始基督教誕生,就對自殺抱持否定態度,也可看到它們防阻自殺的堅決態度。

諸如最有名的歷史事件,即是西元314年羅馬皇帝君士坦丁為了處理多那圖斯教派(Donatism)問題,於阿爾勒城(Arles)以西召開了阿爾勒宗教會議(Council of Arles),會議內明白宣告自殺是人類的罪刑,且自殺主因也被賦予了濃濃的宗教意涵——即人們因受到惡魔誘惑與鼓勵,失去理智,失控造成自己輕生。

約過了兩個世紀後,西元563年的布拉格宗教會議內,這一項禁令除了進一步,得到刑法承認外,宗教會議內還決定,自殺者於聖祭時,不能得到後人悼念的榮幸和尊敬,且自殺者的屍體在下葬入墓時,人們也不能唱聖歌祝福。

同樣地,宗教的「學理」也是對自殺抱持著否定的態度,如中世紀神學家聖多馬斯・阿奎納(St. Thomas Aquinas, 1225-1274),便認為自殺是「不合法」,因為從上帝的造物主觀點來看,人的生命是由上帝賜予,人的生死病痛喜悅消逝皆屬於上帝之旨意,「自殺」無異違抗上帝指令、侵犯上帝主權。

然而,我們除了從宗教的「法律」與「學理」角度出發,看到訴求禁止人們自殺角度外,更切身貼近人們的,無疑即是「懲罰」自殺這一向度。

19世紀法國猶太裔社會學家艾彌爾・涂爾幹(Émile Durkheim,1858-1917年),他在研究自殺著作《自殺論》(Suicidei: A Study in Sociology)內,提到了一個宗教與自殺關連之觀點。他言及歷史過往上,所有信奉基督教的民族內,都可發現到懲罰自殺者的案例,且懲罰「強度」比他所處的十九世紀法國,還更為嚴重。諸如他提到,十世紀的英國國王(聖)愛德華(1042-1066),在他所頒佈的一部法典內,把自殺者視作與犯下竊盜、殺人和其他各種犯罪者相同罪責,得接受同等罰刑。易言之,「自殺即是犯罪」。

那麼,人死了怎麼懲罰呢?

1823年,英國懲罰自殺者的多樣做法內,其中最不堪的是,人們用木棍抬著自殺者的屍體遊街,遊街結束之後,屍體亂葬於路旁,不需進行任何祭拜儀式,且自殺者還會被當權君王宣布為不忠(felo de se),自殺者死後的財產得全權充公。這些自殺者的「不公平對待」之懲罰,到1870年才被正式廢除。

從宗教法律、學理與懲罰脈絡來看,宗教若想被人們作為一種防堵自殺的手段,在韓國則呈現出反諷意味。

同樣是出自2015年大韓民國統計廳〈人口住宅總調查〉統計數字,相較於2005年,韓國境內的宗教信仰變化急遽變動,如無特殊宗教信仰的韓國民眾的總數,激增十個百分點,來到56.1%;相對地,有宗教信仰的民眾比例,呈現下跌狀態,分別為:相較十年前,信仰佛教者下跌了七個百分點,來到15.5%,信仰其他宗教的比例,則只剩下0.8%;而本文主要探討的大宗信仰基督教,則也微降到27.6%(新教為19.7%,天主教為7.9%)。

看著過往韓國當地輝煌的宗教慶典、信徒人數,與日漸式微的比例人數,基督宗教的力量真能防阻自殺嗎?我想韓國連續蟬聯自殺王國之現況,已經給人們一個極為反諷的答案了吧。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