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醫學的大突破:失去嗅覺讓你瘦

肥胖醫學的大突破:失去嗅覺讓你瘦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他的團隊原本認為實驗將會證實上述假說:失去嗅覺的老鼠對於食物興趣缺缺。但他們的實驗結果卻揭示了一項沒有人知道的連結:大腦的嗅覺神經與人體準備消化食物有關。嗅覺不只是為了感官的享樂。它會傳達消息給人體,因此改變新陳代謝。

文:Jenni Russell 《泰晤士報》
翻譯:觀念座標

全世界對抗肥胖的戰爭中,贏家是誰幾乎已經無庸置疑:脂肪細胞,而且它幾乎所向無敵。全世界人口的肥胖比率自從1980年代以來,已經提高了兩倍,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資料,40% 的成年人不是超重就是肥胖,這個比例還在上升之中。如何遏止此一潮流?大家似乎都束手無策。

少吃多運動似乎可以避免體重的增加,但是這種做法對於消除體內脂肪並沒有太大成效。悲哀的是,一旦我們變胖,人體會想盡辦法留住脂肪,因此80%減肥的人,經過五年以後,體重往往只比減肥前少了5%。真正可以達成長期減肥效果的,只有激烈的手段,如胃繞道手術:病人在術後可以減輕一半的體重。但對一般想要減肥的人,好消息並不多。

然而,一群美國科學家可能在肥胖醫學領域作出二十年前腹腔鏡減肥手術以來第一個重大突破。加州柏克萊大學的一個研究團隊發現,一群失去嗅覺的老鼠,變成一群脂肪燃燒機器。研究人員讓它們吃高油脂、高卡洛里的食物,跟對照組的正常老鼠一樣。三個月後,正常鼠的體積增加了一倍,變成肥胖鼠。失去嗅覺的老鼠雖然吃一樣的東西,也沒有增加運動量,維持正常的體重。

研究人員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他們極為驚訝。研究團隊的領袖,細胞與分子生物學教授安竹・迪林(Andrew Dillin)告訴我,他們之所以開始研究嗅覺與肥胖的關係,是因為這是一個完全沒有人探索的領域,雖然科學家早就知道失去嗅覺的人會變瘦,但他們認為那是因為失去嗅覺的人會減少攝取食物,因為食之無味,心情沮喪,無法開懷大吃。

他的團隊原本認為實驗將會證實上述假說:失去嗅覺的老鼠對於食物興趣缺缺。但他們的實驗結果卻揭示了一項沒有人知道的連結:大腦的嗅覺神經與人體準備消化食物有關。嗅覺不只是為了感官的享樂。它會傳達消息給人體,因此改變新陳代謝。

一旦老鼠無法聞到任何東西,它們的皮下白色脂肪組織——也就是會累積在臀部、胃部週圍的脂肪細胞——會變成棕色脂肪,亦即產生身體熱能的脂肪燃燒機。另外,無嗅覺老鼠還會失去相當多的白色脂肪——這種脂肪累積於腹腔臟器外圍,是造成心臟病、糖尿病、失智症等疾病的禍首。

另一方面,吃高脂高卡洛里食物的正常鼠,不但變肥,還發展出胰島素抗性,也就是糖尿病。

實驗並未到此結束。科學家接著把肥胖鼠的嗅覺阻斷,並讓它們吃跟先前一樣的東西,結果它們增加的重量都不見了,胰島素抗性也消失了。驚人的是,它們的肌肉、骨頭、器官質量都維持不變,不像一般的減肥者通常會失去肌肉、骨頭與器官的質量。它們失去的,只有脂肪,這個結果就是所有想要瘦身維持健康的人亟欲追求的目標。

對迪林教授來說,這是非常重大的發現。當結果出爐,小組人員都驚訝不已,他還以為實驗出了錯。所以「這份報告的控制、檢查,是我有生以來最為繁複謹慎的一次」。

這個發現有革命性的意義,因為它徹底打斷了卡路里進、卡路里出的假說。它證實人體比該算式複雜多多。

迪林教授並且測試了他的命題,亦且嗅聞食物的能力會讓我們變胖,他開始觀察一群嗅覺特別好的老鼠。結果證明他是正確的。對氣味特別敏感的老鼠,即使吃讓正常老鼠苗條的食物,依然會變肥。

研究人員的理論是,當我們肚子餓的時候,我們的嗅覺就變得敏銳,一旦吃飽,嗅覺就比較遲鈍。如果我們什麼都聞不到,身體就會把這個訊號當成我們已經吃過了,有能量可以燃燒,所以就開始燃燒脂肪。假如我們的嗅覺一直都很敏銳,身體就會假定我們需要燃料,開始儲存脂肪。

每個人最關心的,當然是這樣的新知識如何幫我們減肥?迪林教授表示,假如他可以發展出一種暫時關掉人類嗅覺、不會影響到其他器官的藥物,這個發現就可能會大大改善全球的肥胖問題。他「謹慎的樂觀」,認為老鼠的大腦迴路與人類有足夠的相似性,此一實驗的結果可能也會適用人類,但他會小心地繼續實驗,再測試犬、豬的反應,才會進行人體實驗。實驗中一個令人警覺的現象,是失去嗅覺的老鼠會產生極高的心理壓力,而後者與心臟病有關連。許多藥廠聞風後已經開始積極地找他,他表示不予理會。

迪林教授表示,他的優先目標是病態肥胖的病人(morbidly obse)。他好奇的是,這些人是否嗅覺超級靈敏?他們一天吃掉五十五條士力架巧克力棒,是否因為他們的嗅覺系統經常傳達饑餓的信號?他們的身體與感官運作的方式明顯與其他人不一樣:嗅覺是否是其中的關鍵?

這個研究給每個人都帶來希望:我們不需要再靠意志力、長期餓肚子來減肥。迪林教授雖然滿懷希望,但他也擔心其中的陷阱。速食業者會不會發展一種噴劑,噴灑在餐廳裡面,好讓消費者吃更多?會不會有人發展出一種鼓勵人大吃的藥物?他說:「這是新的知識,也是潘朵拉的盒子。我想確認這真的會有效果……(嗅覺與肥胖)的關連性是那種一旦發現後,你就會懷疑:為什麼我們沒有早點想到這件事?」

文章來源:Scenting victory in the battle with obesity(The Times)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