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電影《忍者之國》,看到社會如何養成年輕人的冷漠

從電影《忍者之國》,看到社會如何養成年輕人的冷漠
Photo Credit: 電影《忍者之國》鴻聯國際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導致下忍冷漠、貪婪的個性,是因為被當成殺人機器,是因為需要生存。日本年輕人是否跟這些下忍一樣,除了生存以外,看不到希望呢?台灣,何嘗不是這樣呢?

簡短來說,好看,對於歷史跟忍者的處理有趣,反戰的反思也處理的不錯。但是,收尾的反思,處理的太過平面刻板。小花媽在讀研究所的時候,除了迷上少女時代,也同時迷上ARASHI,特別欣賞大野智。大野智一直是個悠閒、才華洋溢,卻又與世無爭的人,所以,由他來飾演痞痞、懶散卻又擁有絕世武功的無門,真的很適合。

以「天正伊賀之亂」為背景,來看織田信長勢力擴張下的一段歷史,非常精彩。喜愛日本歷史,或是對忍者有興趣的粉蝨,這部真的會激起研究之魂。在電影中,以舞步所帶出的戰鬥之華,更是充分的展現忍術的力與美與節奏,相當不錯的搭配。詼諧下隱藏的殘酷與反思,也非常引人入勝。若要小花媽說,還是有一點美中不足。最後接近結尾的地方,影片所帶出的反思,蠻平面刻板的。

整部片的主軸,圍繞著這群忍者是受雇者,眼中只有錢,沒有仁義道德。應該說,因為他們多半是從小被買入伊賀,在求生存的過程中,非死即傷,留下來的,只有生存能力,沒有反思能力。所以,充斥在影片中的,是這樣的虎狼之國,沒有人性,為錢辦事。是的,影片可以定調在討論人性,但討論人性的方式,可以更好。

影片的最後,帥到翻天的大膳說,這樣的虎狼性格,不會隨著伊賀的滅國而消失。相反地,這樣的性格,世世代代留存在後代子子孫孫的血液中。最後,赤裸裸的以疊影的方式,讓這群因為伊賀滅國而到處奔走的忍者,化身為當代的年輕人。無論是帶耳機也好、滑手機也好、眼神空洞也好,看似都非常的合理,合理的讓人生氣。因為,這樣的反思,相當的去脈絡化。

photos_24327_1507716670
Photo Credit: 電影《忍者之國》鴻聯國際發行

首先,先討論在劇中,為什麼會引起織田信雄的侵略心。

先把忍術這種似乎運用催眠、心理學等抽離,就單看實質的引爆點。是承諾的毀棄,導致織田信雄的不滿。「錢賺到就可以毀掉拉。」是誰賺到錢?乍看之下,會以為是無數的下忍賺到了錢,一天一百五十文,很多。但更多的,是上位者拿到的金幣堆。然後,毀棄契約到出戰前,畫面回到十二家審議會,給出的理由是:

不覺得最近下忍的工作變少了嗎?只要戰爭爆發,百家爭鳴,這些下忍就會有工作機會了!

這裡要傳遞的,是反戰的概念。

世界大戰期間,許多國家為了解決節節攀升的失業率問題,開始大舉向外侵略,藉此創造就業機會。然而,短時間看似解決了失業率,但隨之而來的相關破壞,卻大傷日本元氣。但這樣的策略,卻可能在近代再度發生。那是因為,許多國家仍舊沒有從過去學到反省,思考內部的貧富差距、階級與世代差異、資源過度集中、金權政治等等,才是亟需解決的問題。

所以,特別是在日本這樣當過戰勝國,也當過戰敗國的國家,相關的反思處理的好的不再話下。

然而,反戰的反思包裝過後,卻又淪為對下忍的過度批判。從起頭上忍平兵衛情緒的爆發,就看得到對於下忍的過度歸因。這些下忍,從小被當成殺人機器訓練,人性只是妨礙生存的情緒。但是,把下忍不當人看的,是上位者。十二家審議會的眾頭頭,連自己的孩子都可以利用。藉由反戰的反思,包裹住了上位者的貪婪。是上位者用華麗、正當化的辭藻,包裝了自己的貪心與冷血,才導致戰爭的發生。

photos_24327_1507716662
Photo Credit: 電影《忍者之國》鴻聯國際發行

比起顯而易見的泯滅人性,這些經過包裝的更顯獸性。而無門在戰勝後,從跟平兵衛的決鬥中,感受到了戰爭的真相,因而回鄉後,看到不知反省,理所當然享用戰果的上位者,所引發的怒火,卻導致了悲慘的結局,更是當代日本社會之所以走到如此地步的原因。解決發現問題的人,就是解決問題了。這才是本片最大的反思點。

