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清內臟的海鮮最毒:一周吃兩份生蠔,一年吞掉上萬顆塑膠微粒

Photo credit:jsbaw7160 @ Pixabay CC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塑膠微粒在美妝產品中發揮的效果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做為清潔用品的去角質之用,另一個則是在蜜粉、粉底等底妝商品中作為「吸油粉體」,並且讓妝感變得薄透。有的去角質顆粒可以用天然纖維顆粒(比如杏仁核果粒或蠟球)取代,粉底中的顆粒可以用玉米澱粉代替。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中央社)
比利時與英國研究人員發現,平均一份淡菜裡就含有約90顆塑膠微粒,六顆生蠔則含有約50顆。這代表一週吃上兩份淡菜,一年就會吞下11,000個塑膠微粒。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網站報導,比利時根特大學(University of Ghent)執行的研究提出上述警告,英國團隊所做新研究則指出,食安危機只會越變越糟。

英國艾克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海洋科學家波特(Adam Porter)表示:「我們累計一名普通海鮮食用者在一年內會吃下的塑膠量,結果真的非常令人震驚。」

艾克斯特大學研究團隊在實驗室裡檢驗數以百計的淡菜,發現幾乎每顆都含有疑似塑膠纖維。研究人員為模擬淡菜在海中接觸垃圾的情境,將微型的螢光聚氯乙烯(PVC)碎片放入水中。他們發現淡菜會濾食塑膠,就像牠們濾食浮游生物一樣。每顆淡菜裡平均會找到4.5個塑膠纖維。

艾克斯特大學蓋洛威博士(Tamara Galloway)向英國廣播公司(BBC)「地球實驗室」(Earth Lab)節目表示:「塑膠纖維會停留在淡菜的臟器裡,接著牠們會試圖消化塑膠。」

雖然微小浮游生物吃進的塑膠不多,但食物鏈上游的大魚能一口吞下大量浮游生物,最終吃進更多塑膠。不過波特向英國廣播公司表示,食用完整海鮮才更令人擔憂。他說:「我們不會把內臟清理乾淨,但大部分塑膠都在臟器裡。」也表示:「所以我們食用完整海鮮時,就吃下了那隻魚吃過的東西。」

至於塑膠是否能在食用後通過消化系統進入身體組織,目前還不清楚。研究人員表示,還需更多證據才能證實這會對人體健康造成威脅。但比利時研究人員得出結論說:「海鮮中的海洋微塑膠可能對食品安全構成威脅。」

塑膠微粒是什麼?為什麼出現在海中?

《環境資訊中心》報導,根據美國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的定義,塑膠微粒是指尺寸小於5毫米(5mm)的塑膠碎片,包括了初級和次級兩種來源:初級來源是原本就製作成微小尺寸的塑膠製品,比如洗面乳中的塑膠柔珠,而次級來源則是從較大的塑膠分解而來。

《蘋果日報》報導,除了自然風解產生的塑膠微粒,還有更多刻意加工的柔珠,被添加在牙膏、洗衣粉、洗面乳等清潔日用品或磨砂產品中,使用過後通通直接流進海裡,無法自然分解且難以被污水系統過濾。

《環境資訊中心》報導,過去80年間,這些微米、甚至是奈米等級的塑膠微粒,累積在世界各地的海洋和底泥中,甚至可達每立方公尺10萬顆粒,也就是說每1公升的海水裡面就含有100顆塑膠微粒。

曾搜集3,000個海水樣本的西班牙研究船隊,發現塑膠微粒尺寸和數量的分布趨勢很奇特,2mm大小的微粒數量最多,小於1mm的微粒卻幾乎沒有,表示越小的塑膠微粒被分解或消失的速度越快。

這種現象背後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因為小塊的塑膠碎片受到陽光照射而分解的速率比大型塑膠廢棄物來得快,或是塑膠微粒上的微生物也參與了分解的過程,也可能是因為塑膠微粒上的附著物導致其正浮力減少而下沉,另一個可能原因則是這些塑膠微粒已經成為海洋生物的盤中飧。

塑膠微粒對人提有什麼危害?

《中國時報》報導,塑膠微粒常帶有有毒物質如塑化劑、雙酚A、壬基酚、多氯聯苯(PCBs)和多環芳香烴(PAHs)等,有吸附並釋放有毒物的特性,常被海洋浮游生物或貝類誤食,再經由食物鏈,毒素放大並累積在中高階掠食者的體內,衍生出更多生態和環境污染問題,間接影響人類健康。

怎麼減少海洋中的塑膠微粒?

今年8月3日,環保署宣布,2018年起含塑膠微粒的化妝品及個人清潔用品,國內不得製造、輸入;2018年7月1日起,也不得販賣包含磨砂膏、牙膏等6大類含塑膠微粒化粧品及個人清潔用品。

在2018年完全禁止輸入、製造柔珠產品前,可以選擇天然的洗浴產品。《健康良醫網》報導,塑膠微粒在美妝產品中發揮的效果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做為清潔用品的去角質之用,另一個則是在蜜粉、粉底等底妝商品中作為「吸油粉體」,並且讓妝感變得薄透。有的去角質顆粒可以用天然纖維顆粒(比如杏仁核果粒或蠟球)取代,粉底中的顆粒可以用玉米澱粉代替。

而經過風化、裂解而成的塑膠微粒,只能透過減塑來減緩。節能減碳故事賞」報導,綠色公民行動聯盟賴偉傑認為,比起積極尋找塑膠的替代品,不如回到原點,從「我們需不需要使用塑膠?」來思考。

我們應該先分清楚「需要」與「想要」之間的差別,先從非必要的用品,開始「減塑」,再思考,不得不用塑膠的狀況下,有什麼環境友善的「綠塑」能作為替代品。賴偉傑說道:「如果塑膠只是為了滿足人類無止境的使用『慾望』,那不管我們找到多好的替代方案,也都只是在浪費地球資源罷了。」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李修慧』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