但是,這麼好的反思機會,卻被影片刻意要批判當代日本社會年輕族群的方向給打消了。於是,我們看到被混雜在一起談的虎狼性格,卻沒有看到背後日本當代社會的脈絡。當事情被混為一談,會讓事實更加模糊。是的,從疊影中,看到的年輕人是冷漠、奸巧、漠不關心旁人的樣子。

但是,這樣的討論,是否放在當代日本社會的脈絡下進行呢?很明顯的,沒有。所以,可以很輕易的評論年輕人,卻沒有看到促使當代日本年輕人冷漠、漠不關心的具體理由是什麼。

導致下忍冷漠、貪婪的個性,是因為被當成殺人機器,是因為需要生存,所以,其他東西都是假的,只有生存所需要的錢才是真的。所以,他們可以為了錢賣命。在影片中,對比的是來自安藝國的藝妓阿國,是突然對於無人性的伊賀感到憤怒的平兵衛,是為了復仇展現決心的公主。她們有羞恥感,有榮耀感,有愛國心,乃是源於他們的出身,以及他們所受的教育,還有他們看到的社會。但是,這不是下忍所生存的環境。

photos_24327_1507716643
Photo Credit: 電影《忍者之國》鴻聯國際發行

回過頭來,今天影片在批評年輕人的時候,也陷入了一樣的境界。用自己過去的社會狀態,來評論當代的年輕人。那麼,當代日本年輕人為何會合理的變成疊影?

更正確來說,日本年輕人是否跟這些下忍一樣,除了生存以外,看不到希望呢?或者說,當代日本年輕人受了教育後,出來看到的社會,是否更令人難以忍受?更充斥著許多如同十二家審議會的貪婪上位者,以及更多不知民間疾苦卻傲慢的評論他人的優勢階級呢?因此,當代日本的反思可以很簡單自然的,將年輕人呈現成無人性的虎狼血液繼承者。簡單來說,就像是「你們不關心,權益喪失是你們的問題」的合理化。但合理嗎?

說出這些話的人,跟說出年輕人都想要小確幸的人一樣,都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就是在講幹話。所有人都不應該妄論其他世代,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時代的不同。這代年輕人面臨的,是什麼都靠不住的社會。社會希望年輕人跟他們以前一樣,熬,熬久就是你的。可是啊可是,年輕人看到的是:

  • 公司,會倒。年金,可能領不到。
  • 薪水比以前少,物價卻急速升高。
  • 小孩比以前更花錢,還需要關照。
  • 父母比以前活得更老,需要長照。

這樣的狀況下,韓國年輕人從「三拋世代」(拋棄戀愛結婚生子)進化到「五拋世代」(人際關係、買方),再進化到「七拋世代」(理想、希望」,最後,到了現在的「全拋世代」。台灣,何嘗不是這樣呢?

RTX2VFK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台灣提升教育程度以後,面對的是更加艱困的就業環境。過去被視為珍貴的知識,如今被以低價收編,還不能抗議,抗議就是沒有能力。像是翻譯等,開出時薪125的比比皆是。許多企業,端看上位者,就是踩在好時機上爬上去的人。網路化時代,不具備網路的能力,不具備國際溝通語言,卻穩坐高薪,然後叫年輕人等著。

就像是在大眾交通工具上,叫年輕人讓位。在公司裡,也要年輕人站著。當我們的年輕人面臨當代低薪高工時,上一代講幹話,下一代沒希望的人生時,卻又出現許多以鼓勵為外衣,實則批評年輕人不努力,不肯熬之類的,十足去脈絡化的作品,來壓榨年輕人僅存的自尊。如此一來,年輕人能不冷漠嗎?

但小花媽是覺得,比起周邊國家。台灣的年輕人,真的已經很上進,很關心社會了。那也是因為台灣確實不比鄰國來得封閉,且社會氛圍相對舒服。許多小花媽來自日韓的朋友,都跟小花媽說,可以的話,他們想留在台灣,或者,希望自己的國家可以變成台灣。但這樣的忍耐跟樂天,還是有限度的,因為信任基礎正在破滅。

許多研究證實,階級的世襲、貧困兒童的增加、窮二代的趨勢已經形成,教育等傳統認為是消弭貧富差距的方式也越來越失靈。用過去的思維批評當代的人,這樣的想法與方式卻未曾離去。傳統對於愛拼就會贏、熬久就是你之類的神話,已經開始不管用了。加之生活壓力、社會氛圍等,對年輕人越來越不友善。如此情況下,可預見的是,台灣社會將可能會養成一群冷漠的人。

這是應該要被解決的,而不是一味的批評年輕人,要求他們自省。所以,當小花媽看見相關作品還用這種方式處理時,不免會有點生氣。但整部片還是非常好看,對於日本歷史、忍者故事有興趣的粉蝨,還是相當推薦的喔喔喔喔。畢竟小花媽也是個傑尼斯飯,生平最大的夢想就是賺大錢請偶像來演戲,藉此親近的變態女子。

本文經小花媽的新南向週記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